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有點煩。」

那時候我剛騎完腳踏車,滿身是汗,一如往常的去等冷嚕那等冷-督-大冷冷冷怒地準備買了義美豆漿。

(全家就全家,何必把音效弄出來)

(那以後說要去搭捷運,是不是要說,我今天搭嗶哩哩哩哩,嗶噗-嗶噗-嗶噗-

(可惡,這樣也行。那搭公車呢?)

(噗哧-)

(這啥?)

(車門開門聲啊)

 

 

完全離題。

總之,我騎完腳踏車以後接獲一通電話,暫時虛應一下故事,告訴來電者我晚點返家後再說。事實上,我是想要一邊在陽台啃著水煮蛋、一邊配著無糖豆漿,又邊叼著菸,「那我等下打給你。」

我應允。

稍後我又接到電話,恰好在洗澡,他語帶不耐的說,「我完全聽不到你聲音,干擾太多了。弄好再打給我。」

還想今天這人是吃了火藥了嗎?

 

 

 

他叫做CCU,跟ICQ是好朋友。

(不要說這種會透漏你年紀的東西好嗎?)

我之前應該有提過CCU,但之前可能用奇怪的名稱代稱。總之他,種馬一枚。我們是在出社會後的第一份工作認識,他是實習生,但他其實還大我幾歲,那時候不過就是菸友,後來不知怎搞,發現兩人臭味相投,還算談得上,這幾年就陸續都有保持聯繫,但不是太密切。某次他更換手機,與我討論起,那時候我倆都沒有智慧型手機,事實上兩人都覺得不大需要,一直到某次同學會,他事後才得知,揪著其他人問,怎麼沒找他。我們用line談好了啊,這你不是知道嗎?我根本沒有智慧型手機啊?他這麼哀號。他這才曉得原來沒有跟上大家腳步更換智慧型手機,某程度上也是一種社會排除。所以,他那時就辦了。

但是恰巧申辦無限上網可以自選一戶網內互打免費,他當時沒女朋友,跟家人也不見得聯繫太多,他就把我設成了網內互打的免費用戶,從那時候開始我們三天兩頭互通有無。我哭笑不得,我的費率只要是中華電信一律網內互打免費,何必雙頭馬車?他只答,這樣省力,反正他也不知道找誰。

話說女朋友這回事,他是要就有,不過他大多不要,換言之,他只想要不需要負責任的男女關係。雖如此,但他還有一個忘懷不了的前女友,這前女友,某程度上來說,有點毛病,毛病是什麼我就不多談,即便兩人分手多年,但不時聯繫,也不時有肉體關係。雖沒明說,但我曉得CCU認定這女孩是他想要娶的對象,只是不是現在。

講到CCU,就不能不略提一下我跟他之間的汙穢秘密,也不是多汙穢,就是個巧合。就我有印象以來,應當是我懂人事以來,幾乎所有辦事的對象都是脾氣不好的女生,所謂脾氣不好、很兇,就是「胸」,幾乎每一個都是E罩杯或者左右,所以我的本名也成為了「E罩杯」的代稱。例如,之前認識一個朋友,她知道此事以後,笑呵呵,自稱自己是2/5個「王OO」,亦即是,她是B罩杯。

而這CCU,從他有印象的這幾年以來,約莫近十年,他的對象幾乎全都是脾氣良好的女性,而且還好得很過頭、好地標緻,換言之,據他所述,他有時候都會錯亂,懷疑自己是不是再跟男人做愛。

所以,他認定這是一個可怕的詛咒,認為唯要破除他這般詛咒,只能讓我跟一個小胸部的女生做愛。

你說這是不是很腦殘?

所以前陣子我跟H要好時,沒發生關係,他多扼腕。

(沒發生關係我都差點被殺了。發生關係大概被人分屍了我想。)

 

 

 

 

話題回到了CCU與他的前女友。前女友長得像是王菲,不蓋,真的很像,不過我一向不喜歡順著順著別人說話,所以我一律稱CCU的前女友「野台妹」

(這時候就要小小的岔題一下,為什麼是野台妹?)

