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年」這詞兒出自於古阿莫的電影快轉中常說的字兒,通常都會搭配「神選之人」之流的附註。

不過我畢竟不是神選之人,這不過就是一篇不知道到底會長還是短的回顧文章。

 

當然在回顧我的20S時,內心是很百感交集的,因為這十年來橫跨了不少階段,例如大學生涯的最後榮光、服役、就業等。

除了這種用生涯必經階段來區分外,當然還可以用其他方式來區分。

要是我,大概會把20S區分為幾個階段,其一是小屁孩時期、屁孩軍人時期,還有老屁孩時期。

(咦,這有任何區分實益嗎XDDDDD

 

 

 

不過我並不認為一定要區分或者劃分成什麼階段,其實我也並不知道這一篇會談到了什麼,反正就是隨筆,就讓我繼續隨便下去吧。

 

 

 

大學生涯的最後榮光,說穿了我也並不曉得自己在摸些什麼、做些什麼,那時候似乎已經逐漸把打工給結束,學校也從台北搬遷到了三峽,雖然只有一年,但也還是要適應新環境,對我來說最大的影響,大概就是因此結識了頭兩年同班卻都不熟的走狗,因為他那老兄夢想就是音樂,自己學了BASS,並拉了國小同學學了吉他,就這麼著,缺了鼓手,而他也認為我十分合適。我便因此坐上了鼓椅,學習打鼓。

打鼓這事兒很逗,早些年陸續會看一些音樂電影,總是覺得鼓手帥了個亂七八糟,但一直沒想過要真的去學,淨找一些理由,諸如沒空、沒錢等等的,那時候被走狗他拱著,後來就這樣迷迷糊糊地去學。

一開始也不太上心,學沒多久就去當兵,是一直到役畢後,等到工作穩定了些才又更換了老師,這時還買了一套鼓放在家裡。

當然,有些人學音樂是為了要追求卓越,這我不談,對我來說就是圖個興趣,喜歡浸淫其中,但說要練得多勤快倒是不太至於,當時能夠每天撥一些時間坐在上頭敲敲打打,就是龐大的滿足。

不過開啟了20S頭的音樂旅程卻是最早結束,前文所提到的走狗的國小同學因為結婚去了,所以我們再也沒再開歌單,團練結束,我也因為種種因素得暫時放棄鼓手生涯,但我認為這只是暫時空缺,遲早有一天,我會再回過頭去。

 

 

 

大學生涯榮光最尾聲還有一段小插曲,那就是……我交女朋友了。

大學那四年當中,某程度上我是交不到女朋友也不想交女朋友,但當然後者是多一點。

(你確定不是交不到女朋友嗎??)

 

那時候的經典台詞就是,「女人麻煩」,那四年我大概跟數不清的女生搞曖昧吧我,科科。

 

總之,一直等到大四我才終於交了大學後的第一個,也是大學期間的最後一個女朋友,而那時候竟然已經是畢業前夕的四月底了。

當然,也曾共度了一段美好的時光,一直到女方住進我家,預備結婚的那個moment,發生了一些令人難過的事兒,一直到她遠去澳洲,就藉著這個機會跟她分手。

 

後來兩個人再見面,兩個人身邊都已經另外有了伴侶,只是當時的伴侶都不是最適合對方的,便又各自分手。

仔細回想,當時若沒發些那些憾事,兩個人的確是很有機會結婚步入禮堂的,如今我可能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了我想

 

兩個人事實上由於交往多年,根基上是多年的好友,即便在分手了以後她遇見問題還是會打電話來跟我討論,「你知道你是我唯一一個男生朋友嗎?」,她這麼說。

只是她在澳洲期間曾經請我幫她寄東西過去,也請朋友代買化妝品要我墊付,這筆金額還真是不少,過了一兩年後我與她詢問是否要還我錢,於是她匯款以後就暴怒不再跟我聯繫了。

所謂的唯一個男生朋友也不過爾爾。

我難過XDDDDD

 

 

 

 

