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夜談:BBS marvel板 詭異誌》─陰屍巷

 

05.

 

 

  四樓的王家大門深鎖,接替守衛的是吳家人。

 

 

 

  剛盥洗完的吳大哥,臉上的鮮血已不復見,但仍顯得無精打采;而那個原本充滿暴戾之氣,霸道得不得了的吳二哥竟也一臉頹喪。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打開自家大門的我,轉念想回到一樓探問情況,卻遭到父親阻止:「別多管閒事。」

 

  和父親各自回到房裡,我卻輾轉難眠,確認父親睡著後,我忍不住走下樓,但才下樓沒有多久,就看見正打算將鑰匙插進王家大門的張先生,他顯得有些緊張,握著鑰匙的手好像還在發抖,試了幾次才將鑰匙插進去。

 

 

 

  我與他四目相對,他看起來侷促不安,停止了所有動作。

  「你怎麼有王家的鑰匙?」我問。

  張先生支支吾吾,我繼續追問昨夜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他露出了驚詫的表情,確認我不知道昨天發生過的事情後,才接著說:「昨天王太太難產……死了。」

 

  「她死了?」我震懾,王太太竟然死了?

 

  「怎麼會…」

 

  「早……早產,我們……我們也沒有人會接生……所以才……」張先生臉上露出怪異的表情,我無法解讀。

 

  「王先生一定很難受吧?」想起了王先生,他老嚷嚷著擔心懷孕妻子的安危,最後竟一語成讖。

 

  「他很難受,也不願意接受事實,和吳家兩個痞子打了起來,小痞子說不想再管他們的事,所以我來送……送飯……給他們吃。」張先生說起話來結結巴巴,但我壓根沒看見他帶了什麼食物上來。

 

  「哦,我想用……我想用他們家的食材做飯。他們之前才收過所有……所有人的餽贈,這麼做也不過份吧?」他發現了我狐疑的目光。

 

 

 

  果然,這傢伙也露出了本性,先前利用與父親的交情想多要些食物,現在王太太死了,還想取回之前贈與的食材,真要不得。

 

 

 

 

  我告訴他:「我想進去看看王先生。」

 

  他顯得有些為難:「裡面亂糟糟……你不會……不會想看的……還是先去休息吧。」

 

  但我還是堅持要一起進去,雖然王先生這幾天把大家搞得提心吊膽的,但發生了妻子和孩子雙亡的慘事,照張先生的說法,他還與吳家人打了起來,必定挨了揍,或許我能幫上他一些忙也不一定。

 

 

 

  張先生拗不過我的請求,才讓我進去一窺究竟。

 

 

 

 

  王家客廳裡濺滿血漬,宛如爆發過砍人衝突的兇案現場,地上還殘留一些血跡黏液,一走過去就弄得鞋子唰唰作響。王先生被反綁躺在客廳沙發,嘴巴塞了條白色毛巾,眼帶血絲的他,凶殘地望著我們,好像想說些什麼。

 

 

 

 

  我原本還打算安慰王先生,但看見他的表情後,我卻步了,轉頭問張先生:「王小妹跑哪兒去了?」

 

  「我……我家……我……可以幫忙照顧她。讓她繼續留在這裡……也只是……」

 

 

 

 

  「觸景傷情。」我替他把話說完,張先生點頭。

 

  那王太太的屍體呢?怎麼沒瞧見?我問了張先生。

 

  「處理……掉了。」

 

 

 

 

  細節,我不敢再多問了。

 

 

 

 

  所以吳大哥昨天才會說,看來以後我們都得辛苦一點,因為可能只剩下我們家和吳家人負責守衛,張先生除了要照顧李爺爺,還得分神照顧王小妹和王先生。這怎麼可能撐得下去?

