93.  承#89戰場篇

 

  「磅!咚咚咚咚 – 磅!磅!磅!」

 


  那傢伙在我後面跑著,雖然我知道那傢伙的腿部大概受了點傷,還跑不快,我應當還快他甚多,但根本沒敢鬆懈。甚至連一窺生態區的機會都沒有,只知道仍從上頭不時掉落著鳥兒的傷體,宛如靶場的鳥兒一般。

  不過隨著衝浪手離開我割開的那個大洞,也開始有鳥兒從那裡飛了出去。我想房謙大概非常氣我吧?大概讓下一屆死刑戰場的學弟們大概少一個樂園可以去,若要修復,還得耗費工程,這巨蛋還得搭配著眾多的鳥兒,否則根本無法算是一個華麗的戰場。房謙,你可要傷腦筋了。

 

 



 

  終於抵達高廊的終點,不,應該說是起點才對。我已經累的氣喘如牛,這才有餘裕往後頭張望,那衝浪手…現在可真是一跛一跛地跑著,不,我猜他可能扭傷一邊腳踝,他身子越跑越歪向一邊,若我是他的父母,大概會擔心這孩子是不是快傷壞了。可是,現在可真是我的機會了。

  他遠遠地被甩在後頭,大概還得再繞上一圈才能追上我,就從容地逃走吧。

 



 

  穿越了從主控室走廊穿出來的那扇門口,那扇門果然被衝浪手給完全破壞掉,門板躺在地上,靜靜地等待維修人員到來。要從主控室逃出去,還是走外頭的遊客走廊呢?走主控室可能隨時都會被那幾個活屍發現,但是距離應該比較近,畢竟員工區當然會有捷徑便於舊世界的巨蛋員工通行;若是走遊客走廊,又有遇見濃眉活屍之虞,雖然我對戰勝那傢伙沒什麼自信,但總比遇見那詭異的雙胞胎活屍還要好,縱使他們大概正忙著吃那些落難鳥們。

 



  遊客走廊邊緣也有一些玄機,若不是一些鳥兒解說圖像,不然就是一片圍籬,大概原先也有鳥兒被關在裡頭。這一路上還算平靜,濃眉始終沒有出現,不過,遲早會遇見他的。

 



 

  站在二樓通往一樓的電扶梯頂上,終於看見了那傢伙,也明白為什麼他為什麼沒有趕去生態區去攫取那些鳥兒屍體。

 

 



  眉妻活屍,現在正用雙手扶著靜止的電扶梯臺階,她趴著,在做什麼呢?濃眉正用背後式跟他進行姓交,藉由腰部的力量不斷推進著,見兩個爆筋露骨的怪物魚水之歡,令人倒胃至極。我愣在頂上,一方面是因為目睹這兩個傢伙竟然有這閒情逸致在交配,天殺的,活屍在這裡過的爽歪歪,我卻冒著生命危險在巨蛋裡提心吊膽著?另一部分則是不曉得該怎麼穿過這裡,一時還想找路去防火梯,可是擔心若貿然走進防火梯,只怕一樓的門鎖了起來。如果衝浪手在我之後追了進去,那不就是著實被那傢伙給困在裡頭嗎?

 



  就在我還在那裡猶豫不決時,聽見後頭的那個震天的腳步聲。衝浪手那傢伙快來了,他大概也跑出高廊,現在正追隨我的腳步,快要趕了上來。

 

 



 

  一樓那兩個待在雲雨巫山的活屍也被那個掃興的聲響引起注意,把頭抬了起來,不過濃眉大概還沒注意到,還在那頭享受著,果然如同性交中的男性,只專注在自己的射精事宜,絲毫沒妥善掌握女伴地狀況。這回是他妻子先注意到我的出現,死命地用手部去敲打濃眉扶住她臀部的手掌。

  其實那並不是手掌,他兩隻手掌都被活屍咬成了一根尖刺,只是我也不曉得用要何種形容詞形容罷了。

 

 

  我衝了下去,把那甩劍也伸展至最長,當然這回可沒忘了讓尖端的細劍跑了出來。

  看著吧!房謙,我不曉得你有沒有透過我的護目鏡看到我的表現。前頭一定很無聊吧?光看我在那些鐵網爬上爬下,你大概也快睡著了吧?

