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敲敲鍵盤。

鍵盤壞了,被我踩壞了。

當時的我正在替櫃子上好活動門。

「我覺得書櫃可以移到這裡……書桌……欸不對,這樣壓迫感會不會太強。」

我隨口問問了身旁的他。

 

 

 

「真好欸。有自己的家。」他說著,而其實波濤洶湧的是他自己的故事。

「沒有啦,這也難說。」

 

 

 

我的房間,約莫七坪大小,對一個人來說是大了一點。

其實我需要的空間並不很多,所以在終於全然一個人之後的現在,空出了兩個櫃子還有一個書桌,在電子股移走後,更顯得空曠。

 

 

 

「我其實想要買一個單人沙發,再買一個立燈,這樣我就能夠坐在沙發上看書了。」

「所以我說有自己的家真的很好。」

 

這說來也有趣,其實我一直是想買一個雙人沙發的,放在客廳,那是為了讓客人來家裡時能夠坐著休憩。

但其實大多都是一個、一個朋友來家裡,以往我都會帶回自己的房間。

我坐床上,對方坐在我的椅子上,或者相反、或者對調。

 

 

 

現在雙人沙發是不必買了。

卻忽然想買個單人沙發。

 

 

 

 

 

 

鍵盤壞了,我搜尋起網拍,關於鍵盤。

我獨好機械式的鍵盤,並不是我這個人老派還是如何,機械式的噪音,在你敲擊時總會啪噠啪噠,十分擾人,但我喜歡那樣的聲音,喜歡那樣的手感。

即便現在的鍵盤又或者筆記型電腦大多是那種幾乎是浮貼在盤面上的,輕輕薄薄,但也毫無生命力的展現,對我而言是如此。

 

 

 

敲敲鍵盤,以往都是在寫小說。

不過現在已經不同。

 

 

 

 

 

我承認心情還是會受到波動,對方如何我不知道。

內心的怨懟會讓我期待她的世界也會因此影響,先前的見面我會想要問著,因為在第一晚她失眠的嚴重。

可是說真的,離開,或許並不會這麼衝擊她的世界。

但對於養成習慣後就不容易戒掉的我來說,卻是十分困難。

我是一個不容易投入某些特殊象徵的人,因為我知道我容易上癮,難以戒除。

好比晚間一個人鋪好床鋪,準備接電視看個電影,這會沒人替我鋪床疊被,電影放映結束後也不宜迅速入睡。

睡前、睡醒,某些特殊時刻我望向手機,覺得真是該死。

感情狀態的顯示,雖然是預料中事,但也不免影響。

 

 

 

 

 

我真是該死。

非常善於演戲,但事實上一點都不想要演戲。

想做的能做的不該做的,不過我清楚知道這些這些都是不應該不應該的。

未來我並不會占據重要的位置,而天崩地裂的因子更不會是我,如今的我是在浪費時間啊浪費時間。

 

 

 

 

 

敲敲鍵盤,打打鍵盤,這該死的愛。

 

 

 

 

 

「問世間情為何物,人叫人生死相許。」我爬上櫃子,這麼對他說。

那時我好像正在檢查電子鼓的配件,其實我並不真正想要電子鼓離開我的身邊,一個又一個曾經重要當下重要的人事物都已經分離,而我僅僅只是想要抓住……不要放手。

可是其實我知道,他會哭泣的,我的電子鼓他會哭泣的,不如讓他更妥善被利用。

反正我的鼓技會一直在的,可是有人需要他來增進技巧。

 

 

 

 

 

「其實你的女人緣超好的,大家都喜歡你,很多都是你要或不要的問題。」他這麼說著。

「可能吧。不過那一點也都不重要。」

「那什麼比較重要。」

「我現在什麼也不想去想。」我這麼告訴他。

 

 

 

 

 

再多想什麼、再多說什麼也只是令人難過,令人無法自拔。

所以就算了吧,我已經從複製貼上的情境中離開,就也別再讓負面的情境複製貼上。

 

 

 

 

 

一早醒來,他走了,留下訊息,告訴我他已經把鼓帶走了。

我苦笑,好個不告而別,而我的電子鼓已經去了另外一個城市。

 

 

 

 

 

我好像可以聽到鼓聲。

很微弱,但是那是我的電子鼓聲。

 

 

 

 

 

其實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幸福、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