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我老實說,我想說的不只有一件事情,事實上有好多事情可以說。

大概會有些紊亂,我就想到啥就說啥。

 

 

關於代筆這件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大概遠在盤古開天之時,就開始有人找我代筆(您這別胡扯了),可能是我對於情緒的描繪跟推測比較到位,就是我推想「你大概是這樣想的」,然後能夠幫你寫出來。

 

之前陸續幫朋友代筆過一些東西,例如什麼徵友文章、分手信、挽回信、抒發情緒信之類,其中最有趣的是那篇徵友文章,後來我還跟事主一個一個讀來信,還一起在我家代筆後來信的曠男們一一聊天,真的是很鮮的經驗啊,多的是開頭兩三句就要約妳出去玩,有沒有這麼餓,如果真的很餓我推薦可以去全家買微波炸雞哦,我覺得還滿好吃的。

 

總之,代筆這件事情並不圖我的文采(話說稱自己有文采還真的還寡恥的),有很大的原因是我對於對方所說的片段資訊,能夠再用文字整理出你真正在說什麼、擔憂什麼、有哪些是你很想說但沒法好好表達的。

 

我想這也算是我某程度上的天賦?我也不瞭。

 

 

 

 

總之這回我又給人代筆了,不過本次代筆的對象是我兄長。

 

話說我兄長呢,他事實上有錢,不過但也不知怎搞得對於金錢十分斤斤計較。例如我若在外頭跟他一塊,沒帶錢只好跟他借了十元,他會三番兩次上樓找我問我十塊錢準備還他沒,如果沒準備還他,也就是我皮夾裡只剩下百元鈔,他又沒錢可找,那麼你就知道你務必得快些下樓把錢找開,否則為了這十元他會跟你拼命的啊。

說到底我不知道他為啥會這樣,可能我家的人某程度上都有愛計較的基因(不過淑娟除外),我之前也是斤斤計較,不為啥,沒錢嘛。不過我的斤斤計較是對自己計較比較多,對朋友家人就比較沒在意,而對自己計較則比較像是這東西我覺得好像沒這麼需要但又缺著,見價位高,或許價位低,可能就放著不買,很想買但就不會去買。不過反之,如果這東西我很想要也很需要,例如隨便一件好看跑衣或者網路書店促銷我可能想也沒想就去買了,說到底也不是計較,而是擇善固執,喜歡的東西隨便都可以下手,喜歡或者需要程度不高的那麼就能拖就拖,乾脆不買。

 

事實上我曾經被貼上愛計較的標籤過,可能大學時就開始打工自食其力,少跟家裡拿錢,那時候跟朋友出去大多計較,例如我對於吃的非常不講究,所以當高中那群男孩夥伴約去吃啥大餐,我都敬謝不銘,要不就說太貴了不吃。後來環島時我替大夥畫了環島服,他們覺得我是愛計較的人,所以用某種開玩笑的方式把工本費換成零錢扔在桌上,覺得這樣應該不會比較尷尬,我惱怒,覺得不受尊重。後來朋友也沒當成,畢竟有疙瘩,不過也讓我開始反省到底我真有這麼愛計較嗎?不過後來我想也不對啊,我是對自己計較也沒礙到你啊。

 

總之讓我們把話題跳回我兄長。我兄長他其實存了不少錢,畢竟一介三十歲男子,沒交過女朋友,也就沒約會,工作掙的都是自個兒的,不出國不買名牌頂多買買零食啥,唯一興趣就是看電影,不過因為看電影也就半價百元左右,所以就也沒花多少錢。積了這麼多錢,後來有個好朋友跟他借錢,不多,就那兩萬元。朋友是個女孩,女孩吃大餐打打卡啥在所難免。我兄長一惱,媽拉個屄,妳沒錢繳保險費跟我喊應急,結果竟然拿我錢吃大餐是哪麼一招,我只好跟妳急。

一急了,開始指責起妳怎麼可以這樣用錢這樣花錢,這樣對嗎該不會忘記跟我借錢的那回事吧。

他急了,急的點到底是因為啥我不知道,可能根本來自於他擔心借出去的錢拿不回來。不過簡單的來說,每個人都有其生活邏輯嘛,沒錢繳保費但是有錢吃大餐,因為吃大餐的財源就跟繳保費的財源不同,大餐是在每個月必定要開銷的生活費裏頭,保險是額外支出,所以當然沒錢繳保費有錢吃大餐。

 

我能夠理解,不過我兄長當下一急,不理解。

當然女方就這麼大怒了,你只不過是借了我兩萬,怎麼當起我老爸?

