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爽哥

 

大家好。我是阿九。

從今天起,請大家叫我九爽哥。(咦

 

 

 

事情是這樣的,約莫從1041006日開始林北升主管(你看我連日子都記得一清二楚),就開始忙得昏天暗地。我覺得我又要複誦很多事情了,所以先暫時撤手。

 

然後事情是這樣的,對,我決定要再重複性的說一次,「事情是這樣子的」。

因為

林、北、我,

 

標、案、做完了!

 

 

 

 

標案是什麼?簡單來說就是我是個專業的社工,至於專不專業我是不知道,不過在我們社工界,總是喜歡自稱我們是「專業的」社工,然後有些服務是政府有義務要去生出來提供給民眾的,可是政府又沒有能力獨立完成,所以需要委託民間單位協助完成。

所以它,這個政府的大機器就讓大夥公開招標,由民間社會福利機構來辦理。

我所服務的基金會,在前幾年就承接了這個案子,然後標案大約都是二到三年一案,標案到去年結束,於是乎長出了新標案。

林北我,就是在標案即將結束的這個摸門特接手,於是先要考驗我的就是這個一千萬左右,攸關於部門所有人工作的標案。

 

 

而我擔綱部門主管的前些歲月,大概就是在處理這些事情。

如今,標案正式結束,從標案公告前的緊張兮兮、預寫任務(也可以說是浴血任務科科),到了標案公告後的手忙腳亂,又到了投標前的檢查再三,也到了開標時確認資格的審查,最後則是評選會議的備考。

這中間當然有很多鳥事,舉凡:我的毒瘤同時因為「新娘不是我」而開始擺爛……好啦其實是「督導不是我」,又好比說我的前主管因為我貶低她的愛將而有些情緒甚至遷怒到我的愛將導致我的愛將對我暴怒,又好比說……算了我不想抱怨,雖然我總是在抱怨XDDDD

 

 

 

說到抱怨,其實我覺得我這個人抱怨頻率已經算是滿低的了,因為我一直覺得抱怨沒有屁用,然後尤其是我又有一個喜歡三不五時就來王家登門拜訪的好友婕批。她總是在抱怨,然後我總是喜歡說,「我真的很不喜歡抱怨」,所以我就不斷洗腦自己我並不是一個愛抱怨的人,但很有可能其實我是,因為這幾個月以來我不斷在抱怨我的工作。

 

 

 

 

然後婕批現在人在米國,阿美利加,但其實她的年後轉職計畫已經預備很久了,但就在這個摸門特,她卻撒錢去米國跟日本,然後某天跟我說她的存款只剩下「一個平偉」,也就是八萬一。

公道價,人人都需要一份公道價來準備轉職。

 

說到轉職,其實我的跑友中盤夫妻家輔也有工作職缺,總之就是他們之前雇用了一個男孩兒,但男孩子做事實在是二二六六,不久後就被老闆娘大熊給彈飛了。

而且還是他們準備發年終獎金時,莫名的自請離職,於是乎他們就少了一筆年終開銷了。

 

我有嘗試要撮合婕批跟中盤夫妻,結果他們夫妻倆問的問題就是,「男生女生?」

女生,我回答,然後再補充道,「我沒有什麼女生朋友。」

 

 

 

 

 

說到女生朋友,當然我也還是有男性友人的,不過碩果僅存,算得出來。

那天,應該說是一陣子前我與我的愛人討論到這件事情,我有發現我與我的伴侶最多的爭執根源都是我的女性友人,她們的說詞是,「你把她們當朋友,但是她們不一定只是把你當朋友。」

不過說真格的,我之前那些女性友人,在我之前單身那一兩年以來,對我有意思的都通通跟我告白完了,如今一個也不剩了,剩下來總會是只是朋友了吧。

她說道,那不然有誰是我覺得她不能夠也不應該限制我的。

我想了一下,大概就婕批(很常出現在本部落格那一位)、我摯友(詳見『「欸,說好的伴娘勒」之我摯友』)、我高中學妹(之前在酒店工作的那一位,詳見「遇到,了解。」)、同是曾經在PTT Marvel板寫文章的大哥西西(可參考,「偵探辦案」),跟中盤夫妻一起在社團認識的米糕以及奈奈(目前還沒有寫過專文很遺憾)……可惡還有一個是誰,我明明記得當時我舉了七個,簡稱七仙女啊。

算了,不算了。

 

