盪鞦韆。

輪轉,在心裡。

 

 

說真的,我們坦然來說,某些事情已經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對於她所說的,不想成為自私的人。

又抑或是自私的人。

 

 

 

昨夜起,起了動念爬了起床,從此後就失眠。

相信與否,彷彿是另外一回事。

至於實現於否,則是更久以後的事情。

 

 

她不想成為一個自私自利的人。

部分畫面重疊,然後我也才發現我也不想成為自私的人。

也可能是曾經,也不想成為自私的人。

 

 

 

某部分未來的自己也會成為一種阻礙,而來自於過去的自己自認為是一種阻礙,人在遠方的我,其實對太多事情無能為力,對於她人碰觸到新鮮事,任何人都會好奇的、想要嘗試的前所未有的世界,而我不應該攔阻。

我才想起來,這麼樣的畫面重疊過,就在彼此彼刻。

往往說不想成為自私的人,通常都會成為自私的人,而我們慣用這些當作包袱。

 

 

 

我也慣用這些當作包袱。

彼時的我也可能有這些包袱存在,自私的、不自私的理由在腦中盤旋著,揮之不去。

當時我以為這麼做才是不自私的表象,但在被戳破以後,我才知道如此緊緊抓著不放手,不放手讓對方去嘗試其真正想嘗試的、真正想碰觸的,那麼才是真正的自私。

 

 

 

可能吧?

或許應當去做的就是確認對方所想、所要。

可是我們自以為是的替對方做了所有決定,應該說是「我」。

 

 

 

不安仍在蔓延著。

而另外一種認為自己不應該自私的犧牲感也作祟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