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米雪兒,在我們擔任伴郎伴娘進場完,兩人坦承都落了淚,當我們都見到……我的表妹,也就是我的髮型設計師……姑且稱她為佐漢……在她父親的手在紅毯中段,放下那一瞬間,將她交給夫婿的那一剎那。

 

 

 

 

人生的旅途走了未完待續,而後,紅毯的另外一個人生,由你來責。

 

 

 

 

 

我看見了她身為女兒的淚水,拜別父親,父親對著夫婿說,「你要好好照顧她,今後我就把她交給你了。」

 

 

 

 

 

噢。這是我上輩子最鍾愛的女人,這世人她成為我的女兒,讓我還能夠為她再盡些什麼。身為男人我一定也曾讓她吃過了不少苦頭,在上輩子,所以這輩子她,成為了我的女兒,讓我能夠竭盡所能的償還我上輩子所不能給予的。

 

 

 

 

 

我與米雪兒本來是一對,伴郎與伴娘,不過因為有了更矮的伴郎(謝謝你,讓我不用當最矮的伴郎。),所以她離我遠去,與我牽著入場的是我的另外一個表妹。不得不說,牽著自己親人……尤其是不很熟的親人的手,還真是莫名感頂天到無以復加。(我恨你,因為我覺得超詭異的牽我表妹的手)。

 

 

 

 

在父親最後的最後的與她擁抱,我的妹子我的佐漢,那時我一陣鼻酸,有一瞬間我能夠全然體會了她的感受。

 

 

 

 

 

噢父,請您不要為我擔心,如今在我身旁的這位男子,我知道這輩子我勢必也會為他所傷,為了家庭為了孩子我得勞心勞力,但我知道他下輩子會對我百般付出的,就像您對我的百般付出一般。

 

 

 

 

百般付出,父,對,女。

百般付出,任何任何的一切。

 

如今,今後身旁的男人是否也會為妳百般付出?

 

 

 

 

 

我望著他們,雖然兩夫妻常有爭執,時常居中協調的我,因為我的佐漢常常抱怨她的夫婿。我總是站在妹婿那頭,當然不只是因為他長得帥又討喜會做人。因為我知道我的佐漢,那張嘴總是傷人至極,而妳不能總是傷害身旁的那一個人,否則只會讓她離去而傷害了妳。

 

在那些一次又一次的調停裡,她幾乎是哭著跟我說,為什麼我要幫腔,替一個外人。

 

他不是外人,他是我的妹婿。

他的不好我不能說,因為是妳選的,當我說他不好,也就代表我說妳選得不好。

我相信妳選得好還有妳的眼光,因為妳真正是我心裡愛的那一個人,可是我也知道妳有時候會急了累了倦了,就會破壞兩人之中應當保有的和諧。

所以,我當然罵妳,我當然說妳,因為我相信妳能夠好好與其溝通,那些妳口中的埋怨就能不再發生,而我最想見到的就是妳幸福。

 

 

 

 

「我兩個超沒用,我看就我們兩個掉眼淚。」

我對她說,這個我與佐漢之間的洗髮小妹,數不完的說說笑笑,某程度上私交甚篤的她們,連帶她也稱呼我為之「哥哥」。

 

那個當下,我們真的能夠感受到,她,我的妹子,她的知己,在拜別父親後的那些淚水。

那些故事,那些感受。

 

 

 

 

 

 

 

 

願,你能夠對你的妻子,我的佐漢百般付出。

願,你能夠不枉對她的父親的曾經百般付出。

 

因為我知道,她會為你百般付出的。

 

因為她是我妹子,如果沒有,我會電爆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