 

 



  他們倆人的性器甚至沒有離開彼此身體,就被我給摔了個四腳朝天,用甩劍刺入眉妻活屍頭部,她甚至還來不及反應,驟然將那細劍從她頭部抽出,她向後倒去,還把他那濃眉夫婿給壓在地上,希望你那話兒不會因此被扯斷呀。現在濃眉不斷用手想把他的妻子給推開,但他的手部只剩下兩把刺刀,只會讓我覺得他在戳刺他妻子的身子罷了。

  我一腳踩在他妻子上頭,將濃眉給壓在下面,他掙扎著,顯得異常憤怒。我不知道是因為我誤了他的好事,還是因為我殺死了他的妻子(更正確的說法應當是性伴侶才對)而感到憤怒。或許,他只是不滿自己竟然會被一塊肥肉給弄到趨於劣勢罷了。

 

 



  不過,我得意得太早了。這傢伙雖然被個重物壓著,但他瞬間用右手揮擊我踩在他妻子上頭的左腳,那時候我原本打算順勢朝他進行最後一擊,身子一個不平衡,差點沒給摔跤。

  幸好他只不過把壓在上頭的妻子稍稍弄了開來,我見他還奮力的想要爬了起來。一瞬間我想起被翻了過來的烏龜,被自己的龜殼給困住,在地上苦苦掙扎著,他大概就是那種情形,一般人若倒在地上,除了能靠腰力將身子挺起外,還得輔佐一些手部抓住地面,提供一個類似彈簧的功能,但濃眉的手部只剩下一根骨頭,連支撐地面的能力都沒有,所以他失敗了好幾次都沒能讓自己爬了起來。

  我才想起為什麼他幾乎都不在二樓遊蕩,其他活屍大概都知道他的這個缺陷,他大概也曾被這麼玩弄、欺負過,所以寧願遠離二樓,在大門口附近周遊著。濃眉他大可直接趴在地上與我捉對廝殺,但大概心裡還留著一些陰影,所以即使死也要站起來,也認為這麼一來比較佔有優勢。

 

 

  姓毛的,抱歉了,你變成活屍以前我不認識你,等到你變成活屍以後,竟與你用這種方式相見。不過,你沒有手掌,卻以這種可畏的方式持續戰著,倒是挺令人激賞。

 

 

 

  就在細劍從他的腦門裡拔出來時,電扶梯頂上出現了一個魁梧的身影。衝浪手來了,他總算出現了,雖然他停下腳步,站在頂上如同帝王俯視著我,但我卻聽到後頭傳來一陣腳步聲。

  我猜…他的腳步聲大概也引來了其他活屍的注意,讓其他活屍知道我又出現了,現在可有人肉可以吃了,別理那些鳥肉了。

 

 

  我當然不會蠢到與那傢伙正面迎戰,再跑一段路就可以逃出這座巨蛋了。這幾天引領期盼的不就是為了這個嗎!待在巨蛋頂上的那幾天不是都在絞盡腦汁地思考要怎麼逃離這坐牢籠。可是,房謙那一句話卻又在耳邊營繞著「能夠多解決一些活屍就儘量解決吧」,廢話,我也知道,但又怎麼可能有機會把衝浪手打倒呢?那種傢伙,還是留給更強壯的活人,甚至是拿著一批精銳武器的死刑犯或是新兵就好了。

  奔逃沒幾步路,卻聽見一連串的碰撞聲,原先以為那是衝浪手的腳步聲,但怎麼聽也覺得不大相符。

 



 

  衝浪手竟然從二樓滾了下來!

 



 

  大概因為腳踝受傷的關係,他原本就沒辦法確保自己的步伐,這麼急著趕上我,就這麼摔跤,從二樓上一路滾了下來。那些碰撞聲,就是他的身體各處撞到電扶梯階梯的聲音,普通樓梯就算了,電扶梯的階梯為了機械驅動收合,在階梯邊緣設計了數十個尖銳地間隙,讓那個渾球撞地滿身都是血。而且巨蛋裡的樓層均有挑高設計,我甚至還在下頭等了他四、五秒才待他滾到地面。

  這不是個好機會嗎?

