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不後悔?」我上車了以後,奉俊這麼問我。若凡事都去考慮未來的自己到底會不會後悔,而對此時此刻的每一個決定猶豫再三,那永遠都別想做決定了。

  這次老A的爛車竟然也乖乖的發動了,奉俊不可置信的看著我,「這台車跟我真是有緣啊!」對啊,這台車才是救了你的人,你應該要好好感謝他,等下乾脆帶他去汽車美容算了,我這麼告訴他。。

 

  

「唷?現在也會開玩笑了啊?」奉俊打趣的說:「我怎麼感覺你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了。」

 

或許吧?我只是覺得不能再被「朋友是否還活著?」或是「他們去哪裡?」的事情給困住,那只會害我自己落入無止境的想像。現在我可是處在危機四伏的環境裡,應該要專注眼前的事情才對。我並不認為我有什麼改變,對於奉俊為什麼這麼問,應該是出自於,他希望我可以改變吧

 

 

 

 

 

當他得知我決定繼續與他同行時,心裡一定也渴望我可以對這個團隊付出貢獻,如果我還是陷入被朋友生死牽絆的陰影中,大概也只會是拖油瓶。如果奉俊意識到我不過就是另外一個拖油瓶,他會不會殺了我嗎?

 

 

 

「再來要去哪?」當車子轉過那個T字型路口時,他問了我。

 

「我不知道,可能要問你爺爺吧?這他不是比較熟,或許他知道去哪裡比較安全。」

 

「你剛剛有用那老頭的電話嗎?還是你從老頭那知道去哪裡比較安全嗎?」

 

「我有打給我媽,昨天我們聯絡時,她在花蓮的空軍基地附近,好像說東部會有船接他們。」

 

你說什麼?東部有船可以逃出去?」奉俊用非常大的音量問我,好像積極想跟我確認。透過照後鏡,我也看到了許先生探頭出來想要聽得更清楚的表情。

 

「我不確定啦,老人的電話故障了,收訊很差。」

 

「可是東部有船是確定的吧?西部都沒有嗎?我們這裡去東部可是長途跋涉耶,哪有可能過得去?」

 

「我說過了,我不確定!除非我們能找到電話再讓我打電話過去確認。」

 

「好,就這麼辦!等下我們隨便找一間民宅打電話,我就不相信這裡全部的電話線路都壞了。」

 

「或許我們應該找個安全的地方,這裡離中和國小好像不遠,等我們找到了一個比較不會受到活屍威脅的地方再讓我打電話吧。

 

「好,就等我問一下我爺爺。」

 

  

 

 

可是當奉俊把車子開到一開始停車的那個十字路口,但卻一個人影也沒能看到,體力透支的李仔不再倚靠在路旁的石柱上,原本說要照料他的致強也不知去向。

 

 

 

 

 

「你爺爺呢?」我問奉俊,原本致強不是留在這裡看護李仔嗎?怎麼兩個人都不見了。

 

「這我哪知,你說致強跑去摸魚我還信,可我爺爺怎麼也不見了?」奉俊把身子伸出窗外,問了貨車平台上的巧茜:「你們有看到爺爺嗎,他們不見了。」

 

 

 

許太太這時拼命敲打車窗,我兒子呢?我兒子呢?我怎麼會知道!我這麼回答他。「妳給我閉嘴!」奉俊這時朝她大吼,許太太卻絲毫沒有停止她那瘋狂的行徑,見車窗都快被她敲破了,只得趕緊把車窗搖下來。

 

「轟轟!」這時搭配上老A那台破車的引擎聲,我快被惱人的音量給搞崩潰了,再這樣下去抓狂的人就不只許太太了。

 

 

 

 

 

「得把這車子熄火才行,搞不好他們遇到活屍,致強把我爺爺帶去躲起來了。」奉俊把車子熄火,許先生在後頭抗議,等下如果出現活屍怎麼辦?我們哪來的及逃跑,這台破車哪有那麼容易發動。

 

我該慶幸嗎?這時因為是致強和李仔走丟,兩個家庭的人都不願意放棄,要是走丟的是不相干的人像是我,他們是不是還會願意下車搜尋?或許甚至假裝沒這回事般地疾駛而過也不一定。

 

 

 

奉俊下車,我見他下車,遂也跟著下車。現在情況真是不太樂觀,原本有四把槍的我們,其中一把留給了我的朋友們,另外一把給了行蹤不明的致強,只剩我和奉俊手上有槍,更糟糕的是 - 我根本不會用槍啊

