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我不清楚那些該死的活屍實驗到底在哪裡進行,那些受測對象都是一些死刑犯,或許那些華北科學家們是在死刑犯收管場就地進行實驗,讓那些被挑選出來的倒楣鬼在那裡終結自己的人類生涯。

 

 

 

  不,或許不是在死刑犯收管場。

 

 

  死刑犯收管場管收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死刑犯,想必人數眾多,如果實驗出了閃失,讓實驗活屍突破了封鎖,進而讓其他死刑犯也變成活屍群,死刑犯收管場不就變成了活屍窟嗎?又怎麼能夠防範那樣的意外,只會讓中國本土四處流竄著那些高危險姓的活屍罷了。

 

 

 

  如果Z病毒根本就是中國屍爆前所實驗的某種生化武器呢?或許就像電影裡頭所描述的一樣也不一定。不過那畢竟是奇幻電影,根本不會有人類愚昧到想以這種無法預料的生物當成攻訐敵國的武器。

 

 

 

  魔西曾經在地道裡頭損失了幾個活屍同伴,那幾個傢伙一定很高興魔西逕自爬上地道,一定因此就逃離了那個暴虐的魔王。那幾個活屍好像都是男性,就沒看見女性活屍,為什麼沒有女性活屍願意跟著他呢?

  反觀猴王,他倒是收服了兩個女性活屍,難道活屍的世界裡尊奉著一夫多妻制嗎?

 

 

 

  而且,魔西跟猴王為什麼會有這般如此不同的境遇呢?這才是我好奇的,這兩個傢伙的異同,到底是在活屍實驗場所就展現過的,還是進入戰場後才各自發展自己統御下屬的威能?

 

 

 

  更可怕的是,魔西在甩掉了那幾個同伴後,很快地竟又找了兩個同夥加入。猴王呢?是不是也能像魔西一樣拉攏了幾個活屍,讓他們甘願為猴王出生入死?

 

 

 

  隔著木箱,還能陸續看到一群鳥兒朝天空飛去,我想魔西應該還沒動身,待在鳥牆的另一側應該還能有一些鳥兒可吃。再說,那些不斷飛出的鳥兒大概還能勉強形成一堵障礙,讓他們無法穿越。當我離開巨蛋有一小段距離,飛起的鳥兒數量也逐漸在減少當中,若不能快些找到逃出的方向,或許魔西不久以後也會率眾追了上來。

 

 

 

  左側也出現了另外一道牆壁,現在我應該是位在這座城中城的左緣,印象中,這座牆外頭應該是停車場,也就是那座以廢棄車輛所搭建成的迷宮。不管這座城中城原先是什麼建物,停車場應當都會圍繞著四周建造,我進了這座城中城後,幾乎都是靠著左側行走,沒多久後就進入了木箱陣,廢棄車陣那頭應該有著另外一個通道直達城中城裡頭才對。雖然進入另外一個迷宮十分危險,但至少可以儘速離開城中城,離開魔西統領的範圍。

 

 

 

 

  我原先是這樣預料的,一直到…

 

  一直到我抵達了一個廣場,廣場看起來像是一個小火車站,有幾道低矮的圍籬,有點類似將排隊人潮隔開的小迷陣,地面上也出現了一些小火車軌道,看起來應該是讓停車的民眾可以快速進入這園區遊憩的一個小站。可是,往左側的通道卻被幾個更為巨大的木箱堵死。

 

  該死的…難道外頭那個廢棄車陣迷宮沒法進來這座城中城,那是一個無論你再怎麼謹慎地穿越那道車輛迷陣,但還是會通往死路的迷宮嗎?

 

 

 

 

  我想起那時候準備進入這一座城中城時,也遇到了類似的巨石陣,因為迷失方向,所以通到了另外一道假的通道,那裡也同樣什麼也沒有。

 

  這座城中城,不但內部像是一個迷宮,也在四周圍建造了這麼多讓你徒勞無功的幌子嗎?