 

 



  那傢伙大概摔的甚疼,看起來昏頭轉向的,想把自己給扶了起來,可是又失敗了。我追了上去,打算用那甩劍刺他,可是沒能刺中,他用手掌接了尖端,細劍整個刺進他掌心,我連忙想再補上一刀,但根本沒能拔出來。那傢伙雖然弄了個滿身傷,可是竟然還有力氣一把抓住我的甩劍,縱使細劍已經完全刺進去他的血肉之中。

  我乾脆把那甩劍給放開,反正那甩劍已經被他奪手了,這時他的視線已經完全被他額頭上滲出來的血液給遮住,幾乎看不見我詳細的動向,大概以為我還握著那把甩劍,想把我甩去撞上電扶梯邊牆。這時他的力氣已經大不如前,甚至沒辦法仔細地攫好甩劍,就在他使力讓甩劍撞上邊牆後,那把甩劍也飛了出去,滾到了離我倆十來公尺遠的地上。

 

  我從槍套掏出那把鐵鎚,迅速地往他那轟去,打算一槌讓他頭上再多出一道傷口,但那傢伙現在如同瞎眼地盲人,伸手隨意揮舞著,就在榔頭快要敲破他的頭顱時,他伸手推了我一把,讓我的攻擊揮了個空。

 

 



 

  還沒能反應過來,他就撲了上來。

 

 

 

  只幸好那傢伙現在看的不清楚,撲了個空,撞到我一旁的地面上,還氣餒地伸手往地上亂掃,擔心被他給抓住,只好離開有機會近距離解決他的距離。

  也曉得被眼邊的血液給弄了糊塗,鼻腔大概充滿自己的血腥味,沒辦法判斷我的去向,急著想把眼邊的那些血水弄開,但傷口可真是不斷竄出血來,徒勞無功。

  可是他的身軀龐大,雖然耗了一隻手在擺弄自己的臉龐,傷了一條腿,可是卻還是用空出來的手腳在那裡瞎掃著。我準備跑過去拾那甩劍,打算若能在下一波的攻擊將他解決就成,若失敗就要忽略這傢伙逃了出去。

 

 



  雖然給這傢伙一條生路,甚至給了他時間在這頭恢復,只會讓人類在戰場裡的結訓期程延後,但是,我可不想因此賭上自己的命。

 



 

  我後悔以前怎麼怎從沒受過拋擲長槍的訓練,趁著空檔我已經拾回了甩劍,若受過訓練就可以朝他扔去了,不對,我受的訓練本來就是十字弓訓練,是因為沒有十字弓才會被搞得這樣七葷八素的。

  本想貿然進擊,但見他試圖摸索著爬起來,手腳也不斷亂揮著,乾脆等到他爬起來,趁他站起的那一瞬間再一口氣打倒他。衝浪手照著我的劇本站了起來,還努力地眨了眼睛,想望清楚我在什麼方位。

  我往前跨了好大一步,可是卻發現我的劇本還漏了其他配角。

 

 

 


 

  我被另一個傢伙給撲倒,好不容易奪回來的甩劍又滾了出去。是那個始終落單的女活屍,她什麼時候跑到這兒的?

 

 




  她壓在我的身上,張開了她的嘴準備朝我的脖子進行攻擊,該死的,我根本沒辦法反抗她,只好用頭槌應戰。我已經撞的有點眼冒金星了,可是那傢伙卻絲毫不痛似的,持續朝我攻擊。

 




  我不想變成活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忽然,女活屍被人騰空舉了起來,被扔了出去。是誰?

 



 

  還會是誰???????

 

 

 

  一時之間我才從女活屍的嘴下躲過她的攻擊,現在,衝浪手一手抹掉眼邊的血液,用一條手臂的力量就將女活屍丟了出去,至少被拋出了四、五公尺遠。雖然他一條腿看起來不太靈活,沒辦法用太大的力量支撐著他的身體,但是,一百分的惡魔,即使降到了六十分,依然還是惡魔啊!

 


 (
未完待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文章標籤

    冬戰 活屍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