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夜談:BBS marvel板 詭異誌》─陰屍巷

 

01.

 

  「磅!磅!磅!磅!」

 

  住在同棟公寓三樓的吳大哥,正用手上的安全帽猛力敲打一個男人的頭顱,那男人雖然鼻梁被撞得歪向一旁,但雙手還不死心地拉扯吳大哥,甚至把他身上的西裝硬扯了一半下來。吳大哥明顯占了上風,繼續猛力敲打十來下後,他將男人已無任何反應的身軀踢到了一旁。

 

 

  突然見到這般情景,我與父親瞠目結舌,呆站一旁。

 

 

  吳大哥身旁倒臥著一對男女,男人的後腦杓已經被打到開花,女人的大半身子則被男人的屍體掩蓋住,但從牆壁上噴濺的血跡看來,大概也受過和男人類似的重擊。

  此時,被男人壓在身下的女人竟開始有了動靜,緩緩伸出了手,把男人的屍體稍稍推開,露出了大半個身子。

  只見女人的臉歪歪斜斜,腦袋以違反人體工學的角度扭向左側,脖子好像被瘋狗咬噬過,大半片皮膚被掀開,傷口猙獰,甚至看得見一小部分的頸椎骨。女子的臉上、身上、手上遍布著大小傷口,開滿了以血液灌溉的花朵,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那模樣令人好不驚恐。

 

 

  女人掙扎爬上前揪住吳大哥的右腿,吳大哥彎腰拽著女人的頭髮,硬是將她從地上提了起來,一把擰住她的頭往牆上猛撞,直到她完全癱軟,花白牆壁上的橢圓形紅色印子豔紅刺眼。

  吳大哥的眼神充滿疲憊,隨手脫下破裂不堪的西裝外套,胡亂扔到地上。

  我和父親這時才回過神來,各執武器上前,慌張地問吳大哥,還有哪邊需要幫忙。

  吳大哥先朝樓下大喊:「裡面的全解決了。」接著告訴我們一樓鐵門內還有另一場混戰,他弟弟守在一樓,要我們下去助陣。

 

 

  我和父親只是乾瞪著眼,望向彼此,誰也沒想到當下的情況竟會如此險惡。

 

  昨夜本來一切如常,剛下大夜班的父親,正盥洗準備休息,而我這個退伍不久,求職不順的年輕人,正窩在房間裡頹然地盯著求職頁面。直到噩夢降臨的那一刻,才讓我們認清習慣的日常生活將就此破滅。

 

 

  在居住的這棟公寓裡,我們發現三樓以下的每一層樓梯口,都臥倒了一、兩具屍體,原本以為是鄰居遭遇歹徒痛下毒手,但細看後才發現,受害者全是不認識的人。他們全都頭顱受到重創,倒臥在血泊之中。

 

  躲在三樓自家門後的吳大嫂,不斷吼著:「去拿武器來,菜刀……球棒……通通拿來!」

 

  我和父親雖然還未釐清狀況,但在恐懼本能的驅使下,趕緊回到五樓的家中拿起尖刀、球棒,再衝到二樓,這才撞見了在二樓與那對男女激戰的吳大哥。一直到親眼目睹那女人的可怕慘狀後,我們這才知道要面對的是什麼。

 

 

  活屍,就是那種本來以為只會出現在電影或影集裡的噁心怪物,他們的皮肉被撕扯到甚至見骨,老張著露出泛黃褐色牙齒的嘴,極度渴望大口啃噬人肉。

  我看過活屍電影,以為它們吃進的只是人的血肉與生命,等到真正碰上活屍後,才知道他們還吞噬了什麼。

  遠比想像得更多。

 

 

  吳二哥頭上戴著全罩式安全帽,他將一個咧嘴的男活屍架在牆上,男活屍的額頭已經被敲破,腦漿流溢而出。緊接著,另一個女活屍也從鐵門外摸了進來,吳二哥立馬頭鎚伺候,將女活屍頂出門外。

  吳二哥四周少說已經倒臥了三、四具屍體,住在二樓的張先生手上雖拿著一把尖刀,但根本毫無建樹,只是不知所措地躲在角落。

 

 

  幹麼不關上鐵門?絕對不能再讓這些怪物進來了啊!

 

 

  「你說到底還要等多久?」粗啞聲音的主人是吳二哥,手上握著機車大鎖,鎖頭狀似已經敲破了不少人……不……是不少活屍的腦袋,濃稠的血液染紅他的手臂與衣袖。

 

 

  等什麼?

