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 MAN,《沒問題先生》電影中,故事中的主人翁 Carl本來是個凡事都說不行的傢伙,不過這麼不行下去,讓他的生活處處碰壁,一直到忽然懂了人生得YES YES後才能創造無限可能,於是他又YES YES下去。

一直到故事的最後,他才終於明白原來YES這回事不是凡事都行,還得衡量琢磨自己內心的真正感受,要對世界開放沒有錯,但更重要的是,要對自己開放,去傾聽自己的內心。內在與外在要合一,符合腳步,否則終究落回了NO MAN般的封閉、NO MAN般的陳腐、YES MAN般的毫無原則、YES般的虛情假意

 

我是NO MAN,可是我又是YES MAN

一段時日我都會流行說幾個話語,還記得的,大學時我喜歡說「酷」、「噢不」,還有「不要這樣」,因為說得太頻繁,那時候玩營隊,我當總器長的那年,扮起伙房阿姨,負責大家的便當,還得在用餐時間前帶帶百人團康,而當年營呼就是「噢酷」,眾人不知道要用什麼,把腦筋動到我身上。

 

那個酷,我是隨口就會說。

一個朋友,我隨意稱他為酷哥,但其實又不是那個酷。只是因為他總覺得自己很酷,但不好意思說,我會譏諷他,他只有褲底裡頭的傢伙酷,因為他總愛扯自己有多大多猛。聽久了,他真的以為自己是酷哥。

不過我的解讀卻是,「褲哥」,光有褲底酷的「褲哥」。

 

我跟褲哥現在仍是要好的朋友,大概因為他這人廢話太多、太過偏激,白天在醫院總得對醫生們唯唯諾諾,賺了大把的鈔票卻賣掉了自己的自尊,說真的沒啥人會願意聽一介傢伙抱怨,獨我一人,反正我這人就是王老師,王老師對於朋友的要求、好朋友的要求,大多不會拒絕。

幾個月,或者幾個禮拜找我一回,你人在哪?只要我人在家裡,他就邀我下樓,他女友就住我家附近,接送回家,就順道繞來找我。坐著,就在便利超商外的椅子上,說著扯著,我大多聽著,直至深夜。

 

那個「噢不」,還有「不要這樣」,就只是單純的語助,其實也不是真的噢不也真的不是希望不要對方那樣,只是喜歡用怪聲怪語說話,所以就掛在嘴上,某程度上就變成我當時的正字標記。

 

過了好幾年,有一段空白,我忘了常說什麼。不過最近這兩三年,比較常說的是「不行」,這個不行也不是就只是不行,也是怪聲怪調,聽音比較類似於「不循!」

大概要你耳朵聽見了才知道箇中奧妙。

其實我也不是真的什麼都不行,大多就是開開玩笑,任何場子我都能夠說不行。

欸有你的電話,不行!等下去羊荳子,不行!我要打十個,不行!

這種隨意事我就隨意說,不過大多認真的事情我大概都是行行行,只要不礙事,我大多都好,卻常常在嘴邊掛著不行。

 

前愛人,對於我喜歡說不行感到受傷。大致上那時候已經分手,她喜歡下廚,希望我過那吃飯、或者陪她做啥。其實我還真的是不行,忙著,或者有太多的事情考慮著,不過這麼「不行」多回,她也受傷。說這個也不行、那個也不行,聽見我說不行,還真是受創,就像是自己不斷被否定。

 

我說過,我不是真的不行,也不是什麼都拒絕,只是喜歡怪聲怪語,從那時候開始,我想起自己一些無心的話語,也跟過去一樣擔心是否真的會傷到別人。

 

前陣子生了孩子的強者我朋友阿三,我們是在當兵時交好,其實也沒啥,就趁著學長歡慶過年時,我這人一向大膽,說平時得受學長氣,連他們不洗澡想先去洗澡都會被指責無倫理,那我們趁著他們在狂歡去洗澡罷。洗著洗著,就洗出了赤膽,洗出了交情。那時候我不曉得他在意,他長得可愛,唯讀就香腸嘴在臉上較為敗筆,也不是多厚,但真的我覺得厚的可愛,無心。隨意說了幾次,他說,其實他很在意,沒蓋,後來幾年,我一次也沒說過。

 

一些無心的話,無心的人,可能說者無心,但聽者有意。不過這沒辦法,如果對方沒明說,你就也不會知道,一直再犯。

她的文章寫道,一些「想太少」的朋友,你真的不好意思怪對方什麼(原文是「對於想太少的關心感到疲憊」)。沒錯DJ又點歌了,不過夜深了我就不玩括號梗,也就繼續。這段話真的寫到我心坎裡,寫得貼切,寫得實際。

我沒明白我到底是想太多還是想太少的人,通常時我會想太多,擔心冒犯他人,不過這是文字陳述的時候。但就口條陳述這種一兩秒內要說出時,通常想的不是太多。

 

該完了,想說的不多,也不是多有哲理,忽然想著,也不是人生裡頭發生了啥。

我有時候一天返家,可能一句話都沒有說到,訊息也不見得發出幾回。今日要不是剛好播法國網球公開賽,和兄長一塊看球,否則還可能真的什麼也沒說,就這麼入眠。

其實也不是真的那麼多話要說,也說真的可以每天都發,反正任何一丁點生活小瑣碎,就能夠延伸拉折到其他道理。之所以說這麼多,寫這麼頻繁,應該是因為生活就這麼樣,總想找到一些話來分享、找到一些事情來釐清。

如果生活中沒有任何人可以讓你對著他分享,真的有那麼點遺憾,即便也根本沒什麼特重要得說,但你就是想說、想要寫出來。

不過,好像寫著寫著,舒坦。

 

 

 

 

後記之一:半小時內2000字。太神了我。

 

後記之二:劉震雲馬拉松完畢,才想說為什麼這麼心急下午找人代訂,但後來想著自己也是博客來白金會員,幹啥不等會員日再下九折,還得信件往返給人撥冗,隨後復又去信取消。原來是因為家裡又快踏入剩餘10本書的關卡,急著想要買書。

 

後記之三:恢復健康,可喜可賀。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