 

 

 

 

  還有另外一條路可以出去,雖然這可能是一個最危險的賭注。

 

 

 

  沿著鐵道走,勢必還會走到原點。

 

 

 

  這是我唯一的機會,看來只有遊園列車行經之處,才不會受到那些迷宮的限制。印象中在我最初看見這遊園列車時,也僅有列車行經的鐵軌沒有受到碎石覆蓋,現在這座廣場也是一樣,看來曾有大型車輛在裡頭將這些碎石鋪滿,廣場邊緣的人止護欄有一段像是被推土機輾過一般,出現了一個缺口。

  現在眼前有幾條看似比較不會再讓我落入迷陣的路線可以選擇,一條就是循著推土機曾行經的道路行走,那些推土機畢竟不可能破壞城中城的圍籬,勢必能通回主要道路回到主門,通往停車場的通道堵住了,所以應該不是通往停車場,至少也有機會抵達城中城的其他工程出入口;另外一條則是沿著鐵道,但沿路有可能會遇見那些異常仍在行駛中的遊園列車,待在巨蛋頂上的夜晚也曾聽過遊園車的車輪在鐵道上發出的嘎吱嘎吱聲,到底為什麼要讓那些火車持續運轉呢?

 

 

 

  不過至少,火車並不在這裡,只要對著列車行進所發出的聲音反方向逃去,也有機會逃走。

 

 

 

  「砰 – 砰!」

 

 

 

  聽見那槍聲後,不由得提高警戒,是那個韓國新兵,他往右走以後發生什麼事情了?沿路沒聽見槍聲,大概都沒遇見什麼狀況吧?

 

 

 

  他…他會不會也遇到一條死路,折回了我與他分別的交會口,現在正在我後面被追逐著?

 

 

 

  這很有可能!

 

 

 

  雖然不知道可以跑去哪裡,有如驚弓之鳥,根本還沒理清個頭緒,就強拉著自己的身體往前驅動。先是繞去推土機的行經路線,卻發現那道路線兩側的宛如廢墟,有些是被推土機撞斷的斷樹,有些則是被劃了開來的鐵籠,更也有一些半殘的小屋,而且看起來推土機也曾經在此地變換路線,宛如一條新的迷宮一般。

  連推土機推開瓦礫的軌跡都能成了迷宮?

 

 

 

  該死,絕對不能再進去另外一道迷宮了。如果是死路怎麼辦?如果發現一無所獲,又重新回來這個鬼地方,不就會跟魔西他們撞個正著了嗎?

 

 

 

  順著鐵路奔跑著,鐵軌切換閘將鐵道分成兩條不同路線,一條往北,只可能是更深入這座城中城的路徑;另外一條則應該是往南邊,或許可通到大門口,想也沒想就向南跑了過去,也不管四處冒出的那些瓦礫岔路,等到我已經稍稍離開那座廣場,才確實搞清楚那槍聲是從哪裡發射出來的。

  韓國新兵果然遇到一條死路,折了回來,現在他大概也到了那座廣場。我稍稍停下腳步,想再聽清楚那傢伙後來選擇哪裡前進。廣場裡除了鐵軌和推土機的路徑外,還有一些碎石道可以前進,碎石道雖擺脫了木箱陣的態勢,看起來好像是一些商店街模樣。若是在沒有活屍威脅的情況下,的確是可以好好去那逛一逛。我說的並不是說去找一些賣笑店員嬉戲,或找遊業人員兌換代幣或什麼的。我的意思是,說不定那裡也會藏一些可以善用的好東西也不一定,不過,對我來說能找到藥物就算不錯了,不應該再多去冒什麼險才是。

 

 

 

  「砰!」

 

 

 

  那傢伙又開了一槍,他大概沒子彈了。不,他在遇見我時才換過彈夾,後來一共聽了約五發槍聲,應該還剩下幾發。他的遠程武器呢?怎麼都沒想過要利用自己的遠程武器?

 

 

 

  大概心急吧?

