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

  她們都這樣告訴我,好像,我的聲音、我的存在是個不合宜的存在。

 

 

  什麼時候?

  什麼時候才能夠大聲說話?

  什麼時候才可以挺身而出?

 

 

 

  可能我不懂、我應該也不能理解關於我的存在的這回事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

  好,我不能存在,我什麼也都不能說些什麼。

 

  抱怨了、說了、好像不甘寂寞。

  抱怨了、說了、好像給人帶來困擾。

 

 

 

  「我媽在家,先這樣。」

  她這麼告訴我。

 

  「是誰誰,別講話。」

  她這麼告訴我。

 

 

 

 

 

  開心的分享一些事情,大家都會,有些人會公開地、大聲地在FB上說著,告訴我們在哪裡悠游。

  開心的分享一些事情,大家都會,想到就想說,點個方框就能說。

 

  可是,沒有我。

  可是,我沒有

 

  其實我一向不在意那些事情,可是這麼躲躲藏藏、躲躲藏藏,好像地下情人、好像地下朋友,久了、雖然也能夠接受,但還是不大能理解明明一向光明磊落的我,為什麼非得要躲在黑暗裡。

 

 

 

 

 

  好吧。

  我知道我是不應該存在,因為我,讓她、或者她們知道我們在同一個空間,會給她帶來困擾,因為她會受到責難,我也會受到不公平的比較。

 

 

  好吧。

  我知道我是不應該存在,因為我,讓她、或者她們知道我們在同一個空間,會給她帶來困擾,因為她被夾在中間,她也會受到不公平的眼光。

 

 

 

 

 

 

 

  還要多久?

  我想大概還要一段時間,不曉得多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