 

  「你先……你先上去吧,去……去休息。」

 

  我原本打算幫忙張先生下廚,但回頭望向王先生,見到他的眼神就讓我不寒而慄。他惡狠狠瞪著我,好像我是殺妻兇手。我不敢久待,同意了張先生的建議。

 

 

 

  回到家裡,發現父親也未曾入眠,我便告訴父親剛剛探聽到的事。

 

  父親一言不發站了起來,他想去幫張先生下廚,或許那是他唯一能夠幫上王家的忙。我勸阻他,要他多休息,畢竟剛守了八個小時的夜哨,我擔心他的身體能不能撐得住,何況未來還有無止盡的夜哨要守。

 

  「反正掛念著也睡不著,就下去看看。」

 

 

 

 

  下樓看到王家的慘況後,會更難睡……我心裡這麼想。

 

 

 

  我陪著父親還沒走到四樓,就看見準備離去的張先生,背上還扛著王先生,王先生的雙眼仍然張著,目光卻一片死沈。

 

 

  又發生什麼事情了?不是說好要替王先生料理餐食嗎?

 

  張先生一見著我們,立刻頭也不回地往樓下跑去。

 

  「老張,老張!你去哪兒啊?你要把小王帶去……」父親立刻跟上去,伸手想攔下張先生。

 

  但張先生轉過頭去,一手抓著扶手,一腳將父親踹倒在地:「滾開!」

 

 

 

 

  我趕緊查看父親的傷勢,他的頭撞到牆壁,左手不斷握著右手虎口。我將父親的左手扳開,發現父親的右手竟有齒痕,甚至被咬出一些血。

 

 

 

  張先生竟然在情急之下,發狂咬了父親?

 

 

 

 

  我放下父親,張先生見苗頭不對,索性將王先生從肩上丟下,王先生就這麼從樓梯上滾落,頭部撞擊階梯一次又一次,這時我才看見王先生的胸口被染出一大片豔紅,原來他早就失去了意識,或許早已死亡。

 

  張先生從褲袋裡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朝我亂揮了幾下,要我小心他手上的那把刀。

 

 

 

  我後退幾步,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事情,腦袋一片混亂。

 

 

 

 

  張先生見我停止追逐,便急忙衝下樓去,我朝底下大叫:「攔住張先生!」

 

  好死不死,捧著兩碗清粥的吳大嫂剛走出家門,大概準備送下去給丈夫和小叔暖胃,她茫然看著正上演追逐戲碼的我們,張先生隨手持刀朝吳大嫂一揮,她慘叫一聲,倒在一旁,我差點踩到她的身體。

 

  張先生到底在搞什麼鬼?我邊想,嘴裡又再喊著,希望在一樓守衛的吳大哥、無二哥能夠幫上忙。

 

 

 

 

  總算,吳大哥出現在二樓,一臉狀況外。

 

 

 

 

  「攔下他!」我吼著。

 

  「蛤?」他驚呼一聲,這時我才發現他根本沒帶任何武器,張先生利用衝下樓的衝力,趁其不備將水果刀插進吳大哥的肩膀,吳大哥根本無力招架,抖著身子,想拔出插在肩膀上的水果刀。

 

 

 

 

  我繼續追下樓,張先生開了自家大門,倏地溜進去,就在門關上的瞬間,我的手已經伸進一半,猶如前幾天張小弟的手在吳二哥封鎖鐵門前的最後一搏,雖然痛得要命,但我知道,如果這道門關上了,或許永遠就再也打不開,也會不曉得他到底對王先生做了些什麼了。

 

  「你給我……給我放開!」張先生一手強拉著鐵門,另一手則朝我的手掌不斷攻擊。我趁隙將鞋子卡進門縫,我倆就像拔河般,誰也不讓誰,一拉一扯間,一股大力從旁傳來,鐵門瞬間被拉開。

 

 

 

 

 

  站在我身旁的是,從來也沒想過他會變成戰友的吳二哥。

 

 

 

 

 

 

  惡魔忽然變成了及時雨。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