在愛情之外,我在走了一份社工工作以後,也嘗試進入廣告界擔任AE,結果這麼一個轉換,自己還沒能撐過試用期就先投降了,轉去做一個公益電影的案子。結果那個案子才走沒幾步路,就因為片中主角只想圖利自己,於是我們幾個支撐的人,包含公視導演、副導演都撤了。

一時沒路,我就又兜回社工舊途,這麼一繞,就走到了去年,也就是29歲那年,當上代理督導。

 

 

 

 

在她遠赴澳洲之前,或許因為愛情已經沒路,心裡頭沒有寄託,也不知道哪兒的靈光,便開始寫起小說。

小說這路我大學閒暇時就嘗試走過,只是當時都是一些難登上大堂的玩意兒,連走進玄關都沒可能性,這次這麼一走,卻在PTT獲得些微迴響,一時之間,催稿的、推文的,甚至是出版社都來關注,也就這麼加入了網路上某作家粉絲團,也就這麼推了兩本,也是目前唯二的短篇小說出版。

而這很有可能是我唯二的兩本書了。(汗

 

 

 

 

這之中也給了我很多收穫,也就是我的筆法是越來越精進,雖然廢話特多本來就是我個人的金字招牌,不過在一來一往的編輯以及讀者建議下,也稍稍調整了下原本的筆法。

雖然夢想還是希望能夠好好地出一本甚至是專屬於自己的小說,不過在與出版社編輯交涉過後,卻才明白市場代表一切你想要的、你堅持的終究敵不過大眾口味。

出版社當時問我,現在正當道的就是輕小說,建議我可以嘗試改走妹系路線,別再寫太過於硬派以及說理過多的小說。

只是對我而言,寫作又不是為了增添零用或者混口飯吃,而是調劑身心,或者是因為有故事、人物在腦中飛舞而不得不訴的痛快。

就與打鼓一樣,我是為了我自己而做,而儘可能的不要為了做而做,如果單就因為想要出版、想要財富,而被迫去做一些自己根本不願意去做的事兒,那我跟妓女有什麼兩樣?

 

 

 

 

而這條路目前是斷了,不過路並非段在踏無人煙之處,我想遲早有一天我會回去的,遲早有一天。

 

 

 

我在每段感情的尾聲,都會仰賴其他事兒來轉移,諸如多年女友她,尾聲我嘗試了寫作,而後來那一段的感情的尾聲,我則仰賴跑步來紓解身心。

而這麼一跑,又跑出了興趣、跑出了狂熱。

 

起初是為了減肥而跑,一路我從5858公斤,暴增到了7576公斤,而我發現那時若從地上蹲起撿拾東西都顯得十分吃力,便決定從一個當時想像覺得很簡單,但事實上最不簡單的跑步跑起。

跑著跑著,原本與那任女友分手後的糾糾纏也這麼跑離了。

與那任女友……事實上是我出社會後的第二任女友分手後,我又陸續跟一個又一個的女孩搞曖昧、嘗試著,無論是肉體上或者是精神上,無論是認真抑或不認真,也從那時開始就跑離。

 

那時候開始,我的生命寄託只剩下跑步,幾乎只剩下跑步,接著再利用閒暇的時間,終於認真準備了考試。在一年又一年的嘗試過後,最近一次完整的考試,考了個六十六名,距離錄取大約剩下幾步之遙,說遠也不遠,遠也遠不到得放棄,近也近不到讓人飲恨的辛酸。

那時我料想,或許不是那麼沒有機會。

 

 

 

 

現在回頭檢視,20S比較大的變異大多都在我的26-30歲之間,等於前6年都不曉得在做些什麼,或許是那時候比較安逸,對生命也沒有特別具體的目標。或許隨著年歲增長而多想了些什麼,而我認為是單身的經驗再度的洗練了我

很多事兒非得等到自個兒去面對了,才更能夠獨自去思考、獨自去計劃,這時候的我不需受到瑣務的影響,告訴自己,要為自己負責、自己得勇敢去面對。

 

 

 

 

跑著跑著,發現自己好似也有能力去跑馬拉松,而我又立下了一個宏願,那就是,三年內跑完一場全程馬拉松,而十年內跑過一場超級馬拉松。

就在跑步的半年過後,我跑了人生第一場的半程馬拉松,至今,一共跑了七場21公里的半程或者超半程馬拉松,跑過的21公里自主訓練至少超過13次。

有時候我會想,跑步這麼痛苦的事兒,而我到底是怎麼去完成每一場訓練又或者是比賽的?