兩個人越說越大聲,有點好啊我就快點還你錢,還絕對會連本帶利還給你,大不了老死不相往來。

 

他上樓來跟我說問我怎麼辦。哪時候的事兒?剛才,他說。如果你願意,快點跟人家道歉,不然就等鋒頭過了跟她說說會。他當然不願意,因為還在氣頭上。我開始回應,當然我是很就事論事的,管你是誰,我絕對不會因為誰跟我關係近就偏袒誰,雖然事情沒有絕對對錯,不過這件事情很明顯就是他干涉太多,今天把錢借給朋友就要當作丟到水裡,拿的回來是賺到,拿不回來也要安慰自己早就知道。

畢竟一來一往,你錢出去了,若是開了口提了你該還錢了,對方可能因為這樣不高興不歡愉,於是你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那才是傷腦筋。

我想起年初我跟前前女友終於要了回那萬元不到,對方也是一說匯完款就把我封鎖,欸可是我不跟妳要白白送給妳也不對啊當然得要。

 

總之,我建議他好好把話講清楚,鋒頭過了再說也可以,不過我覺得事情剛發生完畢及早說是最好。他開始在文件檔上頭起草了稿,見他支支吾吾,乾脆讓他離開座位,替他打了起來。對對對,嗯嗯嗯,我就是想說這個,他在一旁點頭回應。

最後這信是送出了,不過幾天以後對方也是心意已決,說了謝謝再連絡,順道把原定這個月要一塊吃飯的約給取消了。

他苦笑,我說那也沒法子。

 

話說為什麼王家人會如此愛計較,我想可能跟王家家道中落有關係。

弘毅那一代,小時候其實是低收入戶,然而弘毅長大以後賺了點錢,應該說是賺了不少錢,不過後來家道中落。說是中落也沒啥中落,據他說當時所得稅得繳百萬起跳,不過後來景氣差了,生意收了,生意夥伴一個一個也借錢跑路,丟了好幾百萬或許近千萬丟到水裡。所以他自小就跟我們兄弟說,朋友不可信,尤其對於錢這檔事。另外因為他這人自小由儉入奢,而再由奢入儉,不免斤斤計較。當然我個人覺得他是以弘毅觀天下,所以我對於朋友倒沒有這麼提防,至少沒他嘴裡說的那麼不可信賴朋友。

說真的年幼時家境富裕我沒感受到多少,就是一直換車、山區買了別墅啥,假日四處遊山玩水吃大餐,幾個生意夥伴誰輪流買單。

只是小時候要買啥也不好意思開口,我就還是零花十元十元這樣存,還記得考大學前那時功課差,弘毅我爹爹說啥如果能考上國立大學就買台車子送給當交通工具,考是考上了,不過景氣也差了,就沒放一回事。

雖然大學時家裡還有幾個錢,不過那時候王家幾個兄弟合夥和朋友開了公司錢全部丟下去,兄弟你不夠的我弘毅幫你們代墊,還把原本存在銀行保險箱裡的黃金全變了現,所以我就當作是沒錢那樣思考,至少別給家裡添麻煩。多年以後吃飯時,弘毅他老兄說如果那些黃金沒賣,放到現在沒有幾千萬也有億。只是他終究是變現了,所以王家就這麼直上雲霄,然後回到平地。

這就是王家家長愛計較的原因,除了愛計較還特別提防友人。我兄長本來在個人思想的建立上依附於爸媽多,大概是因為自小身子差弘毅淑娟特別關注、保護的由來,無怪乎我兄長會有這般反應。

 

 

 

總之關於代筆跟金錢的事兒就這樣結束了,我也不知道還能說啥。

再來可以說一下關於春天踩雷季節已經過去了,話說我春天踩了個恐怖情人的雷以後,對於朋友說要介紹妞兒的事兒我就沒再應。畢竟結識異性這件事情我本來就沒特別需求,說想談戀愛還是想交女朋友當然有一點,不過還是希望是順其自然的發生,而不是這種你我坐下來,你好這我誰、你好這我誰,好像媒人作媒居中牽線。這回事刻意的多,不舒服也不舒爽,我一向不喜,不料這幾天朋友卻紛紛提起這事。

