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歌。

陌生人唱的歌,陌生的歌手唱的歌。

 

 

 

 

 

 

現在幾點了,妳又在做什麼嗎?

 

 

 

 

 

喇叭裡傳出的是凌晨三點鐘。

 

 

 

 

 

 

「啊。愛情不就是兩個人的事情嗎?」幾個人七嘴八舌的在討論。

阿姨,她,指著她的兒子,智能障礙,重度。

他的弟弟今年快要三十歲了,但討不到老婆,埋怨著,「哥哥這樣……誰敢嫁給我啊?買一還送一欸。」

我聽出了身為母親的她的心酸。

 

 

 

 

 

 

在一旁的我的回覆,「我能懂……即便女生不這樣想,女方家長大概也不准吧?」投射的是曾經被女方家長嫌棄的女方的決定以及徬徨,那很酸,我說真的。所以那麼回覆的我,並非相同事件,但卻仿若空間。

 

 

 

 

 

 

「啊。愛情不就是兩個人的事情嗎?」另外一個瑜珈老師於是說。

我笑了笑,看來妳是一個曾經為了愛奮不顧身,或者因為不曾奮不顧身,而說出了這樣的話語的女人。

 

 

 

 

 

 

這說來好巧又不巧。

偶然在網路上結識的他,男孩,事實上我曾經偷了他的工作背景,國際婚禮公司的文案,就這麼套用在新星文創合集《無限》的短篇兩萬字小說《兩個月紀念日》的女主角的背景職業上。

不過我們從來沒碰過面,嘴裡聊著大多是關於文字的琢磨。

他說,「你的書出版沒?記得通知我。」

又或者是,「下次也來分享你的小說好了。」

 

我都說好,但我沒通知他過。

 

 

 

 

 

一直到,阿三,也就是我的同袍好友的閨中密友,小燕,那天我去她家拿提貨券,坐了一晌,她先是聽了我的分手後,得知了事件的原貌,「噢,好壞。」,當時她說。當時的她也頻臨分手,不過現在的她正籌備婚禮,在Facebook上有個按讚的專頁。

當時我開玩笑的點了,還開根本沒啟用的分身,告訴她,我按了,還兩次。

所以如果二十年後我還沒結婚,請把女兒嫁給我吧!

她說好,但是聘金三百萬。

之前她告訴我,她的母親也是嫌著她未來的夫婿沒錢沒錢又多沒錢。

「我又不是林志玲。」她說,夠用就好,再說結婚的人又不是她母親。

 

 

 

 

 

 

那時我心裡也酸酸的。

天殺的大概是檸檬吃太多,說到這,好想念前兩個禮拜的花蓮新城檸檬汁哪!

 

 

 

 

 

離題。

 

 

 

 

 

那個婚禮文案的未曾謀面的男子,丟了一個專頁。

「幫我朋友按讚。」

 

 

 

 

 

這這這,這不是小燕嗎???

 

 

 

 

 

我說,我按過了。

他說,不是粉絲團的專頁,噢沒錯,是新人的頁面。

「對啊。我就是認識新娘啊、小燕!」

 

 

 

 

 

他們天殺的是從小認識到大的青梅主馬兼青藏高原外加青山綠水永續經營。

(青藏高原是哪招?我還脾臟公園勒!)

 

 

 

 

 

噢我跟你講世界真的是混帳的小。

 

 

 

 

還有總之最近數學老師時常請假,噢不是,是常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短短念頭。

當時當時應該快速打字記錄下來,但未有,現在對於那些思緒就向隅了。

有點懷念之前mp3隨身聽時代,會把一時想到的情緒用錄音的記起來,然後每天都花上一個甚至更多小時寫下blog

現在年紀大了每天被錢追著跑,從上課睡覺下課摸懶覺,然後該死的變成上班下班,一不小心就會變成上車睡覺下車就尿尿。

這該死的愛,這該死的礙眼的時針分針秒針。

 

 

 

 

 

 

時間就是金錢啊!這是國小老師會告訴你的。

但我現在光想起花掉的時間就等於少去的壽命就讓我覺得心慌慌。

 

 

 

 

 

 

每天浸淫在的就是,「噢現在幾點鐘。」

回家迅速吃飯洗澡摸個魚,開始法學轟炸,啪啪啪批啦啦,到十二點前可以讓讀書到一個段落。緊接著上場的就是,空閒時間,還有直奔凌晨兩點鐘的小說時光。

躺平。

 

心裡還怨恨著為什麼人得要睡覺必須要睡覺,如果一天能夠有三十八或者九十三個小時就好了。

 

 

 

 

 

噢到底為什麼會扯到這裡。

大概是忿忿不平吧?

 

 

 

 

 

主管問我,為什麼我跟同事的距離這麼遠?她們不敢也不好意思問我什麼。

我說,想要問什麼就直接來問啊!

我只是不想再主動。

 

 

 

 

 

 

某部分我覺得在某一個時間點以後,我開始逃了。

先讓我逃離的是爵士鼓,噢,我暫時不想打鼓了。

現在,鼓已經運給了現在最需要的人。

再來讓我逃離的是小說,早已停歇的長篇《冬戰》,讀者的哀嚎聲,

我內心怨恨自己的黃沙滾滾。

再來是人際關係……

最後會是什麼呢渾球?

 

 

 

 

 

剩下什麼要好好抓啊!

你這個渾蛋!

別讓自己當渾蛋!

 

 

 

 

 

晚安、晚安。

現在的妳在做什麼呢?

我睡了,我一直沒睡。

人生有太多的事情得忙,

宛如有太多的畜牲在撒野。

 

我還沒睡、我還沒睡。

我不會睡、我不會睡。

 

 

 

 

今兒個我被陌生人加了line

終於知道援交妹是怎麼開砲的。

嘴裡扯著幫她個忙、幫她個忙。

說什麼可以無套中出,我還無緣中菜花勒。

 

大姐幫我個忙,快滾好嗎?

 

 

 

 

 

 

蒼天幫我個忙,讓我的睡意全部趕走好嗎?

讓我的不屬於我離開我的思緒我的腦袋進去潛意識好嗎?

我想做夢,是真的夢,可嗎?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