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這幾天最讓大家擔心的是王太太。

 

 

 

  王太太已經懷孕八個多月,預產期是下個月,但這些日子,食物短缺的情形

愈來愈嚴重,對孕婦來說,營養的缺乏直接影響母體與腹內小孩的健康。

 

  或許因為王小妹跟我早逝的妹妹一樣大,母親之前就常往王家跑,還替王太太燉補藥。與父親商討之後,我們捐了一些食糧給了王家,可是那些具高營養價值的食品,好比青菜、肉類……差不多也吃完了,根本沒能幫上多少忙。

 

  還有張先生,甚至連自私至極的吳家人也分了一些糧食給王家。

 

  可是王太太的腹痛愈來愈明顯,聽說本來就有失眠困擾的她,在活屍出現後更難入睡,她不穩定的身體狀況,連帶影響到王先生的情緒。

 

 

 

  張先生也反應和王先生共同站哨的時候,他不時會想上樓察看妻子,更擔心才幼稚園大班的王小妹。

 

  為了取得物資,王先生試圖用髮夾撬開無人居住的鄰居家門,但他根本就不是當賊的料,他乾脆拿工具打算直接破壞門鎖,不過因為發出的聲響過大,惹來巷裡活屍的注意,我從陽臺就可以看到活屍逐漸聚集於一樓鐵門口,最後,是吳家人的強力勸阻,才讓他放棄。

 

 

 

  「怎麼辦……怎麼辦……我太太快生了,要怎麼辦啊?」幾乎每次遇見王先生,他都在焦慮地喃喃自語,但大家根本無計可施,王先生甚至說要冒險衝到商店找物資。

 

  吳二哥終於忍無可忍,揪著王先生的衣服怒罵:「如果你死在外面怎麼辦?你的老婆小孩誰照顧?你以為我們會這麼好心幫你嗎?」

 

  王先生望著其他人,試圖尋求我們的協助,希望有人願意跟他一起衝出去。或許大馬路上的便利商店還沒有被破壞,說不定能夠快去快回,說不定可以順利找到奶粉、豆漿之類的營養食品……可是我們沒人敢答應。

 

 

 

 

  幾個小時過去,王先生又試圖拿鐵鎚敲開鄰居門鎖,鐵器的撞擊聲鏗鏘作響,他失控的舉止再次被吳家兄弟制止。

 

  慈父忽然變成不定時炸彈,我們也始料未及。王先生、王太太以及不時被父母親嚇哭的王小妹,成為這棟公寓最大的不安因子。

 

 

 

  「你說這怎麼辦啊……」張先生時常跑來家裡串門子,與王先生共同擔任守衛的他感觸良多,不停說著王先生在守衛時的怪異舉動。他告訴父親,有時他寧願一個人守衛,也不要跟王先生共處。

 

  父親多半是安靜傾聽,讓話忽然變多的張先生叨叨絮絮。

 

  「張……張伯伯,那你一個人守衛時,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我想起那雙紅色愛迪達球鞋,想必他曾在陽臺上看見遊蕩在外的愛子,但他知不知道,他的兒子有時也會將身體湊近鐵門,彷彿想要回家呢?

 

  「沒有,完全沒有。」

 

  父親發現了我的意圖,將話題岔開:「那……李爺爺的狀況怎麼樣啊?」

 

 

 

 

  「你說李爺爺啊?還不就是老樣子,垂垂老矣,最近甚至一句話也說不太出來。但說也奇怪,他胃口好像忽然變好了,雖然有我家和李爺爺家的存糧,但之前分了不少給王家,現在有點不太夠……」

 

 

 

  他這是在暗示嗎?