首先是CCU,CCU目前有一伴侶,說是伴侶也不是啥伴侶,總之就是某傾心他的女性,他們睡過幾次覺,不過CCU也只想如此,也知道自己不過是對方失去戀情後的投射物,就也沒太認真,思考了一下怕女孩當真就說了清楚我沒打算交往請妳千萬不要當真。總之女孩我姑且稱為小粉,CCU說就是階段性陪她,等小粉找到個好歸宿就要閃人。

不知怎地,小粉說啥有個對象可以給我認識認識,也是個運動愛好者,而且據說有腹肌的那種,CCU就來電,說啥有日我得跟CCU、小粉還有馬拉松硬漢吃飯,問我行否。我說……行,不過怎麼這麼突然?

另外是阿三,阿三這傢伙生了孩子以後三天兩頭就問我哪時候要去看看他家孩子。孩子是啥名字我還真沒記,只從油飯盒上頭銘記了其中一個字是頡。名字多繞口,我說該不會又是算命的取的。對,你知道我爸媽多傳統,孩子要給命算才會好命,人算等同天算,那孩子就能超越天,不過當然他沒講這麼複雜,當然是撰文者加油添醋別在意。總之他問我那時候去看他們家頡頡,事實上頡頡這名字也是我亂取的小名。我說要不八月以後我考完試,就是下禮拜我休平日時過去。

新手爸媽手忙腳亂,於是乎阿三就要我那麼考完試在過去,我說好的那麼我帶我的新女朋友過去。又換女朋友?這又是哪來的,他說。對啊我又換了,不過應該是我的妄想還是幻覺,根本沒有女朋友啊這。撰文者一向喜歡胡扯,這你們也知道,相信我的朋友也早就習慣。

阿三說他問問他老婆有啥單身的朋友,又說了啥要我去他們倆結婚的相簿去看有沒有喜歡的,我拖了好幾天,他就也追問了我好幾天。我很忙,沒看。是有多忙,快點去看,宛如三顧茅廬,我只好去看了看他所說的那本相簿,結果都是阿三老婆跟一個短髮女子的合照多,我怎麼看都覺得這看起來根本就阿三老婆她妹子,到底有沒有這麼想把我跟你小姨子湊成對啦?

最後阿三又扔了張照片過來,這回總算不是他小姨子,說這你行不行。我說這不是我行不行,你還當真啊,我以為不過就是開開玩笑。他說他認真,總之這事已成定局,他要老婆討論討論如何撮合我跟他夫人的友人。我說不用這麼認真還啥,我考生沒多少時間不想耗費人家青春,再說你們也沒問過人家喜不喜歡有沒有眼緣,總之這事我不急也沒急過,就先放著,明年春暖花開之日後也無所謂。

 

 

 

另外我又想到一件事情,可以拿出來提一提。我大學四年其實大都單身,圖個逍遙自在舒爽暢遊,那時候跟家裡附近的一家全家便利商店的打工女孩過從甚密,事實上那女孩比我還大,是個大姊,只是長的年輕貌美又甜,像個小妹,而可能是我本人老起來放,她一直以為我比她年長罷。

陸續約會了四年以後,最後關頭她問我到底有沒有想跟她交往,我想了一下,也沒想了一下,說我不知道,後來她火了,幾年後老死就沒往來,斷斷續續偶有聯絡罷了。

這幾天那女孩說她結婚了,放上了張她跟丈夫的身分證背面。

我這才發現,真的我們不再年輕了,各奔東西,你走我也走,你婚但我還沒昏頭。

我又想起幾年前某一日我見她交新男朋友,我問了問哪時候要結婚要否通知,她說她應該不會通知我,我問說為啥,她說我不應該去。好狠心啊這,何苦記仇記這麼多年?