每次跑步的過程當中,我都不解著,但還是一場又一場的報名了、又一場又一場的完成了。

後來,因為當時加入的那個網路作家粉絲團其中一個作家創了一個運動社團,我陰錯陽差地加入,後來也就認識了一個又一個跑友。

結果我們的往來還比任何現實生活的朋友還要密切,我也因此加入了重訓的行列之中,訓著訓著,也開始有了些許的腹肌,也從之前的弱雞,變成了精壯的外勞(咦

 

  某程度上,要不是寫作,我大概也沒法認識現在這群跑友。

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吧,我想。

 

這群跑友,也不能說是跑友,我們現在已經變成了任何運動都可以做伙的朋友,因為本質上我們就是一群喜愛運動的傢伙。一塊參加賽事、腳踏車、攀岩過、打保齡球、爬山、游泳(我沒加入),未來還可以加入水上行列。或許有一天我們可能年老還會加入露營俱樂部吧我想。

而就在同時間幾乎發生的就是,升遷。

 

升遷這事兒我從來沒有想過,想著想著就只想著考試的事情,也沒想到自己有機會會被升遷。而這麼一升,乖乖,啥事都別想幹了

什麼考試、打鼓,都幾乎變成了不可能,勉強還能夠維持的,只剩下跑步。

身體狀況也被工作壓力壓地無法喘氣,我也是這時才意識到自己雖然是個工作狂,但並非是個抗壓能力很好的人,而事實上是個緊張大師,總會擴大化工作的挑戰,懷疑自己到底能夠不能夠做到。

 

 

 

 

而這真的是我未來30S的最大課題,如何在這麼般工作職務下好好地過活。

回顧這十年以來,似乎真的是一事無成,半調子,見著朋友一個又一個的結婚又或者是在事業上有成就,我雖然也勉強能夠說嘴說好不容易當上了主管,但說有什麼名堂卻又還好。

說還做了什麼額外可以拿出來的,大概就是曾經組過樂團,登台表演過,也還出了兩本書,接著跑了好幾場半程馬拉松。

或許在旁人的眼中,這或許是個豐富的20S,但遠不及父母眼中的或者是長輩眼中的一個30歲的成人應該做到的,諸如結婚生子之流。

當然,這是家母所愛扯的話,在她眼裡,啥事都比不上結婚生子重要。

 

 

 

有時候我想當一個永遠長不大的頑童,但是事實上長大是我們永遠逃不過的課題,我們無論想如何去躲,卻總是躲不及、避不開。

在一個又一個突如其來的事件之中,我們才真正長大。

啊……原來應該這麼辦、那麼辦。

 

 

 

如果你問我,20S已經完畢了,那接下來……剩下的那十年你想要怎麼過。

說真的我也說不個準,我原本設定的30歲前得完成的計畫,多數都給延宕了。原本想在三十歲以前結束考試人生,重回寫作以及嗜鼓行列,如今看樣子得暫停了歇會了。

而未來是否要繼續重拾課本,再考一年觀護人,還是乾脆專注在自身工作上,就成了我最大的課題。

再者還有是否要結婚等相關計畫,卻又放在更後頭。

 

 

 

 

是吧?就如今我的現在,就是著眼還能夠做些什麼,剩下的,就讓命運帶著我走。

 

 

 

  再會了,我的20S,而希望未來,也就是30S的我,能夠更加勇敢,而我也只能這樣希望。

 

 

 

 

  虎頭蛇尾,從我20S的頭,到我20S的尾,至少我都還貫徹始終。

這篇文章,非常有這種味道。雖然我顯然是20s後段過得比前段認真,不過這篇文章卻是在後頭草草帶過。

而期待有一天我會再寫出騷年之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