 

 

 

  聽聲音判斷,他好像往商店街的方向前進,現在活屍群在我左後方數十公尺處的樣子,感覺起來好像可以稍稍鬆懈一番。但我擔心的是,遊園列車畢竟不可能開進商店街去擾遊客行進,如果廣場那一站提供讓行車遊客上下車,但應當不會讓新進園的遊客在那一站上車,不然怎麼讓商店街的店家賺錢,當然要讓那些遊客先好好的逛完商店街,才能再讓那些金主乖乖地上車遊園啊。

 

  所以,列車在商店街的末端應該也會有另外一站,停車場那頭的廣場應該僅提供準備返家的遊客下車,如果我速度再慢一些,可能又再遇上他們。

 

 

 

  也不時留意鐵軌右側有沒有岔路可以進去,可是一些岔路被一些巨大的瓦礫給堵住,也出現了另外一棟奇異的建築物。

  這棟建築物左右兩邊高度不太對稱,最右側看起來大概只有兩層樓高,最左側則似乎高達四、五層樓高,大概因為我太餓了,看起來甚至有點像是被斜切了的黑森林蛋糕。

  截至目前為止黑色蛋糕屋一直沒有窗子,令人感到不解,反倒是再往前頭望去的數十公尺處的牆上,出現了好幾十扇約莫二十乘二十的玻璃牆面,沒有窗戶的的展示場?

 

 

 

  左側則是商店街的後門,有些店家的不是被炸個全毀,不然就是根本沒把門關上,如果被在商店街進行追逐戰的傢伙趕上就不得了了,絲毫不敢將速度給放慢。

 

 

 

  這座城中城可真是一個巨大的迷宮啊!雖然不是那種傳統印象中的迷宮架構,有著綿密不絕的城牆,可是搭配著一些若有似無的半殘建物,永遠不曉得是不是通往死路的迷徑,更別說是到處都可能藏有活屍了,讓人更不敢輕易地冒險,更加迷失方向。

 

 

 

  「砰!」

 

 

 

  這一槍離我更近了,我這才想起那搜捕者的速度異於常人,他大概快要追上那韓國人。就在槍聲響起沒有多久,還聽到有東西被翻倒的聲音,像是胡亂地撥弄櫃子到地上,就像是我在巨蛋主控室外頭走廊所做的一般。他們在哪裡?該死的,那個韓國人該不會闖進了商店街裡頭的其中一家商家裡吧?大概看商店街前頭似乎見不著底,急著闖進其他岔路,想將後頭的活屍給甩開。

 

  渾球,你不知道這樣會害死我嗎?好不容易再度離開魔西眾的追蹤,就快有機會可以沿著鐵軌找到出路,也要拖我陪葬嗎?

 

 

 

 

  然後,出現了一個將門甩上的聲音,就在我後方不遠處,根本沒辦法判別距離。我轉了頭過去,的確是那個韓國小子,他現在又拿槍對著我,我朝他胡亂揮著手,要他滾開。可是那個傢伙怎麼可能會因為我要他滾就折回頭去,語言又不通,能讓他了解到我不是活屍就好了。

  他見我朝他揮手後,大概也認出我是那個與他撞成一團的活人,隨即將頭轉了回去,佇足在他逃出來的商家門口前不遠處,或許在等著搜捕者撞出那扇門,一槍把他解決吧?

 

 

 

 

  祝你好運,但我可不想參與你這爛事,何況跟你語言還不通,即使協助你進而成為夥伴,也大概沒多大助益。而且韓國人的誠信又是出了名的…好,所以就完全不考慮了,我可配不上

 

 

 

 

  終於在漆黑的牆面上找到一道鏡面的門,嚴格說起來那並不是鏡面,而是一道透明的玻璃門,只是因為建築物裡頭太暗,讓那扇玻璃倒像是一面鏡子一般。兩扇對開的玻璃門,其中一扇朝外頭敞了開來,另外一扇的提把已經有些損壞,原本兩隻角牢牢地嵌在玻璃門上,現在只剩下一角還勉強附著。

  鑽了進去,不自覺將那扇向外頭敞開的玻璃門給關了起來,祈禱那個韓國新兵能夠將搜捕者解決,如果沒能解決,也不要跟在我屁股後面。

 

 

 

 

  可是,那槍聲沒能再響起。


 (
未完待續)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文章標籤

    冬戰 活屍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