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面下的眼

 

 

 

 

有時候我會很想要拿起手機,咖嚓一聲,如果可以。

一馬當先的瞬間,被擠壓被壓迫下的貪食蛇遊戲,只要你想甚至可以當成搖頭娃娃,兩手絕對千萬不能空下來,路況好悠遊卡或是排檔桿都會被你甩在後頭,下雨時你絕對會討厭的,在安全帽鏡面下的世界。

凡事都得透過一層玻璃又或者塑膠帷幕的,世界。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要照下來,好比等著紅綠燈──或許在轉彎時斜角的視線,又或者是滑倒──可能也會是車禍是與地面垂直之時。

 

 

 

 

 

最近我又想了一個新故事,哎,這次又是作夢了。

故事名稱大概可能會是……《小鎮》?

又或者是很日系的《只有你不知道》……?

 

內容就不說了,因為太洩密了,但我已經把很簡單的簡介給寫好了,應該沒有劇透太多吧。

 

 

 

《小鎮》

 

「嗯……」半夜四點,不耐煩地接著床頭上的電話。這不過是他所度過第二個晚上,剛轉調來此地的他,摸黑打砸電話,險些漏接。

來電者急促地說著,「一架……飛……飛機掉在阿浪家的田裡……地上都是屍塊……老弟你可不可以來……來……來幫忙。」

「飛機?」他用手指按了按太陽穴,想藉此提神,理不出頭緒。

「死了好多人……」來電者這麼說。

 

他急急忙忙地到了事故現場,要不是憑藉著喧鬧聲來源,否則還真找不到那是哪兒。

數十個人穿著雨衣雨鞋在田裡穿梭,有些人一邊哭著,掩著雙眼,有些人則是抱著……作勢抱著……就像是抱著空氣一樣。

在他眼裡就像是演戲,哪來的飛機?哪來的屍塊?

所有人在忙些什麼?

 

全部的人都聲稱飛機掉落在這兒,惟獨只有他……

惟獨只有他看不見也沒聽見飛機掉落的砰然巨響。

誰知道,這才只是開端罷了。

 

 

 

 

 

 

 

 

 

 

「你都不說走就走。」她說。

當然啊、我怎麼能?

 

我根本沒時間啊!怎麼能!

如果能夠確保週一到週五晚上都不會有事、也都不延遲下班,那麼當螢幕上的那位先生小姐飛舞完以後,我當然就能夠說走就走!

只是那時候通常就都已經晚上11點過後。

如果你來、如果你要我去。現在就走!

反正我從不需要早睡,從不需要充充時時的睡眠,只需要充充實實的人生!!

 

 

 

 

上禮拜我憤恨不平的想著,為什麼大家出去玩的時候我要婉拒所有約。

因為我選擇了這樣的道路,而這可能會是我未來生活的很大部分保障!

這樣我才能夠更安心的寫著小說、才能夠更確認未來會去哪裡、我才能夠不會再被嫌,被那種無聊卻又好像是必要的在誰口中的標準橫斷。

 

 

 

 

你要去哪裡?

我在心裡這麼問著。

有時候我會觀察路人,現在比較少,但是過去非常頻繁。

我想像著某一個機車騎士跟我去了類似的地方,在轉過了幾個相同的路口以後。

「這傢伙該不會跟我去一樣的地方吧。」

同路人,我心裡這麼想。

 

然後當對方轉開了,進了不同的道路。

我會想著,嗯哼,合則來、不合則去,祝福你了。

(這腦補劇場太強了吧!!!!)

 

 

 

 

 

 

她問我,怎麼會這樣。

我聽了聽後,事實上是她先自私的推拒關係,讓對方等待了她一年。

而在這一年當中,或許她也不斷跟男人約會。

應該也同意男方跟其他女人約會。

 

 

 

 

 

 

或許是因為過去曾受到傷害,所以讓自己不完全真正的專屬於愛情。

我想起另外一個她,慣性劈腿者,而她現在……已經維持了多年,是一個職業小三。

很久以前她曾經告訴過我,她已經不能專一,在感情中。

因為避免自己會投注太多因而耗竭,同時抓三個,是她維持情緒穩定的良方。

同時有三個,才能夠避免三個全部都找不到……才能夠避免自己全然孤單。

 

她所受的不是愛情的傷,而是在家中,成長環境裡面所學到的求生方式。

 

 

 

 

「我們都在尋找唯一能夠填補我們生命缺憾的人,

萬一我們遲遲找不到他,就只好期盼他們找到我們。」

出自於,影集《慾望師奶》

 

 

 

 

 

於是乎,在被找到以及找到對方以前。

我們不得不在一層透明薄膜下生活,好讓自己變的模模糊糊的。

不管是看待別人還是被別人看待著。

 

這是保護自己的方式,讓自己不受到傷害的方式。

 

但是如果已經傷害到別人呢?

 

 

 

 

 

 

 

 

「你們真的好奇怪。」她的朋友們這麼說。

而我想從沒有人能夠妥善地看待我們的關係,絕對不行。

或許都把我想像成陰險狡詐的渾球。

 

我想起去年時,某一個生性單純的朋友,這麼評價了另外一個朋友的男朋友……

「我覺得他是愛情的騙子。」

 

而會不會有人說我就是愛情的騙子?

 

 

 

 

 

 

 

 

有時候想起來依然還是會掉眼淚,還是會感到憤怒。

關於曾經受過的傷害,讓我現在排拒也推開一切的緣由。

 

她說這只是過渡期,而我告訴她,有一天這些都會過去的。

然後貼了前前女友與我分手時,她自己在版面上張貼的,梁靜茹《會過去的》,的,連結。

 

是啊。這一切都會過去的。

很遺憾讓她再重複的要再受到我曾受過的困境。

而是自己所選,所以如同切腹般地。

不過,這一次我不會像她一樣,在一旁擔任介錯人,如果沒法死亡,再一刀地砍下人頭。

那才是真正的傷人。

 

 

 

 

 

 

 

提到ㄕㄤ人有句話我覺得很不錯,也一併貼出。

人沒空了解任何事了,他們都向商人購買現成的東西,但因為商人沒有販售朋友,所以人們沒有朋友了。

出自於,安東尼聖伯修里Antoine Saint-Exupéry《小王子》作者。

 

 

 

 

 

 

但是我想……

我們人本來就是在不同瞬間選擇了對自己有利的生活方式及選擇。

即便選擇不選擇,也是一種選擇。

可是事後千萬不要對此悔恨,怨嘆自己當時為何……

為何不……要何又要……

 

 

 

 

 

 

 

其實很多時候我都會想著。

以後會不會有人會引用我的小說或者是我說過的某一段話。

然後幫我打上出處,告訴別人那一句話是出自於哪裡呢?

 

如果能,我真的希望能。

因為我想要當一個標誌,當一個標誌感很強烈的人。

 

 

 

 

 

 

看來我還是想要當一個清清楚楚的人哪~

而人不能總是模模糊糊,因為那太不負責任。

能保持模模糊糊,那麼就代表能夠保持一定程度的容錯率或者解釋理由。

但我其實一點也都不想找理由,我只是知道現在的我崩壞了。

暫時崩壞。

 

或許有一天我會討厭現在的自己。

或許有一天。

 

而如果那一天來了,那就代表,我清楚了。

也終於能夠逃離這種被傷痕束縛的生活。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