 

 

 

  「那可真是辛苦呀。」見父親不曉得該如何回應,於是我幫了腔。

 

  張先生看了我一眼,大概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於是將話題轉開。

 

 

 

 

  時間將近六點,今晚夜間守衛又輪到了我們家,我忍不住從陽臺試圖探看孫先生和張小弟是否仍在鐵門外遊蕩,但天色有些暗,我根本找不著他們。

 

  雖然公寓裡仍有五戶人家存活居住,但實際上會與我們資訊交流的只剩下張先生。有如不定時炸彈的王家,還有霸道的吳家,只要沒事,幾乎不會與我們交談。而奄奄一息的李爺爺,聽張先生說已經無法正常說話,更別說和我們互換情報。

 

  張先生似乎從沒發現活屍兒子想要返家的舉動,我和父親陸續又值了幾天哨,也沒再碰到張小弟與孫先生拍打鐵門想回家的狀況。

 

 

 

  大概半夜兩點時,樓上一陣騷動,只聽見亂哄哄的腳步聲,一開始我以為是王家又出了亂子,王小妹在哭,但仔細聽了一會兒,卻發現那是王太太的聲音。

 

  我自告奮勇要上去查看,父親同意了,雖然他害怕一個人待在一樓站崗,但他也知道,只要公寓裡製造出過大的聲響,就會引來更多拖行至此的活屍。

 

  我跑上四樓,發現王太太腹痛難耐,抓著丈夫直發抖,全部的人手持武器圍在一旁,還搞不清楚狀況。吳大嫂說,王太太好像快生了,但她沒接生過孩子,也不太能確認。

 

  王先生的手都快被妻子掐破皮,又丟出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如果我老婆要生了怎麼辦?」

 

 

 

 

  沒有人能夠給他答案。

 

 

 

 

  王家成員的哀號如同警報聲一樣,在早上、下午,晚間,甚至是一片寂靜的深夜裡不時發作。整棟樓的人本來就處於情緒緊繃的狀態,王家人的問題更讓大家愈來愈接近崩潰邊緣,就連原本常去陪伴王太太的吳大嫂也不再去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相處。」她告訴其他人,王先生不斷質問,如果太太羊水破了,吳大嫂能不能保證將孩子順利接生下來。

 

  「妳不會害死我老婆吧?妳不會害死我老婆吧?」王先生的逼問一聲聲響起。

 

 

 

 

  白天從陽臺上,多少能夠看見巷子裡其他棟公寓的倖存住戶,我知道他們就像我們一樣,正以一種詭異的神情窺伺彼此。同樣身處被活屍困住的慘況,誰都期待是其他公寓遭到活屍群攻破,或許他們也期待我們這棟公寓所引起的騷動能夠愈來愈明顯,甚至大到讓活屍全往我們這裡擠,最好能衝破我們的鐵門,活屍一湧而進,這樣他們就能趁亂逃出。

 

 

 

 

  到底是他們真的這樣想,還是我的想法也開始扭曲起來了呢?

 

 

 

 

 

  夜裡,四樓又冒出了悽慘的哭聲,恰逢我們家守衛,這回我聽見了吳二哥震天般的怒吼:「你們這些王八蛋全給我住嘴!」

 

  拖行的腳步聲、不間斷的拍門聲,我和父親又用身體試圖頂住鐵門,外頭傳來活屍們駭人的嗚咽。

 

 

 

  雙重壓力在腦袋裡爆發,我的腦袋湧現數十個畫面,活屍們全衝了進來,被我們鎖在門外的孫先生當先鋒,紅色愛迪達球鞋的主人也如願進了家門……驚恐的念頭灌進了我的血液,讓抵住鐵門的四肢僵硬了起來。

 

  哭聲和吼叫聲終於在數十分鐘後停歇,吳大哥滿臉是血地走下樓,顯得頹喪不已,一句話也不說地,身體靠上了鐵門。

 

 

 

 

  他為什麼滿臉是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們根本不敢多說話,只怕再多製造一點聲響,就會讓活屍們確信我們這棟公寓還住著人。

 

  我原本以為吳大哥要拿我們出氣,沒想到他卻走過來幫忙我們頂住門口。雖然我和父親看起來有很多疑問,但他的金口不曾開過,不願多做解釋。

 

  騷動完全結束後,活屍一如往常地四散開來,危機再度解除,而那已經又過了一、兩個小時。

 

 

 

  樓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根本不敢開口詢問一旁的吳大哥。

  吳大哥丟下了一句話:「以後大家得更辛苦了,王家人應該沒辦法再幫忙站哨了。」

 

 

 

 

 

  難道吳二哥把王家人全殺了嗎?

 

 

 

 

 

    文章標籤

    popo 活屍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