 

至於他們夫妻為什麼問男生女生,是因為他們覺得女生比較好用。

我覺得……頗有同感。

 

 

 

 

 

最近我非常喜歡的一個詞兒,就是,震怒。

有事沒事就要震怒一下,最近一次震怒的事情是,我們那天跑完前所未有超半馬,我們七個人,分成兩桌來坐,因為其中家輔不吃牛,所以要決定其中一桌不能主牛。原本分配我們這桌禁煮牛,我先表達,「什麼?不能煮牛?我震怒!」

然後他們那桌說,「什麼,我們這裡不煮牛?我震怒!」

所以當天兩桌都可以煮牛,頂多就是家輔不吃牛。

           (家輔表示,「沒人在乎我震不震怒嗎?)

 

 

 

 

說了這麼多,我才發現事實上我現在偏題。

好啦我是想說,因為日前我工作忙碌積了很多假,除了特休還有因為加班累積的補休,補休類的我是三不五時就會休,好比我今天想要去重訓,但就不想要趕忙著回家再去健身房,就會小請個一小時假,提前去健身房報到。

有時候因為約會所以小休一下,提早碰面,但有時候會覺得有點浪費,難道我用血跟淚的加班換來的補休就要這樣消耗嗎。

我震怒!

震怒的時間點錯了,總之大概在五月中之前,我幾乎每一個禮拜都只上四天班,幾乎,為了要消化休假的緣故。

 

所以其他人聽聞了以後,就說以後要叫我爽哥,我就說,不然叫我九爽哥救送哥好了。

 

 

這就是這篇廢文的由來。

 

 

 

 

前陣子我還生病,事實上我自從當主管以後就時常盜汗,上禮拜六我去了一趟新北市總圖書館,吹了風,還來不及唱「吹吹風」,就先因為吹風導致喉頭不順。

周一忍無可忍,去看醫生,醫生摸了摸敲了敲,說我這根本不是感冒,而是工作壓力大所引發的腸躁症。

連續幾天起床發現滿身汗,真的滿不舒服的我說真的。

 

 

 

 

這篇文章拖了將近一整個早上才完成,好像還有些事兒沒說,又好像已經交代個差不多了。

 

 

 

 

我現在已經逐漸適應有女朋友的生活了,只是我一時還是不知道要怎麼樣在部落格稱呼她。

噢對,還發生一事。

事實上她雖然有過多年男友,不過那是學生時代的事兒,所以說道認認真真的交男朋友,我可能還是第一回。

應該說是,至少我算是她交往的第一個大人。

 

所以見見父母這回事,我一向覺得沒啥大礙,至少不用格外準備還是啥。

她家管嚴,再來如果要安插兩天一夜,至少是在外過夜的事兒,我得去讓她父母見一見。

我覺得沒啥,就敲了一會時間,不過事到臨頭她父親卻避不見面,她母親的說法是,老爹覺得真的要講嫁娶再來,見一個不知道會不會常看到的人,沒啥意義,再者現在世風日下,恐怖情人這麼多,誰曉得會不會以後分手殺來家裡亂。

那天她娘還請我見諒,說以後常常上來坐坐就好,不過我倒是硬是下午碰完面以後,傍晚運動完硬是要再上去坐坐,她老爹剛看完牙,不能講話,只能跟我微笑一下,打鐵要趁熱,我說。

 

至於哪時候見我父母,因為她大概是沒準備好,所以無所謂我想。

只是目前平日見面,大多頂我周二周四沒有計畫運動的日子,若是未來恢復了跑步作息,那麼要取捨就只能挑選其他淑娟會到的日子。

 

近期我因為跑步總覺得脛前肌痠疼,雖然不礙事,只是還是會想要知道自己最佳狀態能夠跑多快、多好,外加上查閱文章以後,發現我很有可能不是「脛前肌」疼痛,而是一種比較罕見的「夾脛痛」,上面寫說,難以根治,唯一的根治方法就只有休息……還有針灸。

而且它說的休息是指長休。

上回我有類似的疼痛,也是長休了兩個禮拜以後,慢慢恢復跑步以後,才幾乎痊癒,就此沉寂了將近一年,也就是前陣子才稍微復發。

所以我就也嘗試再休息兩個禮拜看看,這段時間我就稍微增加一天的重訓。

 

 

 

 

噢然後我又想到一件事情。

 

 

 

 

我有腹肌了。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