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放下它,而不是放棄它。

我胡扯了。

 

 

 

 

 

我看到一段話,是Facebook所轉的,內容如下。

「請把碗摔到地上。」

「做完了……它破掉了。」

「然後跟它說,對不起。」

「對不起。」

「請問碗有復原嗎?」

 

 

 

 

 

文章轉述者是一名男子,我那名被曾經被女朋友家長嫌棄到臭頭,後來分手後火速與兩名女子分別火速結婚及交往,在火速離婚及分手的男子。

我知道他想陳述什麼。

 

 

 

 

 

不過前一個晚上我打了電話給另外一名男子。

怎麼說呢?我一向覺得他非常不正經、非常,但他總是能說出非常精闢的話,也總能夠釐清我的想法。

 

 

 

 

 

 

的確。

我的碗已經破掉了,而說再多大概也補救不了。

我告訴他我原本打算的作法為何,因為最起初與她交往前,曾發生過,她先是消失,後來驟然告訴我她已與人交往。

我想那是她生命之中的某些邏輯,她將自己隱藏及塑造的妥當,而在當下,自以為與她交好的我,卻一無所知,就像個迷霧一樣,她牽了另一個人,但我卻從沒見著。

 

 

 

 

 

我擔心害怕也會再遇到同樣的結局,所以打算徹徹底底的遠離。

而內心的怨懟及不滿,讓我產生了希望她不好的壞念頭。極為怨恨的我,內心是扭曲甚之的,不斷猜測著是不是已經有新的對象存在了她的身邊,這回她是不是又要隱藏呢?我是不是又要被蒙蔽?而人最痛苦的就是,你誤以為的不會再發生的,會發生、又再發生。

 

 

 

 

 

「是阿。我感覺的到你充滿怨懟。你以為在內心裡把它想像成低賤的生物,那麼你就會比較快樂。那是因為你內心充滿著不滿,在最後關係的結束,外在因素貶低了你,無論是距離以及她家人的批評。所以以為貶低她就能讓你內心遭受無禮的批評就能夠平衡,可是那對她也不公平。」她這麼說。

我以為很大的原因還有不愛了,否則怎麼會三番兩次的被距離及控制取敗。

「當然詳細的原因我是不知道了。你面對的是她、還有她家人的批評……她也同樣面對家人,還有你的不滿。」

 

 

 

 

 

 

那我應該怎麼做呢?

我想逃離,我真的想逃離哪!

 

 

 

 

 

「既然這是一個你這麼曾經深深喜歡的人,我想你一定也不樂見她不幸福,或者遇到了更糟的人……更糟的事情對不對?」

我點頭。

「那麼……妳就別再讓她變得更糟。嘗試不要主動去探知什麼,要自己控制,一定要控制自己,要記得,總之她是走了,但是希望她還是往正確的方向走,對不對。」

對,我其實真正希望她是往正確的方向走。

「那你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好。

所以我知道了。

雖然很困難,但我會努力做到。

 

 

 

 

 

內心的怨懟大概還是會存在,那塊破掉的碗也鐵定修復不了。

不過被毀敗的只有一個人,不是兩個人,這或許是段毀滅性的關係,那麼,就把我毀掉好了。

她要怎麼傷害我,有意、還是無意,那是她的事情,但我不想傷害任何人,真心這麼希望,尤其是曾經在自己心裡佔有這麼重要角色的人。

 

 

 

 

 

我相信會有人能夠出現把我的碗給修復。

或者,我也能夠自己修復。

我相信。

在最黑暗的時候只要能夠度過,就能夠看見曙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