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在休假日花了十四個小時,寫完了兩萬字的工作報告。如果這是寫啥小說就好了,不過不是,再說兩天花了十四個小時寫了兩萬字小說這速度也實在有點神,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根本辦不到。

過程中我真的覺得自己在折磨自己,之前有稍微參考看過其他人的升職報告,其中有人自製手冊,也有人單純就陳述自己工作三年以來的心得收穫,大概頂多一萬字上下。也不曉得是哪根筋不對,想說本來就有在幫主管做教育訓練新進同仁的業務,就已經有現有的自製簡報檔案,乾脆就根據那份教育訓練的簡報來拓展重撰員工訓練手冊好了。

誰知道這麼一想,一個念頭就是地獄的開始。首先,簡報當然不能塞太多話,每一頁都只能放大標題,我講課的內容大概就根據標題自由發揮,現在我要把那些自由發揮的部分都全部寫在報告裡,而且還不能用口語的方式,得根據社工專業用社工用語。

至於什麼是社工用語你可能會問,其實各行各業都有所謂的用語,社工用語大概就那些支持、協助、使能、賦權等。不講別的,支持還分啥工具性情感性正式非正式,而且到時候報告的對象是公司各部門的主管,其中有些還是在社工圈打滾二、三十年的資深先進們,一點也不是能夠開玩笑的東西哪。

再者,這份報告大概五月我主管就跟我說,說啥最上頭的大頭說啥今年讓我升職是我主管的年度任務之一,我拖過一個月,主要是因為平時工作時間沒法專心做一份報告、一份專案,有時一通電話響了出事情了得出勤,又或者一通電話到了就得下樓給人配送安排輔具,根本沒法在工作時間做這種需要高度專注,思緒連貫性得強的事物。再者,當時主題根本沒個著落,說做啥好做啥簡單我也不知道。

一個月過去,六月,主管回去總公司開會時又給人追問,您家的社工到底那時候要提升等簡報啊?啊?我問問。我拖了又拖,沒個法字,工作時間沒法用,沒上班回家的時候又得忙著跑步念書,這怎麼著,我也不知道。

 

現在發生八仙爆炸案,因為本人我在陽光基金會上班,你說那我不很忙,非也,我在外頭的部門上班,主要承辦的業務不同,顯有不同,暫時還忙不到我這來,不過兩個月後當傷患進入政府的身障正式體系中,就干我事,而且還是大大的干我事,到時候只會更忙。再說我實在不知道啥時會被拉去支援,會不會被拉去支援,現在不做還有哪時候能做,也不知道升職口頭報告會不會被延,反正早做晚做不如現在做。

恰巧這禮拜放了三天假,最後一天又是我生日,而且還不是刻意放假,還是排了假以後才曉得,你看撰文者多不在意,生日啥其實我一點也沒給在乎,撰文者一向沒在過生日,禮物也不要人家送,因為挑,不如自己送自己。只是這種拖過一天又一天的事情,就莫名的不想要拖過生日,就好像借錢不要給人拖過年一年,別說啥,心理不舒爽多。

適才終於寫完,嘴裡一個喝采,就憤怒也慶祝式的關機,一按關機鈕才想說撰文者到底存檔沒,難道這種包真的會出在我身上嗎,不會吧、該不會,幸好一個箭步上頭取消了關機程序,沒事兒、沒事兒,十四個小時的鏖戰沒有白費

我說我寫完了,向婕批說,她向我喝采。我說現在我要開始去當廢物了,首先還是來發廢文好了。不禁覺得好笑,寫完報告的當下的第一個念頭是把這該死的電腦給他媽的關機,結果還不是要打開寫廢文。

 