 

 

 

「大伙分頭去找,」奉俊吆喝著所有人,巧茜和小鬼頭被分配到我的隊伍裡,奉俊則領著許先生還有許太太。

 

「為什麼我要跟你走?」許先生不滿地提出質疑。

 

「你這個狡猾的傢伙,你以為我會讓你跟文雙一起走嗎?誰知道你會不會搶了他的槍。住嘴,跟我來。」奉俊倒是考慮的挺周詳,連帶把許先生的劣根性給計算了進去,但我想把他拉到一旁,想跟他解釋我根本不知道怎麼用槍,那把步槍或許應該給會使用的人,不然就要再教我一次要怎麼用。

 

 

 

 

 

可是奉俊正擔心著致強和李仔的安危,「好好好,我們等一下再討論,」根本沒聽見我所說的,就把許先生和許太太帶開了。

 

 

 

車子原本停在十字路口中央,扣除掉我們開車過來的路,還有我跟奉俊曾搜尋的那條路,我們還有另外兩條路需要搜索,都是小路,看起來不過就是沿著河堤所建造的小徑罷了。奉俊把視野較好的那一條留給我,那一條路緊臨著小河,雖然另外一邊是交錯的樹叢,仍然有著許多視覺上的盲點,但總比奉俊所選的那一條要好。

 

奉俊那條路上看似佈滿岔路,且因為彎彎曲曲,根本看不著盡頭,更是潛藏著想像不到的危機。奉俊總把苦擔子往身上扛,能遇著他這樣的夥伴真是再幸運不過了,多數的人我並不是要說那許先生多麼自私,但其實他其實也不過與多數人無異,只是相較奉俊較卑劣許多罷了。我們誰不是以自己為第一優先呢?

 

 

 

 

 

我走前面,小鬼你殿後,巧茜,妳就在中間幫我們看看河邊狀況。小鬼頭,你會用槍吧?當然會,他回答。小鬼面無表情,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對我曾拿槍指著他而仍有怒氣。

 

 

 

這把槍也不能隨便交給他是吧?我處在一個非常尷尬的局面,我們這一群人中,唯一會用槍的人是那小鬼頭,幾分鐘前我才用槍威脅過他的生命,如果小鬼頭知道我根本就不會用槍,所有謊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嗎?

 

 

 

隨著越往前進,所有人都逐漸感染了害怕的情緒,我們的右側是一大片防風林,裡頭黑鴉鴉的一片,好像隨時都會有活屍從裡面冒出來一樣。巧茜拉住我的袖口,不斷問我有沒有看到防風林裡頭的人影,她這麼一問,就更讓我生怕,但我什麼也沒看到。

 

好像所有人都出現幻覺一樣,動不動就懷疑看不見的角落裡是不是躲著伺機而動的殺人生物。

 

 

 

 

 

「欸。」小鬼頭在後頭叫我,怎麼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回去了,搞不好他們找到了。」

 

你確定?小鬼頭搖頭,我想他也只是沒辦法再承受這樣子的壓力。這時我才注意到我們這一伙人說穿了都只是三個小毛頭,身旁卻沒有任何一個大人可以依靠,唯一可以依靠的竟然是我手上這把不會操作的步槍。

 

 

 

「我好像看到有東西在草叢裡頭」巧茜又產生幻覺了嗎?不要亂說,我制止她。「不是啦,真的有東西在那裡頭。」她這麼說。

 

「什麼,在哪裡?」巧茜朝前方柏油路與防風林的交會處一指,那兒有一團豐厚的雜草硬是在柏油的夾縫中生存,有一塊長條狀的物體被丟棄在草叢裡,因為與柏油的顏色太過相近,所以我們一直沒發現。

 

 

 

那是把槍

 

 

 

 

 

 

 

「是槍耶。那我哥呢?」我要他降低說話音量:「你去叫奉俊他們過來。」

 

「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你不叫巧茜姐去?」我制止小鬼:「她留在我這讓我保護,要一個女孩子單獨行動太過分了吧?你儘可能用最快還有最安靜的方法跑回去,絕對不要引起注意。」

 

小鬼頭不情願地轉頭過去,我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拉了他的手臂叮嚀他:「你自己也要小心一點,搞不好會有活屍在我們後面,知道嗎?」

 

「那你為什麼不要先讓我撿那把槍,這樣不是更安全嗎。」當然不行,我這麼回答他:「我們沒人確定那把槍有沒有被活屍碰過,就怕你碰了那把槍以後,連你自己也被感染變成活屍。」

 

「好吧」他這回才不情願跑走。巧茜拉了我的手,現在怎麼辦?

