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我離開他,就會有一種分離焦慮…很害怕他會消失。」

我本來以為是…她很喜歡他。

可是又好像不是如此,但是,至少他給了她舒服的感覺,這在任何關係中都很重要。親情、友情,愛情,甚至是只有性的性關係也是如此。

 

他說,他不會消失。

不過因為官司問題,她現在得開車接送男人,她說不公平,往常都是男人開著車,名貴的跑車、轎車,又或者是比較沒有那麼名貴的轎車,送她回家。

一個轉身,到家。

 

她覺得反了。

 

可是,來找我的她,一樣也是開著老遠的車,我轉身到家,而她繼續開車。

她的世界,開始反了。

 

 

 

 

 

回家以後,她傳了訊息給我,告訴我她到家了。

嗯。

「欸,我覺得你根本就我精神食糧,與跟他見面完的那種空虛感截然不同。」

還有這一句。

 

 

 

 

 

我們用她手機,開始玩著亂傳訊息遊戲。

「欸」,等於吸引對方注意。

「在幹嘛」,其實她根本不想知道。

「恩」,就是要你多說一點。

「是喔」,我沒有興趣。

「蛤」,裝傻老招。

「哦哦哦」,假裝有興趣。

「沒幹嘛」,你快約我,可是其實我不一定會接受。

 

她的老招,一一被我看穿。

 

「你怎麼這麼厲害?」她訝異。

 

 

 

 

 

釣著、拉著。

置之不理,再點開。

 

 

 

 

 

越陳…越香。

 

 

 

 

 

 

「我就說我跟老王出去啊。」她跟每一個男人都提到了我。

而老王這兩個字,就是我。等於你不要多問、我不要你多問。

 

「酒店妹」,是我跟我不熟、或者沒有太深入我生活圈的朋友所給她冠上的代稱。

所有人,不知內情的人,也會問了我。

如果我怎麼樣…如果又怎麼樣,我與口中的這個酒店妹,究竟會如何。

 

 

 

 

她是小曾。

也等於你不要多問、我不要你多問。

 

 

 

 

「你等下…要跟小曾出去哦。」

對,我說沒有錯,我是說,我是跟我最好的朋友出去。

 

不。

她是我的家人。

全世界在某一個我心裡的位置上,最頂端的人。

 

 

 

 

 

不離不棄,是我老王。

不離不棄,是她小曾。

 

 

 

 

 

跳。

穿越歷史的跳。

 

 

 

 

 

我遇過了不少人,有些人依稀給了我像是她的感覺。

當然,只是依稀。

 

 

 

 

「你說她哦。」有時候當對方討論起,她們會有類似的疑問。

她有時候會跟我討論起來,接著說,「那是因為你們時間歷練還不夠久,等到時間一久,也能夠跟我一樣香醇。」

 

不過,我沒有什麼耐力,一直。

所以跟我一路拉到了這裡,也只有她。

 

 

 

 

「或許,我就跟她一樣。」

「所以,我跟她一樣嗎?」

可能陸陸續續有人問過我這些,陸續。

 

不欸。

 

 

 

 

 

 

朋友這種傢伙,是會取代的,同性質的,將會因為出現了新品種,就把舊品種稍稍放著,除非,舊品種,新開發。

 

好比她,稱呼我為建仁的那一位,她現在銷聲匿跡的多。因為她某程度上被了另外一個她給取代,她再被取代。

 

她們有時候會丟我、啊,的確我們有點久沒有說說話,雖然日子也過的下去,但有些怪怪。

 

分享起來。

等待下一個循環再出現,這是舊朋友的某些邏輯,不成文的規範。

 

這也沒什麼不好,當這種循環出現,代表我生命中的確走不了的是、增加的是,另外一個重要的朋友,他人,而且這種人增加當中。

 

 

 

 

 

 

 

 

我想起一些重要的話語。

關於很多人,在我的眼前的位置,說了些話。

過去,現在,希望能延續到未來。

所以我從來沒有忘記過。

 

