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超喜歡講這段話,而且這段話可以安插在任何話題裡,尤其是假設性語句中。

「明天會下雨嗎?」

「我不知道,不過可以帶把傘。這樣既不幸又幸運的下雨的話就可以用到了。」

 

 

 

 

「明天開工標案會公告嗎?」

「如果既不幸又幸運的開標了,那就只好硬著頭幹下去了。」

 

 

 

「明天你還愛我嗎?」

       「愛不愛你我不知道。不過我肯定不會愛妳媽。」

       (這是什麼神展開,不是要舉例嗎XDDDDD)

 

 

 

 

 

 

好啦總之就是我最近很沉迷這段詞彙。

其實也沒啥,說真的要在開工前寫一篇文章,不過就是發發廢文充充場面,以表彰我還活著還沒死掉。沒錯,我既不幸又幸運的還活到了現在,死皮賴臉的。

 

 

 

然後這幾天連假,說真的也沒幹啥,已經很多年過年沒有九天連假了,印象中上次九天連續假期好像是……5年前的事兒了。九天不用按表操課,這可真的是離開學生生涯後難得能夠享受的歡樂時光。

不過我在幹嘛,沒錯,我大年初一跑去上班,因為日前忙著做標案,結果一些本來應當我份內的事兒還是沒幹完。現在想到明天又要上班就頭疼,頭疼的事兒當然有標案,不知道到底何時才會開標的標案,還有部門裡的一些人人事事。

當然還有部門外的事兒,不過很不幸也幸運的我的部落格被部門同事發現了,所以這兒就沒能說壞話,雖然我相信他們也沒那個閒工夫看這篇文章

       (但其實我知道他們半數的人上班都在偷懶,科科)

 

說到底,到底誰有閒工夫看這種廢到不行的廢文,你到底是不小心點進來點錯篇的還是準時收看的好寶寶呢?

       我相信應該是不小心點進來的居多。

 

 

 

 

 

記得前幾年,應該說是好幾好幾年前,有陣子非常流行網誌,大概就是那時候大家都會閱讀,讀著讀著的那時候的出版市場不錯,相信人人手上都有一本網路小說,然後大家是真心喜歡閱讀的,雖然也是因為跟風居多,但至少是好風氣,連帶的一些網誌的文章就有人會看,東望望西望望。

現在誰還望著,還不就是打發時間。說真格的,固定閱讀者應該是少之又少了,不過我畢竟沒有要說些時事,只是一時想到罷了。

 

 

 

 

說到哪兒,是,我想大概是說到過年的計畫。

大過年的我去上班,這倒還好,沒啥特別不適,我坦承工作對我來說有一定程度的壓力,不過那壓力是來自於他方,但自個兒去工作是去為自己清空一些債務,所以就沒壓力。於是乎,我的過年大概就是在一天約會或者運動,然後一天上班解決。

談到這,就得說一下我……說是戀愛好像也不大對勁,因為我這年紀說要戀愛有點太小家子氣感,說是交女朋友了我也不喜歡這麼談,畢竟對我而言女朋友就像是有「所有物」的概念,所以我並不喜歡這麼談。

 

好吧。就是有對象了。

 

       搞什麼我怎麼扭扭捏捏的,總之就是兩年前我在網路上認識一個妹子,頭幾個月陸續用信件來往,當時她人在國外,幾個月以後她回台灣,不過反而就此比較少聯繫,大概是礙些事兒。當時我覺得她難搞,也不是難搞,總之在談論某些話題時我發現她非常硬,不好溝通,而且實際上即時文字談不上,就放著。這段日子以來,我先是與前女友分手,然後藕斷絲連了好一會兒,也跟幾個妹子約會,有些固定有些不固定。其中有些妹子有討論到是否交往,其中也有恐怖情人,其中也有曾經互相喜歡但因為當下都各有對象所以沒辦法而終於兩個人都單身但因為我很龜毛而且太愛自己所以沒法交往的對象。

(一氣呵成。噢耶)

 

 

 

 

是說我每次都覺得要交代某一些情狀不好交代,我都會忍不住重新說明,不過時間不夠多我就這麼輕鬆帶過,反正我想細節根本沒人在乎。

好,談論到這兩年以來的我的近況,那她,也交了一個男朋友,不過一年光陰也閃人了,後來談起她前兩任男朋友她都為之氣結,氣結的點是啥我就不多說了,畢竟也不重要在我心裡。

約莫是今年1月前,兩個人不太流暢的即時文字交談,但她有時對話會說想去哪兒如何如何,當下我以為是某種暗示(事後過了許久才知道那不是她沒那意),但我實在不喜歡這事兒,心裡頭想著的是妳要約就乾脆一點,算了不如我約妳讓妳死了這條心罷。結果約出來一發不可收拾,原本說不然喝的飲料如果話不投機就各自閃人,但就這麼晃到了晚上還連帶吃了晚飯。