 

 

 

 

 

我沒有回答她,但我心中默默做好最壞的打算李仔真的中標了,致強可能也凶多吉少了

 

 

 

 

 

我跟巧茜就在發現步槍的那頭,一動也不動,我們理應要繼續往前的,只有往前走才能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遠方傳來的狗叫聲更是令人不寒而慄。但我沒有勇氣繼續往前探索,巧茜也不一定願意讓我這麼做。

 

我跟她一句話也擠不出來,這時候應該要有人說些什麼,我應該要說些什麼。我去看看,妳在這裡待著等我,又或者是我保護妳,妳不要害怕。但這些話我都說不出來,

 

畢竟這可不是什麼耍帥的時候,一不當心可是會小命不保。

 

 

 

 

 

「啊啊啊啊啊!」巧茜在後頭尖叫,該不會有活屍從面出現了吧?

 

這槍不能擊發,可是槍托至少還可以重創活屍吧?我轉頭過去,看見一個滿臉是血的人影從後頭抓著巧茜的肩膀。

 

「低頭!」我朝她大吼,她還沒能反應過來。傻女孩,快點讓開啊,她根本也不敢回頭看抓住她的那傢伙是什麼?極力想要擺脫著,幸好那活屍拉著她的力道大概還不大,很快地她就掙脫了。

 

我用槍托重擊巧茜身後的那個身影,或許是因為腎上腺素爆發的關係,連我都沒想到可以使出這麼強大的力道,活屍被我打倒在地,無力地滾到防風林的邊緣。

 

  

 

 

可是我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對勁,他死了嗎?巧茜在一旁問我,她絲毫不敢看那個原本在後頭打算咬她的活屍。

 

不,他沒死。兩手摀著被重擊的傷口,難過地在地上打滾的他,原本還被雙手擋住了他的臉龐,不一會兒,他終於放下了雙手,用右手緊抓住看似已經沒辦法使喚的左手手指。

 

這時我才清楚了看見他的臉龐。

 

 

 

該死的,這根本不是什麼活屍!這是致強,根本還活著,不是什麼活屍!他沒想到我會用槍托打他,情急之下用了左手防衛,也好在的反應夠快,懂得用手來阻擋,否則他早就被我一棒打到腦袋開花。

 

怎麼是你。」我見他滿臉是血,以為他也被活屍咬了,不敢離他太近,深怕跟他近距離的接觸,也會害我自己也像李仔一樣中標。

 

巧茜在後面掩頭痛哭,「怎麼會這樣,」她不停的哽咽著。

 

  

 

 

「是狗」致強用他剩餘的力氣擠了出來:「是狗咬的

 

「什麼,你說你的臉是狗咬的?」我問他「真的嗎?你沒有騙我嗎?」他勉強點了頭。

 

 

 

「啊啊啊啊啊啊啊!」後方又傳來巧茜的尖叫,這回又怎麼了?

 

 

  

 

就在我們原本打算往前繼續前進的二、三十公尺處,李仔忽然出現在那兒。他身上多處都是皮肉傷,後頭還有幾條狗緊咬著他那皮開肉綻的小腿肚,就像丁點痛覺都沒有般,仍緩慢地朝我們這裡走來,手上甚至還抓著一團像是狗腿的鮮肉。

 

就像小孩吃著媽媽發給他的雞腿一樣,他先是啃咬了右手的那團鮮紅色的腿肉,左手還不忘擦了擦從嘴巴溢出來的鮮血。

 

 

 

李仔丟下原本手邊的狗肉,原本以為他要朝我們這衝過來,我拉了巧茜,要她跟著我後退。她雙眼噙著淚水,不斷地呼喊她爺爺,但卻是用著非常細微的聲音。我想連她自己都不願意承認眼前這個看似瘋狂的活屍竟然是她的爺爺吧?