 

 

  「拜託,再一下……我們家老太婆說……說她快到了,小鬼也還在路上。」張先生苦苦哀求,但他說的話毫無說服力,吳二哥臉上掛著無動於衷的表情。

 

 

  這時,我才想起我未歸的母親,也明白了為什麼不將一樓鐵門關上。

 

 

  「我已經打死了至少四、五個那種怪物,現在數量不多,還能擋住,你知道我也撐不了太久。」話還沒說完,兩個正在巷子裡遊蕩的活屍,注意到一樓鐵門內的我們,原本步履蹣跚的它們,頓時加快步伐闖了過來。

  吳二哥反應倒也夠快,因為戴著全罩安全帽的緣故,他繼續使用頭鎚功夫,先將其中一個活屍猛力頂開,但另一個活屍卻趁空伸手緊抓他的安全帽,想把他拉出鐵門外。吳二哥勉強用身體頂住鐵門施力,鐵門因大力搖晃而發出劇烈的聲響。

 

 

  雖然有些害怕,但眼見一旁的父親、張先生沒有任何動作,我將手上的球棒丟在一邊,拚命想把被活屍纏住的吳二哥給拉回來,誰知道活屍突然鬆手,讓我跟吳二哥往後倒去,跌坐到地上。

  轉眼間,兩個活屍衝了進來,其中一個跟張先生扭打成一片,另一個則被父親撞到一旁,但父親也被吳二哥的腿給絆倒,頓時亂成一片。

 

  「快點把門關起來!」吳二哥是這麼喊著的,吳大哥急忙奔下來,想關上鐵門,防止再有活屍衝入,就在鐵門快要關上之際,一條手臂插了進來,就這麼卡在門縫。

 

 

  「渾帳!」吳大哥用安全帽不斷搥打著那條手臂。

 

 

 

  但門外卻響起了一句哀號:「是我!」

 

 

 

  「是我兒子!」張先生大叫。

  吳大哥詫異地看向吳二哥,吳二哥示意要他開門,吳大哥稍稍讓門半開,由吳二哥接手鐵門的防衛。吳大哥跟我則轉而分頭協助張先生、父親,迅速將那兩個活屍打趴在地。

  正當大家稍有餘裕喘口氣時,我們這才發現究竟讓什麼樣的傢伙躲進來。

  原來是張小弟……其實他已經上大學了,根本也不好這麼稱呼他。

 

  張小弟身後還跟了個活屍,同樣以機車大鎖當作武器的張小弟,握著大鎖的那條手臂,正被那個活屍大口啃食著。

  張小弟見大門半開,立刻想躲進來,但吳二哥立即將張小弟向外猛力推去,讓張小弟和活屍同時摔倒在公寓鐵門外的水泥地上。鐵門旋即關上,從門縫下方還勉強看得見張小弟穿的紅色愛迪達球鞋,張小弟拚命用大鎖猛敲鐵門。

 

 

  「磅!磅!磅!磅!」

 

  「讓我兒子進來……」張先生想推開擋在門口的吳二哥,在情緒潰堤下,甚至提刀攻擊吳二哥。吳大哥火速奪下了張先生手上的刀子,接著迅速制伏張先生。

 

 

  「磅!磅!磅!磅!」

  「磅!磅!磅!」

  「磅!磅!」

  「磅!」

  「……」

 

 

  「讓我兒子進來……讓我兒子進來……求求你……」張先生被壓制在地,就像是被壓制住的摔角選手,拚命地用手掌敲著地板,求吳二哥開門,讓他再見見他的兒子。

  「見什麼見?都快被咬成了骨頭了還見?就這麼想見到你的小孩被撕成碎片嗎?」吳二哥的話語雖然是事實卻極為傷人。

 

  「你……你就讓老張再見他的孩子一面吧!說不定張小弟還沒……」父親見張先生那般可憐,也忍不住向吳二哥求情,見吳二哥沒有反應,又轉而望向吳大哥。

 

  吳大哥沉默,好像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似的。

 

 

  「外面的人都沒救了,這扇門關上以後就不會再開了。」吳二哥輕蔑地說,氣氛瞬間凝結,他又接著道,「你們的太太不會回來了,還沒回來的住戶,我都不會再讓他們進門的。」

  「你是說我太太也一樣?」父親吃了一驚,我們這時才了解到他的用意。

  「你把門打開,說不定下一個進來的就會是我太……」父親朝鐵門衝了過去,但吳二哥將父親給撞倒,我一時惱火,握了球棒打算回擊,但卻被他先發制人,把手上那把大鎖朝我的胸口丟來,我被擊中後,一時痛到無法呼吸,更別說是反擊了。

 

 

  「我是老孫啊!」撞門聲又響起了,那是住在四樓的孫先生。

  「快點開門啊!我被怪物包圍了……」

  「快點……」

  「啊……」

 

 

  沉默了半晌,再聽見的卻是肌肉被撕裂的聲音,唰唰嘶嘶地。

 

 

 

  我們都知道那聲音代表了什麼。

 

 

 

  「誰來,都一樣。」吳二哥低頭撿起大鎖,一臉無所謂地看著我們父子和絕望的張先生。

 

 

  張先生的怒吼聲再度響起,但我只看見他瞬間被打倒的身影。

 

 

 

    文章標籤

    陰屍巷 POPO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