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說。

  妳說妳,想要逃,卻偏偏注定要落腳~

  (靠鱉不要唱起來)

 

 

  好。

  妳說。

  情滅了 愛熄了 剩下空心要不要~

  (不是要你唱另外一段的意思)

 

 

 

  這回發生了點事兒,是無聊的事兒。

  大意就是,在網路社團上,某地開了團練,有人開玩笑要某女雖然不能去練跑,不過要給大家帶早餐,我看見,知曉是開玩笑,就也去開玩笑地說,「不要理他們,要那群小王八蛋自己想辦法。」

  寫完以後,我就閃人了,畢竟工作好多事兒要幹。

  不料,某男懷恨在心,他覺得那討論串是他所發起,外加上另一女tag他,說我在說他是小王八蛋。後來他tag我問我怎麼亂罵人,還截圖,我想說就是玩笑話,再開玩笑下去也沒有意思所以就跑去做事兒了。

 

  某男解讀成為我裝傻不認錯,但我認為就是一個很顯著的玩笑,畢竟我是用「小王八蛋」,我自以為很可愛的詞彙XDDDD

  又不料,一陣子以後,某男公開的在某群組裡面說他對於此事非常不高興,說我說他是「他媽的王八蛋」,恰巧該群組的我一位朋友藏鏡人A在我家,我就急忙訊息某男致歉,當下我只知道我好像失言了,但不確定到底說了些什麼。

 

  事後其他人熱心的幫我找,我才驚覺是那句「不要理他們那些小王八蛋」造成。我就告訴某男我口無遮攔,非常抱歉,他就也說算了沒事了看起來是誤會,要我別想太多,於是我在確認道歉完成後就pass。

 

 

 

  此後的一段時間,陸續又傳來其他消息,某男先是對藏鏡人BC提到了此事,尋求認同,然後批評我在該社團的分享文章都又臭又長,看了覺得囉哩八囉很討厭,不過又說他沒放在心上,要BC轉達給我要我不要多想。事後又跟藏鏡人D說我說他「他媽的是王八蛋」,然後指稱藏鏡人C也很認同他的想法,再跟藏鏡人D說我很玻璃心,希望藏鏡人D不要多談,要他幫忙轉達沒事了要我不要多想。

  我都搞不懂我從頭到尾到底多想什麼了,雖然並不認為我有說過他「他媽的是王八蛋」,但他說對他來說王八蛋在他那個年代是非常難聽的貶語,於是我就道歉了,畢竟是我的言語讓他人不快,我理應要負責。

  然而我已經負責完了,從頭到尾我都不知道他不高興,卻要裝作一副我早就知道只是避不處理的態度四處跟人說,還說我說他「他媽的是王八蛋」。口口聲聲說他是一個很直接的人所以會這麼處理,我不明白的是,如果你是一個直接的人,就不用像個小女生一樣,故意放話──而且還在我道歉完了以後還依然如此,然後要你放話的對象選邊站,要你放話的對象幫忙轉達什麼,尤其你還先劈哩啪啦的批評了一大堆,重點是在那之前我不是已經道歉過了而你也說沒有事兒了嗎。

 

 

 

  這引發了我的不快,不快的原因主要是,我認為這是你我之間的事情,為何你要不斷地牽扯別人進來,而且還刻意挑我身旁比較親近的人下手。我相信我身旁的人都能夠明辨是非,畢竟他們認識我認識的比較久,想也知道我不可能說誰是「他媽的是王八蛋」,我開的所有玩笑話都會非常明顯地讓對方知道我是在開玩笑。再者,某男在該社團裡也是偶會自嘲,難怪你開自己玩笑可以、開別人玩笑可以,但別人就不能開你玩笑嗎?這不是兩套標準嗎?

 

  再者,某男四處散播言論,讓我實在是看不下去,在我發現藏鏡人D又被同一件事情騷擾時,我曾經一度想要再私下跟某男談,但我想想,不對,如果說了什麼是不是又會被曲解呢?

 

  在經過與該社團的團主討論過後,團主也覺得我應該要發文自清,再者某男的該項行為只是在搞臭該社團,便支持我發文澄清此事,而我其實是想要發文將事情的原委說出,要某男不要再私下搞小動作,在公開的頁面中回應。

  當然,區分成了兩派,其中一派朋友支持我這麼做,認為這麼做可以終止這種惡質行為;另外一派朋友則是覺得沒必要被挑起情緒,他們都認為對方之所以會傳話,就是希望再挑起我的情緒,而且我這麼一發文也不過就是當面洗臉,沒必要。

 

  我認為當下我已經儘可能地去道歉了,我也儘可能的貶低自己說自己口無遮攔非常抱歉,或許就是因為那個致歉,讓他更深覺得自己沒有錯,因此得了便宜還賣乖。

 

 

  不久之前,也曾經有類似的事情發生,當時則是社團的藏鏡人某Z與社團裡的某X以及某Y發生爭執,某Z其實一度想過要公開的討論此事,但當下我是勸阻了她。我說,何必在乎五年後你不會放在心上的人、事、物呢?

  「我們就以德報怨吧,有再多的不快,最後總會過去的。」

  這次,某Z跟我說了一樣的話,她說,用一樣的話回覆我、告誡我。

 

  「以德報怨」,最後總會過去的。

 

  我說,我相信如果我自己是旁觀者,我也會這麼勸盛怒中的另外一個我自己。我今天想要做的並不是要公開吵架,而是要避免我身旁的任何一個人受到騷擾,被區分為誰誰誰那一國的、誰誰誰則是又哪一國的,畢竟從頭到尾就是我與某男之間的事情,我對於這種硬要扯其他人下水的事情感到不滿,他們又有何關,難道他們不直接否認你就代表支持你,而你就會因此得到不同層次的滿足嗎?

  讓我最介意的就是那個玻璃心,我這個人根本戰力滿點,永遠都在戰鬥,連在便利商店看到有人插隊都會大聲斥責,從來沒有聽過有人說過我玻璃心過,別人的批評只要不是不實虛偽的我也都是虛心接受,也很能接受朋友亂酸亂嗆,這麼鮮的謾罵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真不曉得到底是誰玻璃心了XDDDDD

 

 

  總之,這事兒就這樣暫時落幕。

  返家後,我去跑步,腦袋裡一直轉著她那一句話,「以德報怨」,還有身旁的朋友要我不要被挑起情緒以及之類云云。

  是啊,雖然這件事情只要想起來就很不快,但我又何必被挑起呢?

  他今天就是一個長輩的心態自以為自己在教訓小老弟,原本就看我不爽,只是在借題發揮展現他的小家子氣,我又何必與這種沒有氣度的人多說些什麼呢?

 

 

 

  不過,事不過三,你已經對三組不同的人,說了做了一樣的事情。

  下一次。如果你再一次,那我就會攤開來講了。

 

  屆時就不是以德報怨。

  而是,戰鬥的時候到了。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