(其實這是有一個脈絡的,只是我跳得太快。這思路是這樣,王菲→諧音近「王妃」→夜太美→野台妹)

 

野台妹日前終於與交往多年,也就是跟CCU分開後的所再交那一任……自小就迷戀野台妹多年的男朋友分手,不過分手不久,不知去哪裡勾搭上個尼泊爾男子。尼泊爾男子並不是真的尼泊爾人,只是兩人約好去尼泊爾玩,就這麼說著也算是個前男友。兩人從台灣分開後,也陸續有些聯絡,發生一些關係。同時間CCU也有跟野台妹發生關係,總之,這有點亂。

幾日以前,CCU去電野台妹,大概就是關心妳最近好嗎?有沒有吃飯?有沒有蓋被子睡覺?冷氣太冷要說哦?明天初一記得要準備素齋哦。類似這些的話。

(一篇好好的文章到底要胡扯到哪裡去)

 

 

 

 

「噢。我懷孕了,要結婚了。」野台妹淡淡地說。

他錯愕。而後,野台妹細說從頭,從盤古開天開始講起,接著講到堯舜如何開創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皇朝……(夠了)

其實她女孩什麼也沒談,總之,她從尼泊爾回來以後,雖然跟尼泊爾人分手,不過兩人陸陸續續也有聯絡,就不注意,懷上了。月事沒來,去醫院檢查,除了確認有孩子以外還確認疑似有個腫瘤,男方母親說很想要抱孫子,於是就堅持女方要生下來,野台妹想有人付錢安胎、付錢結婚,那就結吧。大概是這種擺爛心態。

 

 

CCU面對此事時十分崩潰,我可以理解他的崩潰,雖然我並不真的能夠體會。

只是我想像自己如有仍有情感的前女友結婚,得知後畢竟十分震驚,而且還是這種事後聊起才知曉,不知為何總是覺得有些無法接受。當然是能夠接受,只是會覺得心頭怪怪的,有點不稱心。

他的情況又特殊不同,某程度上CCU自認為自己可以當野台妹的超級英雄,畢竟野台妹本來就有一些憂鬱症的傾向,他覺得世上沒有人能夠妥善處理、並照顧野台妹的情緒。他也自覺得野台妹跟他十分相配,只是女方家長反彈,而且野台妹也喜歡搞諸多花招,例如不知從哪迸出另外一個男子、迸完一個又迸出下一個。媽呀!現在好像在看藍綠藻細胞分裂呢!

他以為野台妹知曉他在等她,我想或許野台妹知曉,但大概就是被當成是永遠不會放棄,所以就這麼讓野台妹恣意妄為。

 

 

 

關於野台妹的諸多事宜,我是聽CCU說了好幾次,總之,那是一個很矛盾的情懷。一方面認為只有自己才能夠給對方幸福,一方面又認為對方像是個長不大的嬰孩,老惹麻煩。

聽聞她結婚,雖然嘴巴說著鬆口氣,但也著實失望。

對她失望,也對自己失望。

對她失望的是,沒想到自己在她心中竟然這麼一文不值,這麼砂鍋大的事情卻是事後才知曉。對自己失望的是,自己早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認清她了,卻還是死心塌地的等著她。

而我相信,對自己失望遠大於對她失望。

 

 

 

「我的情緒真的很低潮。」他這麼說。但事實上,我們誰也拿這事兒沒轍。孩子懷上這事情,不干你的事情,而且這件事情也是你問她才說的,代表在野台妹心中你根本不那麼一回事。他同意。

 

「我就問你。如果野台妹結婚以後,又嚷嚷著結婚不如預期、或者帶小孩很煩還是怎麼樣,想約你出來,你會去嗎?」他沉默,不願意回答,事後又說……他應該會去。

 

那就不就陷入迴圈了嗎?

我相信野台妹並不真的想要玩你,不過現在看來是你自己在玩自己。

 

 

 

 

我看這事兒,大概一時半刻不能解決。

 

 

 

 

後記之一:噢其實還有其他題目需要岔。還記得上周我去大學同學大蠻的婚禮,婚禮前他嚷著說要一塊跑步,結果結完婚沒幾天,他還認真地約我一同跑步。我倒是意外,原本以為他是客套的隨口扯扯,但竟然是真的有意。我料想他大概一直都想要跑步,但沒突破自己的界限,身旁又沒有喜愛跑步的朋友。

所以我無意間釣上了一個喜歡跑步的友人,這傢伙還長期運動了一、二十年,可喜可賀,跑友+1。

 

 

後記之二:所以板主喜歡大胸部的女生。(筆記)

(劃錯重點啦)

(這就叫做「倒果為因」,小朋友,今天我們又學到了一個成語了哦~

 

 

後記之三:沒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嗨,我是文西
  • 有點複雜,看了真疲累。

    其實可以不複雜的,祝福你朋友。
  • 我也覺得滿累人的。

    感情的事情雖然很難簡單,但是這麼複雜可就真的別碰了我覺得。

    Freaky Persona 於 2015/05/20 14:50 回覆

  • 葉藍草
  • 你真是個有趣的人!
  • 哪的是,喜歡胡扯罷了~

    Freaky Persona 於 2015/05/20 16: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