但說真的我起初對她的印象還在之前那個難搞的刻板中,但至少實際上面對面的話題是有對上,總之,大概就是元旦那時碰面,後來隔了很久也有再出來一會兒,也不知道怎麼搞的也就開始天天講電話,其實是有時候密集文字談話發現費時不如講電話,結果一搭起來兩三個小時這樣談。

起初我沒特別對她有啥感覺,真的沒啥,就我知道她是個好女孩兒,但有時候言談我會覺得她好像拿著一塊記分板在加加減減,不夠單純。就我這兒來說,我就依然保持對她不特別喜歡也不特別討厭,就談得上,但不知不覺也覺得好像就漸漸的開始對她有好感。

 

只是前陣子我還提過我不太喜歡太乖的女生,是說我不曉得有沒有說過相親的事兒,總之她就是那種比較乖比較保守的女生,外帶有時候還喜歡大開理智模式,而我這人偏偏是個超感性的人……雖然有時候會適時的切換理性模式,然後有時候跟人家吵架時會開「超理性」模式。

詳見google「超理性」

 

 

 

好啦我坦承有時候我會覺得她說話比較無趣,就有時候,然後在約會第二次以後,我這人乾脆很直白的直接在電話裏頭跟她說,「我想我們遲早會交往,早或晚的問題而已。」

她以為那是某種程度的把握,當然我是也有這種程度的把握,但就是預感居多。就在約會第四回,我就問她要否交往了,而發語詞就是,「我憋不住了……」

 

 

       這時候我謎樣的女性人妻友人就會說「爛!」「Sucks!」

 

 

是說我事先察覺到我自己那種爛習性,就是疑似快要交往,就會忍不住灌輸自己對方其實哪裡不優不優,一種畏懼「關係」的狀態。

雖然某程度來說這也是一種我沒有那麼喜歡對方而更喜歡自己的原因,但某程度來說我也受夠這種大量複製,所以就開了口。

 

 

是說交往以後,我直白地告訴她,「如果未來我們很不幸也很幸運地分手了,打死我都不會再跟很乖的女生交往惹。」

當然還有更多的關於未來的「如果很不幸又很幸運」的如何如何的討論,而這就是我打上標題的這段原因。

 

 

你可能會問,所以如何,在你交往之後?

旁人是說,感覺我一丁點也不像有女朋友或是熱戀中的人,是有那麼一點,因為她還滿獨立,並非是那種凡事都圍繞著男朋友的小女孩兒,所以當然她與我都仍舊可以保有原有的自己……在不影響對方的前提下。而讓我比較汗顏的則是她有時候會大開理智,還有我還真的天殺的沒有跟這麼保守的女孩交往的經驗,所以有些事兒真的十分十分的不習慣,但現在我還在學習還在摸索,可能也在學習如何把只喜歡自己的這件事情也慢慢的把一些也分享出去。

 

不過就像是我在《型男飛行日記》中所獲的的最大收穫,有伴兒這事最棒的就是能夠分享自己的事情給人聽,無論這件事情其實超廢根本不需要讓人知道,像是我無聊會點開來玩的手機遊戲的老家被人家抄家想要怒刪遊戲這種爛事情。

 

 

還有啥,我忘了,坦誠地來說我發現我記性真的越來越差,而手機的行事曆越來越常拿出來用。

 

 

噢對了,她其實大部分都沒符合我這單身……真正單身一年半多,也就是我開始運動這一年半以來對另外一半的想像,大部分都沒符合。好比要是跑者喜歡運動,又或者是大隻佬跟我比肩同高,也或許是喜歡窩著頭望著小說吃吃竊笑,抑或是跟我一樣是個說話讓人噴飯的大家閨嗅

我沒有打錯字,因為讓人噴飯不是大家閨秀,而是臭臭的嗅起來不好聞的那個嗅。

 

可是又怎麼樣?對,其實不怎麼樣,那些想像都不過是想像,想像不是生活,而生活不能只靠想像。事實上還是要看遇到了什麼人,而你願意相信他,想要跟他試看看,一塊走下去。

 

 

最讓我喜歡她的就是,她真的是天殺的喜歡走路散步,每次約會我的手錶都會告訴我今天又走了兩萬步,然後前天約會我忍不住情不自禁的開GPS紀錄,竟然走了六公里多,而且我還是約會到一半才想到開始紀錄的。

另外還有一事就是至少我隨便說個啥她都可以笑歪,雖然遲早會因為我是個老梗王而對我失去耐心

說是運動她也尚可,至少有運動習慣,說是看書她至少也會翻翻雜誌偶而吃吃推理小說。

算了我不說這些奇怪的根本沒意義的用條件來套入的事情,總之就是我很不幸也幸運的有了另外一半,就是這樣。

 

 

 

 

 

順道一提,因為我跟她第一次碰面是在元旦,所以我很自然地跟其他人,也就是我那跑步群組的朋友稱呼她為「元旦妹」。

事後聊起,有點慶幸不是在一些奇怪的節日約見面。例如清明節,鬼門開之類的。

 

科,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