「你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非常特別的朋友,你知道嗎?」

前一句話是,「你知道我沒有把你當成是普通朋友吧?」

 

「你每次都把我用完就丟,講完想講的話就閃。」 所以我昨天跟他講到三點。

而本來這篇文裡面要加上他,但我決定獨立,所以很快他就會再出現。

 

「別傻了。」這傢伙是摸了摸我的頭,一邊開車。

前一句話,他是說,「我覺得我們會越來越淡。」隨即我表情淡然。

 

「我最近很開心,當然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你。」

那時候真的很開心啊,只可惜逝者不可追。

 

「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我想救你。」

一改過往的口文,這句話隨即冒出,讓我吃驚。

 

「你真的很會鼓勵人,跟你說完話以後再舒服不過。」

那時候失神的要命的,後來卻大蛻變的他。

 

「我很喜歡你,是因為跟你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很舒服。」

毫無負擔,你不行我就找別人,互不干涉,再輕鬆不過。

 

「你是我摯友啊!!」

我也把妳當成是摯友啊!

 

「嘿,哥哥。」

笑死人的是,有人壓著這句狂吼,「第一、緱哥不是你哥。」笑點不散。

 

「求救、求救。」

所以後來我也開始學會著喊,「求救、求救。」

 

「欸,我喜歡你。」

我等很久了知道嗎??

 

「我第一次跟人第一次見面,但感覺就像老朋友一樣。」

我這人超強,拜託!!自然學派的你不知道??

 

「你是,我的寶。」

雖然說這句話人的跑不曉得哪裡去了,但為了悼念四年的約會時光,保留。

 

「雖然我們不同姓,可是我要跟你說,絕對不要別人瞧不起我們家的人。」

我不會做任何讓你瞧不起的事情的,舅舅。

 

「我二十五歲的時候賺了人生第一個百萬,你呢?」

但至少我確認我的人生沒有你可悲。

 

「我們先結婚,好嗎?」

我找了理由拒絕,因為當下的情境並不公平。可是我感謝妳,這麼祈求是我。

 

「我現在可是以從容就義的心情在跟你講話。」

無數個拼宵夜,笑死我的他。

 

「你是一個,靠近以後很難不喜歡你的男生。」

因為我超好笑,拜託!

 

「你絕對不要做出讓我瞧不起的事情。」

我絕對不會,像是及時雨一樣的,另一個,天秤座我朋友。

 

 

 

 

太多了,而我一時難以完全回想。

只是忽然跑出了一些畫面,想記下來,重新再記下來。

 

 

 

 

 

 

 

 

 

 

我想起我最喜歡說、但很久沒有說的話。

「要不要現在出來?現在、立刻、馬上、出門!」

 

還有隨著長大後開始越來越頻繁說著的話,「裝傻,大人世界的奧義!」

 

 

 

 

 

 

 

 

 

最後一句話,我們一起喊著。

那時候的她,恰好一個男人、或許男孩開車過來。

需不需要迴避,我問她,因為沒有男人去接喜歡的女人之時,卻看見另外一個陌生男人在她身邊。

 

「不用。」她說,

「誰都不准這麼對你。」

 

 

 

 

 

 

「如果有人敢這樣對我的朋友。」

再說,「我就…」

 

「打爆他!!」一起說完。

 

 

 

 

 

 

 

 

如果有人把你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你該慶幸。

如果遇見了讓你感到舒服的人,你該慶幸。

如果,有人願意為你出口氣,你該慶幸。

 

 

 

 

我很喜歡說、我真的很喜歡說欸。

某某某,我喜歡你/妳。

 

就我而言,喜歡的意思,就只是單純很喜歡對方,喜歡和對方相處的感覺。

 

 

 

 

 

精神食糧是吧?

你沒繳錢轟?

 

 

 

 

她在訊息裡面說,她笑歪了,其實那時候我也笑個不停。

「這梗你哪裡想的,好好笑。」

 

 

 

 

「拜託我瞎哥欸。」我說。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