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開始跑步了。

 

可是又受傷了。

 

 

 

 

 

 

 

 

 

正確地來說,我大概是從八月底開始跑步的。

 

那時候,一周大概固定跑兩天,每次頂多一公里。

 

 

 

從九月底開始,轉為每周固定跑三天,每次跑步距離固定拉長五百公尺到一千公尺,也就是那時候開始,體會了跑者的美好。

 

 

 

不過,十月初我受傷了。右腳踝內側拉傷,幾乎維持兩個禮拜沒法正常走路、一跛一跛,中間還曾經去試跑了兩次,兩次都導致傷害加劇。

 

十月那一整個月,我跑了四十七公里。

 

 

 

十一月起,我恢復每周固定跑步三天,只是這時候開始特別注重跑步前的暖身,以及跑步完畢後的恢復,也就是冰敷加上護踝的協助壓迫。

 

另外,每週撥三天,進行三十分鐘的肌肉訓練。

 

十一月這一整個月,我跑了一百公里。

 

 

 

十二月起,由於跑友準備半程馬拉松的比賽,當然也就有賽前的休息及賽後的休息恢復期,我開始比較多的機會,一個人獨自跑步。

 

跑友並不算強,他所習慣的速度大概是每公里六分四十秒左右的速度,而我所獨自習慣的速度,其實是每公里六分二十秒左右的速度。

 

所以獨自練習的速度,我開始挑戰以每公里六分鐘以內跑完。

 

事實上,我短跑的速度算是滿快的。

 

長期以來,我都是比較擅長短跑,從小到大的每次長跑,例如國高中的一千六百公尺量測,我都是跑了一會兒後就改用走了,秒放棄。

 

 

 

 

 

 

 

所以加快速度我覺得滿舒暢的。

 

連續跑了幾次十公里,每公里六分鐘速度以內,覺得還能夠更快,只是因為長久以來的吸菸習慣,讓我隱約有喘不過氣的感覺。

 

 

 

 

 

 

 

 

 

 

 

一直到上禮拜二,我開始將距離再慢慢拉長,那是一個下著雨的寒風中,約莫十五度,或許更低。

 

那次我跑出了十一公里,六分速以內,原本期許能夠以此速度慢慢將距離拉長。

 

 

 

但是跑完以後,我發現大腿後側筋十分疼痛。

 

後來才知道天氣寒冷,外加上當天下雨,我沒有在跑完前妥善拉筋,外加上跑完後天氣太冷,沒有好好冰敷,導致受傷。

 

 

 

休息幾天以後,我以為好轉,又獨自去了河堤練跑,這次是十公里,用比較慢的速度練習,但或許傷勢沒有完全痊癒,當天跑步的姿勢不知怎地都有些怪怪地。

 

當天疲勞到首次跑完五公里,累到必須得拉筋。

 

 

 

跑完後,我又受傷了。

 

這是換成右腳後腳根部,也就是根鍵滑囊炎,不過非常、非常輕微,幾乎沒有疼痛感,只是在深蹲的時候覺得腳根處十分繃緊。

 

 

 

 

 

 

 

 

 

幾天過後,已有明顯好轉,已經幾乎沒有感覺了,但是根處還是緊繃得不像話。

 

 

 

 

 

 

 

 

 

追根究柢,應該是我訓練得太過於頻繁。

 

跑友說我根本就是以超人的訓練法,從一個幾乎不運動,變成一個月跑一百公里的跑者,而且中間還變換跑步姿勢,急速拉長里程數以及速度。

 

而且如果沒有受傷,這個月非常有可能將月跑量再拉到一百五十公里。

 

 

 

他說,我根本就是練武奇才。

 

 

 

 

 

不過,現在看來,練武奇才也還是要妥善休息,否則這麼連番受傷,練武奇才的選手生涯根本無法維持。

 

 

 

 

 

 

 

 

 

 

 

所以我決定好好休息。

 

為了調養生息,為了能夠再持續跑下去。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