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夜談:BBS marvel板 詭異誌》─陰屍巷

 

03.

 

 

 

  「磅!磅!磅!」

 

  「咚!咚!咚!」

 

 

 

 

 

 

  兩個不同的聲音,分別從鐵門外傳了進來,聽起來就像有兩個「人」,正在禮貌性地敲敲門,探問能否入內。

 

 

 

  我和父親的呼吸幾乎停止,甚至聽見了彼此交錯的急促心跳聲,不安的情緒瞬間漲到最高點。

 

  「唰……唰唰……唰唰……」外頭傳來更多腳步拖行的聲響,原來在外頭猛敲的王八蛋,引來了其他活屍的注意,他們群起效尤地也跟著拍打起鐵門。敲擊聲從四面八方傳來,我和父親沒遇過這種狀況,根本不曉得該怎麼辦。

 

 

 

 

 

 

  「欸……爸……要不要叫大家起來?」帶著滿滿的畏懼,不斷傳來的碰撞聲幾乎掩蓋了我的聲音,我還得重說一次,才能讓父親聽見。

 

  父親不語,要我暫時不要輕舉妄動。

 

  「或許該上樓把其他人叫醒,我怕……怕它們會愈來愈多……」我低聲對父親說,但他要我閉上嘴巴,擔心我繼續說話會引起門外活屍的注意。

 

  但拍打鐵門的聲音卻愈來愈大聲、愈來愈大聲。

 

  父親頭冒冷汗,握著尖刀的手也愈來愈緊,但絲毫不見他有任何作為。

 

 

 

 

 

  眼看不妙,我說:「不行,我真的得上去叫其他人了。」

 

  「陪……陪我,好嗎?」

 

  我驚訝地望向父親,這才驚覺他已不再是孩提時讓我們一家仰賴的超級英雄。他害怕的神情,透露的是渴望我能繼續在這裡陪他。

 

 

 

  這時,漆黑的樓梯間忽然冒出一個人影,我以為是堆置在樓梯間角落的活屍屍體站了起來,嚇了一跳,身體向後一彈,撞上鐵門發出了沉重的悶響。

 

 

 

 

 

 

  外頭拍打鐵門的聲音忽然停止,夜裡再度回歸寧靜。

 

  外面的活屍,它們聽見我撞到門發出的聲音嗎?

 

  外面的活屍,它們察覺到裡面有人嗎?

 

  剛才樓梯間竄出的黑影,難道只是我的幻覺?

 

 

 

 

  外頭的活屍像什麼也不曾發生過似地,又開始拍打起鐵門,愈拍愈激烈……

 

  我緊握著母親的項鍊,不斷祈禱,幻想一家團聚,度過這個危機。

 

  幾分鐘,卻像是幾個小時一般。

 

 

 

 

  我和父親持續頂著鐵門,也不曉得捱了多久,拍打敲擊的聲音逐漸減少,終於感覺到門外紛亂的腳步聲似乎遠離了,最後只剩下最初的那兩個聲音,從鐵門的兩側持續傳進來,我和父親還是不敢鬆懈。

 

  我們不敢再說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有汩汩的冷汗從額頭冒了出來,這才發現衣服幾乎被汗水沾溼,渾身黏膩。

 

 

 

 

  「欸?」氣音從樓梯間冒了出來,幾條黑影緩緩地從樓梯走下。

 

  吳二哥和吳大哥都醒來了,張先生則緊跟在他們後頭,大概是住在二樓的他上樓通報,於是為求保險,他們全下樓了。

 

  確認只剩下兩個活屍仍不死心地拍打鐵門,危機差不多解除後,吳二哥朝我們揮了揮手,就像招來看門狗般,示意要我們靠近與他們交談。

 

 

 

 

  「幸虧張先生機靈,上來把我們叫醒。」個性較木訥的吳大哥,把發言權都給了吳二哥,有時候我真搞不懂,他們兩個到底誰才是老大。

 

  吳二哥依然拿著他那把甩棍,不以為然地說:「下次別自作聰明,雖然我知道你們是不想打擾我們的清夢,可該做的、該遵守的規矩還是得照辦嘛!」

 

  臨走前,他還不忘轉頭過來:「如果再發生一樣的狀況,老頭,要記得叫你家小鬼上來叫我們,知道嗎?我要讓大家繼續回去睡覺了。」

 

 

  聽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整棟公寓的人幾乎全醒了,擠在一樓通往二樓的樓梯間。

 

 

 

 

  「抱歉。」父親也只能點頭稱是。

 