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兒,升職這件事情我沒告訴多少人,畢竟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不過就是公司對於升遷有一些安排,你工作三年,主管如果覺得你夠格就會把你向上提報,到時候得跟公司的眾大頭小頭簡報,然後咚一聲,每個月存摺進來會多點錢,職稱就稍稍改了一下多了個兩個字「資深」。我在這兒工作未滿三年,不過在外頭混的時日加進來也就過了三年,就這樣破格被允許,運氣運氣,而且工作內容還是基金會第一次做政府案,前所未有,我做啥總公司的人有些人甚至不知道也不清楚,有些人還嚷著不要標了要把這案子廢了,他們做啥我也不一定瞭解,只知道個大概,所以我的升等報告也算是創舉,畢竟從沒有他們不知道到底我們在做啥的人要被升等過。也就是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有必要做好把它做大,既然你們不曉得我們幹啥,我就讓你們知道我幹啥,就做一份我幹啥的報告,做一份告訴新進同仁你來這要幹啥的報告要給你們看。

 

我發現最近撰文者非常喜歡用「啥」這個字,其實不是最近,就口語來說我超喜歡用「啥」這字。之前曾提到我某一個多年好友,認識大概十來年,我們都說彼此是彼此的瞭解的那個酒店妹,我跟她常用的電話發語詞就是,「幹啥,你/妳在幹啥。」不然就是「搞啥~你打來搞啥?」就連我平常沒事自言自語兜會亂喊,「搞~啥~」

這詞彙大概用了十幾年,絕對跟劉震雲還有中國小說沒啥關連,只是覺得啥這字特好用、特優,不用不行不用不舒爽。

友人,不能說他是誰,他們公司有點過度干涉,就是你連在個人的Facebook頁面上說啥關於工作的事情都不行,如果被知道雞雞會被切掉,奶奶會被強迫縮胸,好啦事實上沒有這麼殘酷,這樣違法勞基法不行。屁蛋根本犯了刑法,不要以為撰文者這兩天忙著寫報告不用念書就代表不用考試不需要精進法律了好嗎?不知道這樣子把自己在哪上班寫明好或者不好,反正我也沒說啥,應該可以,公司應該不會因為我屢屢在自己部落格上說說髒話關心別人母親就把我怎樣吧嗯?

我再坦承其實昨天頁裡跑完步,還特地帶了錢去買了一包香菸,買了一包香菸有啥好說,事實上撰文者一天就那九、十根菸,不要違犯不要讓打火機笑你沒原則,可是我只要需要大量敲擊鍵盤就需要大量的尼古丁,不為啥,可能是前幾年寫小說的習慣,當手指火速急速迅速上移下移橫移去找沈佳宜,嘴裡好像也需要正常能量釋放,要些煙霧。果不其然,寫完升等報告的時刻,這包菸要沒了,多的,就當成是明天的禮物。

有件事情我覺得可以寫一下,當時我跟婕批說啥,我不想寫升等報告,因為要準備考試根本沒時間,加上根本沒靈感無得發揮。我說,寫升職報告,還不如去寫生殖報告,雖然生殖報告是啥我還真不曉得。

好了我不說了,至少這廢文應該也是釋放完畢,只可惜昨天已經去跑了五公斤,否則寫完報告時也應該再去怒跑五公里才是。反正颱風來襲,我看禮拜二會下雨,明兒個生日,去採買自己的生日禮物,當然應該還是跑裝,然後就去穿著新衣服怒跑或者喜跑一下,還可以做啥,原本想說去一下運動展,不過有點遠而且看來評價不好,總之也不是啥特別日子,就給自己一天不要看書,但我猜應該還是會不安的翻翻課本,畢竟只剩下一個月,抱佛腳也要做做樣子,別讓佛笑你手勁不足,你說是吧。

明天要做啥,我就爽做啥就做啥,反正買點東西讓自己爽,就好。各位再見,我要去耍廢了。

 

 

後記:這篇用半個小時噴了兩千五百字,撰文者真的是一個很喜歡統計的人,總計用十四個半小時,噴了兩萬兩千五百字。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