 

 

 

噢最後一定要補充一下運動進度,我又恢復了跑一休一的日子。李人帥那傢伙,因為有軍人身分,必須要體能測驗,因此跑了好幾年的三公里,最近不知怎地,醫院同事約了約要去彰化田中跑半程馬拉松,所以他得開始練起長距離跑步。

要不要最近你回來中和時來跑一下?好啊,他說。

我想起這十年來我跟他的相處大多依循固定模式:他從高雄或者基隆回來,一起吃個消夜或者逛逛街,說說最近有了啥事、好笑事或者難笑事。我倆從沒有啥一起做過什麼需要更費神或者更費力的事,說起跑步還是第一回。

又想起國中時那時候沉迷射擊遊戲CS,不知怎搞其他人知道我跟他交情好,拱我們一對一單挑,那時候玩著遊戲還禁不住發抖,可能還真的沒要好的朋友這麼捉對廝殺過的關係。

噢我有點期待,跟他一起跑步的日子。

 

 

 

說起我的第二半馬我有點哀傷,我報名的是苗栗山水南庄半程馬拉松,原本打算提前一天去住南庄,先去遊山玩水一般,不過旅館沒訂著,畢竟單人背包宿舍的床位本來就不多,只好改成前天半夜從新竹搭乘交通車來回。這麼一來,就沒法在南庄遊玩了,有點失望。

南庄山水的主辦人MODS一開始想在家鄉辦馬拉松,據他所說就是希望可以振興故鄉南庄的觀光,他見了我的推文(因為我說我訂不到南庄民宿所以只好去住新竹,但我很想去玩一回南庄啊),說那還真有那麼一點哀傷,問我要不要乾脆去南庄找個地方搭帳棚呢?

沒關係我說,反正在南庄跑著馬拉松,一邊跑跑、一邊看看,就是某程度的參與了,在這兒的生活。

 

 

 

我說,以上。

再說一回事,我覺得既然這篇中後段都通偏離題了,就還可以再說。

 

 

 

大概去年還是前年,因緣際會我認識了一個女性,姑且稱為鶯鶯燕燕。

鶯鶯燕燕還是大學生,去年畢業,讀戲劇系,畢業時我還跟CCU一塊去看了畢業公演。話說我會迷上奇幻小說,還是因為某次跟鶯鶯燕燕回家,在她書櫃上看見了《迷霧之子》,帶回家後開始翻閱,就這麼無法停歇。噢對,我跟她回家沒做啥事我先說,她跟我一樣都是會帶朋友回家嬉戲聊天的歡迎光臨我宅族群,一次就是去參觀書櫃,第二次去還跟她老姊、老姊男朋友碰面,還暢談了一會,很健康我說。

因為同是書友,鶯鶯燕燕就介紹了她的好朋友水水給認識。總之,鶯鶯燕燕跟水水都是書友,也都嘗試創作,所以她們兩就陸續把她們的小小作品寄給我看稿。

事實上鶯鶯燕燕這個名字就是惡搞鶯鶯燕燕的小說《鶯鶯》人物的名字,而水水則是因為她小說的抬頭叫做《生而高貴》,不過我忘記主角名字就只好稱她為生而高貴水水,因為太常就簡稱為水水。(因為網路上尊稱男性網友為大大,女性網友則為水水)

我們仨其實往來並不密切,有一陣子我跟鶯鶯燕燕會出來約會幾回,不過一陣子就停了,畢竟我考生我再重申,沒多少時間允許約會,所以本來就不是太積極,再說她年紀也真的太小,對於水水則多止於討論書籍。

某次水水分享最近買了個青少年奇幻小說叫做《繼承三部曲》,前頭覺得好看、設定特別,但看到後來發現太過於青少年小說,根本羅曼史小說看不下去。

我沒太在意,一年多後我在博客來曬書節看見《繼承三部曲》三本不過三九九元,心想投資不高就帶了回家。三部曲其一看了一半發現女主角到底為什麼隨隨便便就想跟諸各男性角色做愛,做了一個又做了一個,就連擬化為小朋友的男性角色都起色心,這到底要我怎麼能繼續看下去。

我扔了訊息跟水水道歉,說對不起我沒聽她的話,她大笑。幾個小時過去我又翻了起另外一本奇幻小說《魔法咬人》,大概是前一本書讓我的價值觀扭曲,覺得這根本就是神作,告訴了水水,她回了一個經典的回話。

 

 

 

 

 

「你到底被傷的多深。」

 

 

 

Q_Q

 

 

 

這故事告訴我們,要聽神明的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