  在所有人都回家去後,張先生還特地下樓,向父親表達了善意。父親與他畢竟是多年的老鄰居,加上吳二哥那天強行關上鐵門,將張先生最後的期待隔絕在門外時,父親還跳出來為他說情,想當然他對父親會格外友善。

 

  「不好意思,我擔心自己幫不上忙,所以自作主張上去找了那個痞子…希望你們不要生氣。」

 

  父親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訴他我們能夠理解,那是他應該做的,語畢,父親要張先生趕緊回二樓,因為李爺爺年紀大,容易緊張,要張先生上去多陪著他。

 

  「這兩個傢伙還真是不死心。」清晨啁啾的鳥鳴聲出現,代表我們快要下哨了,但卻沒聽見那兩個活屍離去的腳步聲。我想不通,為什麼它們會這麼堅持,一直流連在我們這棟公寓門前?

 

 

 

 

  「對了,你有拿走你媽的項鍊嗎?」或許是快要從緊張的守衛工作解脫,父親的語氣變得比較放鬆。

 

  我告訴他我做的那場夢,因為擔心噩夢上演,所以才拿了母親的項鍊,想當護身符。說不定剛才就是妹妹還有母親的庇佑,所以才讓那些原本發狂的活屍,自討沒趣地離開,只剩一開始的那兩個搗蛋鬼。

 

  我摸了摸脖子,卻發現原本掛在脖上的項鍊竟消失無蹤!

 

 

 

 

  跑哪兒去了?!

 

 

 

 

  「你不是說戴在脖子上嗎?」父親也開始緊張了,「快在地上找找看。」

 

  雖然天色剛亮,但鐵門擋住了大部分的光源,一開始還沒找到,最後才發現項鍊滑出了鐵門底下的縫隙,銀色墜心孤單地躺在門外的危險區。正準備探手出去將項鍊拉回來,才注意到門外活屍所穿著的鞋子。

 

 

 

 

 

 

  那是一雙鮮紅色的愛迪達球鞋。

 

 

 

 

 

 

  原來流連門外的是變成活屍的張小弟……

 

 

 

 

  我又瞧見了另外一雙黑色皮鞋,那又是誰?

 

  「找到了嗎?」父親也跟著俯身幫忙,見我愣住,他趕緊要我將鍊子拉回來。

 

  陽光照射在純銀製的墜子上,在我將項鍊拖回門內時,反射出陣陣閃光。項鍊終於回到手裡,但原本拍打鐵門的聲音驟然停止,轉變成一種搔刮聲,從上而下刮了下來。

 

 

 

 

  「嗚喝……」四隻破碎的手指出現在門縫下方,不斷往門裡頭攫。

 

  難道它們注意到墜子反射的光芒嗎?我急忙要父親躲開,避免讓外頭的活屍察覺裡頭有活人存在。我趴下身子,低頭從門縫往外探看。

 

 

 

 

  「在外面的……好像是張小弟。」我告訴父親,父親很懷疑我的說法,要我再次確認。

 

 

 

 

  我再次低下身去,這次,我很確定那的確是張小弟沒錯,縱使他的半張臉有點血肉模糊……我也看到了另外一個活屍的臉,是我們的鄰居──孫先生!

 

  也就是說,即便他們已變異成了活屍,腦部還是殘留部分記憶,知道這是回家的路嗎?

 

 

 

 

  父親對我的猜測感到難以置信,直到他也跟著趴在地上往外探看,才相信一切。父親轉身打算跑上二樓,我立刻猜到了他的想法。

 

  他想告訴張先生,他的兒子彷彿還留有些許記憶,但我攔住父親:「張先生知道了又能如何?你以為他不曾呆站在陽臺,望著自己的兒子變成活屍在巷子裡遊走,甚至攻擊其他人的模樣嗎?他已經接受孩子變成冷血怪物的事實了,你現在跟他說他兒子在敲門,他不是更傷心?」

 

 

 

 

  父親掉下眼淚,急著對我說:「說不定你媽媽也還記得回家的路啊……我只是想讓張先生知道,他的兒子說不定還記得他。」

 

  「別傻了、爸。」

 

  既然改變不了受困的現狀,至少別讓張先生的心情受到更多刺激吧?我這麼告訴父親,但我不曉得他能不能理解。

 

 

 

 

 

  父親再度陷入沉默。我已經記不清是他本來就沉默寡言,還是這幾天被活屍圍困的壓力讓他變得不愛說話。或許某種程度上,我永遠不能搞懂他在想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