 

但李仔沒能再走近我們,那三條狗緊咬著他不放,似乎也不願意讓李仔輕鬆離開這兒。李仔看著我們,好像在說,暫時就放了你們,讓我先把這些臭狗給解決。李仔彎下腰想解決那些狗,這時我才見識到他是怎麼對付那些狗。

 

 

 

那些狗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具體的威脅性,狗不斷的攻擊李仔的四肢,甚至用爪子抓傷他的臉部,但他卻絲毫不感到任何疼痛。他隨便強抓了一條狗,就是往自己的嘴巴塞,一條狗就這樣玩完了。草叢裡陸續竄出了幾條狗,大概牠們在河岸邊也組成了強大的狗組織,正奮勇的地抵禦這個莫名的敵人。

 

但是牠們能絆住李仔多久呢?沒人敢把握,我要巧茜快點離開。

 

 

 

 

 

巧茜低著頭,問我致強該怎麼辦。我指了遠方,奉俊帶頭衝了過來。交給你哥吧。

 

「這是什麼狀況!」奉俊過來後,巧茜緊緊地抱住他的哥哥,「哥哥怎麼辦、怎麼辦?」

 

這時才看見許先生和許太太氣喘吁吁地從跑了過來,我兒子呢?許太太老遠就那那裡鬼叫,真想用膠帶纏住她的嘴。

 

 

  

 

我朝致強的方向一指,致強在那。奉俊嚇了一跳,「我還以為這是被你解決的活屍耶。」

 

致強伸出手,希望奉俊可以幫他一把,這時許太太他們還沒跑來,他小聲地問我:「他被我爺爺咬了嗎?」

 

我搖頭,「好像沒有,他說那些傷口是被狗咬傷的。」這時李仔已經陸續解決掉兩、三條狗,卻冒出更多條狗持續朝他攻擊,還沒辦法脫身,至少現在我們還算是勉強安全。原本奉俊還不知道那被一大群狗攻擊的活屍就是李仔,我見也不能瞞住了,那時李仔早被那群狗給咬地不成人形,奉俊原本也不能認出吧,大概以為只是某個活屍罷了,或許在他心中,始終不願意相信爺爺也終將變成活屍吧?倒是許先生一回就認了出來。

 

許先生抱起致強,要小鬼頭也幫他一把,憤怒的朝奉俊大吼:「你他媽就跟你說不能留著你爺爺了。現在要怎麼辦?」

 

  

 

 

奉俊這時候心理一定五味雜陳,早先又怎麼會知道李仔最後會變成活屍呢?他選擇不回應許先生,任憑許先生揪著他痛罵。

 

 

 

奉俊沉默,他用著一種莫名冷靜地口氣要我跟許先生一起把致強送回車上。許先生背著致強,小鬼頭在後頭幫著忙,許太太和巧茜也在後頭哭哭啼啼的跟著他們的隊伍。

 

「走吧,你也走吧,不要再看了。」我摟著他的肩膀,沒有人想要目睹自己的親人在變成活屍後,還不斷地被那群同樣幾近瘋狂的野狗攻擊。

 

  

 

 

我得親手殺了他。」奉俊這麼說。

 

「什麼?」我再問了他一次。

 

 

  

 

「你你的朋友還有可能會回來,這附近也還有住人,不能讓我爺爺不對,不能讓這個王八蛋活屍繼續活著。」他拉了步槍的槍機,大概已經決定要動手把他的爺爺殺死。

 

這是最好的機會,趁著李仔還忙著跟那群蜂擁而至的野狗搏鬥時。

 

 

  

 

我看著他,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本還試圖從他手中奪回他已經上膛的步槍,但他死都不願意給我,堅持要自己解決掉他的爺爺。

 

 

 

  

「這我來就好,我知道你是想幫我,但他是我的爺爺啊!讓我來,讓我來。」他不斷重複,好像已經失去理智一般。

 

 

  

 

好吧,我用樹林裡較大片的樹葉包住自己的手掌,一起把致強遺落在草叢堆裡的步槍也一併帶走。在和奉俊錯身而過的瞬間,我看見他在眼框裡打滾的淚水,如果這時候我不是兩手都各握著一把步槍,我或許會給他一個擁抱,鼓勵他,因為他這種行為不但勇敢,而且同樣還帶著莫大的傷痛。

 

 

 

 

 

 

 

 

 

 

 

 

後方傳來一連串槍響,我知道,又有人離開我了

 

 

 

(未完待續)

 

 

 

(本文更新於2012.5.29

 

 

 

【《冬戰》所有文章連結:】

 

請點選↑


 

    文章標籤

    冬戰 活屍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