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懂你意思了-很幼稚嗎?》

 

作詞/作曲:陳修澤 

 

說你說的話

模仿你的憂傷

想著這時候你又會怎麼做 怎麼想

 

讀你讀的書 

夢想你的夢想 

還不懂昨天有什麼好牽掛

 

我知道 我是我你終究是你 我知道 只是還沒那麼堅強

 

那些我曾經明白的夢想

那些我還不能了解的話

你知道嗎

你知道嗎

 

而我還在你離開的地方

唱著我還不能了解的話

你知道吧

你知道吧

 

而我也只能這麼做了

走吧

 

太奸詐了吧

這就叫做成熟嗎

烙印在心裡的又該怎麼承受它

 

我知道 我是我你終究是你

我知道 只是還沒那麼堅強

 

那些我曾經明白的夢想

那些我還不能了解的話

你知道嗎

你知道嗎

 

而我還在你離開的地方

唱著我還不能了解的話

你知道吧

你知道吧

 

痛苦總會過去的吧?美好真的會留下嗎?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是不是總有一天

 

 

 

《那我懂你意思了》以及《神棍樂團》都是我非常喜歡的台灣本土樂團,其中神棍樂團是某次去小河岸聽見《神棍樂團-九號公路》後火速迷上的。而《那我懂你意思了》則是因為某次偶然聽見《那我懂你意思了-所以我停下來》後,先是覺得MV女主角(宋芸樺)也太正,然後開始找起這團,發現根本整組團員都走流浪漢路線啊(推薦去看《那我懂你意思了-不負責任男人的挽留》的MV,根本流浪漢點滿技能啊!),由其是主唱修澤,聲音超級悅耳,但是我根本懷疑去龍山寺拜拜,你稍不注意就會發現他躺在廟邊XDDDD

 

不過話說宋芸樺我只覺得她在這MV裡頭正,至於她在電影《等一個人咖啡》裡頭我就覺得還好,可能是我真的很喜歡恰北北的女生的關係

《那我懂你意思了-所以我停下來》裡她根本就是瘋婆子

 

 

 

午後回家,滂沱大雨,打壞了原本理完頭髮要去圖書館的計畫。

腳上踩著中午才買的五指鞋,已經溼透,才丟進去洗衣機脫水(沒錯這雙鞋子設計就是可以常常洗)。

一時不知要做什麼,往常就會上YOUTUBE觀賞《那我懂你意思了-很幼稚嗎?》的MV

劇情有兩個主線,分別是跳芭蕾舞的女子以及跑步的男子,套著歌詞,兩人似乎都在追逐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追逐一個遙不可及的不可能成為的自己。

 

 

 

 

一直到後來,他發現前方奔馳的那個跑者,忽然消失了,只剩下自己。

徬然無措,他停著、佇足、哭著。為了什麼,為了那個賴以支持自己的幻影驟然如泡,而自己又該去哪裡?

 

原本癱坐著的她,一度也想要放棄,她望著妳,妳望著自己。

不能再這樣下去,或許她這麼對自己說,或許妳也這麼對自己說。

她站起,或許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拍了拍曾經壓負在自己身上的期待,期待期望成為了那個不可能成為的自己,才知道自己真正想成為的是真正想要成為的自己

 

 

「太奸詐了。」歌詞這麼唱著。

「這就是成熟嗎?」

 

 

 

 

這就是成熟的代價嗎?

或許你說著、妳唱著,他呢喃著、她在濡濕地廢紙上寫著。

 

 

 

 

 

「而我還在你離開的地方,唱著我還不能了解的話」

他終於身軀前傾,足遮部落地,抬起後腳跟,劃起的半圓般地步伐。

是啊。他或許還在那個永遠不可能的自己離開的地方,或許還不能了解到底為什麼自己永遠無法成為他,不過他又將邁上旅程。

可能真的無法理解吧?只不過,現在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嘗試,嘗試去尋找那個真正是的自己

 

 

 

「而我也只能這麼做了,走吧」

她掂起腳尖,用著過去練習了無數次的呼吸,彼時是為了別人眼中想要仿效的那個自己,這時卻是用著嶄新的頻率,要將深藏在自個心裡的那個自己舞出。

而她也只能這麼做了,只能這麼繼續了,那麼,就別停吧。

 

 

 

 

我們似乎都在道路上追逐著,以往我們都在追逐著別人告訴你,那個你應該成為的樣子,或者你想要模仿的那個別人。

說穿了不過就是在尋找一個自己永遠不可能成為的自己,為了給自己期許而嘗試的那個自己。

可是等到跟前,才發現那不過就是一個幻影,一個以為是自己想望,但就只是一個如夢似幻的泡沫。

 

 

 

 

 

那我們自己呢?我們自己呢?

 

 

 

 

 

 

 

 

 

划完龍舟以後,我們上岸。大夥檢討起今天的表現,雖然本次練習狀況很好,划的時候每一個人都能發現在河上飛快,舵手,這已經是他第二回參加龍舟比賽,約略等同於隊長的地位,他根據今天的表現,指定了第一槳位,也就是所有槳手都需要依據的模型。

(除了跟鼓聲/哨聲外,所有槳手原則上都需要跟著前方槳位下槳、划槳速度,才能夠平均船速,避免船身晃動,所以第一槳位幾乎算是僅次於舵手/鼓手的重要角色)

(雖然我自己聽到其他人打鼓打得七零八落或者掉拍都會很想大喊,「閃開,讓專業的來!」XDDD)

 

結果我被選成第一槳位!

 

某程度上這根本讓我意外,第一次的教練授課練習,我因為脖子扭到就沒法上課,所以後來的練習都是照著其他人的技法依樣畫葫蘆,但可能是因為為了跑步,原本就積極在家裡做核心,徒手重訓也沒少,所以對於划船時必須吃大量的核心肌群,彎腰拉起船槳沒太馬虎。

 

也可能跟其他隊員都不熟,畢竟都是其他部門的同事,不好意思讓他們一樣,偶時能偷懶放鬆,就戰戰競競地下了每一槳,即便濺得自己滿身河水也老大不在乎。

 

結果就被選出來當第一槳位了,雖然覺得責任重大,但也滿足於自己是受重,能夠肩負重要任務的。

可更不能偷懶了呀!

 

 

 

 IMAG0952[1]    

 

返家後也穿著五指鞋出去,也不管別人見著這鞋根本丈二金剛,說不定懷疑我是穿五指襪出門也不一定。下著雨,我走著,依循訓練建議讓自己習慣鞋子,特意步行了好幾十分鐘,今後還得循序漸進。

觸感就像是赤腳在地上,只有一層薄薄地vibram橡膠保護著我,但總比赤腳在地好地多,感受地面的起伏,感受著小腿以及腳底板的肌肉鼓起又放鬆。

 

現在不能像之前一樣奔馳十來公里不停歇,只能一次跑一些,有時跑急了舊疾疼痛,急忙煞車,休息,休養,跑跑停停,不過我相信有一日,那一日,能夠再不停歇的那一日,我會更快、更耐戰。

 

 

 

 

 

很幼稚嗎?

我問著。

可能還在摸索還在努力,不過我竟然成為了運動仔。

可能還在摸索還在努力,接下來我又會成為了什麼呢?

 

 

 

 

你/妳又會成為什麼呢?

我們的模樣又將會是如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