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坪大、雙人床、兩張書桌。

多出來的書桌,現在大多擺上電視,不過沒有接線,僅僅HDMI使用,之所以最一開始沒把電視擺房裡,是因為覺得如果這麼做,那麼活動範圍都會在房間裡,回到家裡就窩在房裡,爸媽哪會喜歡這準媳婦。

不過,爸媽搬走了。

準媳婦飛走了。

剩下我。

 

 

 

有一段時間,我都會開上音樂睡覺,或者每天期待與朋友說下話。追根,是因為習於分享很長一段時光。最詭異的,是虛位以待,即便獨睡雙人床,也會把枕頭往床邊靠。

 

 

 

近來,音樂關了,通常都是失眠的時候,反而更好入眠。文字圖像出現後,雖然還是花上一些時間浪費時間,不過總之,有事得忙,這是好事,對於需格外騰出的時間還是照謄,但儘量不會讓自己為等待而等待。等待很苦,現在把自己放在世界的偏中心部位。

等我下、等我下,壓縮的時間,好、該停了。

枕頭也終於放到了雙人床中心。

好眠。

 

 

 

嗯。

單人沙發也不錯,因為有時候臥在床上看書,沒處可伸腿,如果是沙發加上伸腿椅呢?立燈可以換成不會熱的,這麼樣地看閒書好像很棒。

那麼這樣、層板就得換了,不然起身可能會撞到頭呀!

電子鼓呢、到底要擺哪裡?房間裡還是找個地方擱著?

 

 

 

想著、想著,然後就睡了。

對生活有了不一樣的期待,雖然只是一瞬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