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明白,真正能夠作為支撐的東西只有自己的思考能力而已。
如果不到各地去看看,不閱讀各種書籍, 不聽音樂的話,就不可能發展自己的想法。 

村上龍在 <<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一書當中這麼說




而我在板橋誠品
將那本朗文出版的多益書組合翻過來後
發現三本只要七百五十元

我笑了



我有點感覺了



今天不知道為甚麼
沒甚麼人在板橋誠品
以往總是有一堆人擠在英文檢定那區
我搞不懂 你要看書 就拿去旁邊看
為什麼一定要擋在櫃子前面
這麼怕別人拿走了你想要的書嗎


我從行天宮圖書館走出
我因為我那本<<一首詩的誕生>>還書逾期了
所以沒辦法借要拿來寫心得報告的科技遊俠
但是已經愚昧的在四點就吃了晚餐(當時不知道在想甚麼)
那就照著原訂計畫去吧


在板橋丹提一個人喝著咖啡
手上沒有本來要看的科技遊俠
只有一本隨身筆記本記錄著廣告管理的重點
手指勾著溫暖的拿鐵杯
瞧見了以前高中的一個朋友
但卻沒有打招呼


隔壁的男孩拿著木村包
可是卻長的一點也不像木村拓哉
他就這麼樣的起身離去
卻不願意順手將餐具咖啡拿去回收櫃
有那麼一瞬間我想幫店員的忙
可是我最後卻沒這麼做
直到我走前
木村的大冰杯還有菸灰缸還留在隔壁桌打瞌睡


我坐在日本小說的書櫃前
把石田衣良新作品<<不眠的真珠>>
花了一個多小時
猛力看完
今天很有閱讀的感覺


石田衣良寫的故事總是有著
中年風韻的女子 
中年外遇的男子 
年輕才氣喜歡熟女的男子 
愚蠢的年輕貌美女子
四種主幹的角色在單號以及雙號之間錯身
然後還有滿滿的性愛 插入 
似乎他的書就必定得嵌入那幾個要素
不然就不是石田衣良


我甚至在板橋誠品遇見了一個再老不過的老朋友
認識好歹也十年有餘
原本以為她會駐足與我多聊幾句
但看她急的樣子就沒再多說甚麼
我想起國小時她曾經大膽的公開向我示愛
而現在小女孩和小男孩都已經是半個大人了


去了一兩年前三天兩頭就去報到的整形外科
那裏的護士我已經不再認識
搭不上話
那個戴假髮還上妝的娘泡男醫生仍舊把我的名字念成王宇晨
以前那個和我聊的天南地北的老護士
還有那個聲音很細跟我住在同一條路上的護士小姐早已消失無蹤


我耳朵上聽的是張震嶽的OK
我竟然聽起中文歌
把誠品外頭ipen單身週報收進包包裡
我的單身指數高達80
他說我的自我意識強烈
雖然心中渴望有戀情
不過卻矛盾的又安於現狀


電梯中
一男兩女保持像是太平間的死寂
陌生人在秘密空間要是說話
就像是死人不會說話般的禁忌
我在她們走出電梯前
按了開 踏出電梯之後
共搭一台電梯的緣分就關了


誠品銷售排行榜上第一名是<<第十三個故事>>
我很榮幸我看的是試讀本
那本陳燕蓉寫書評所獲得的試讀本
讓我早比兩千三百萬人看了它
也讓我想在對每個在書榜前的男男女女大叫請拿起那本印有雙腿的小女孩
那是本好書


愛情就像是在台北市開著車
找著停車位那樣困難
我在牽我的機車時想起了這個idea
我想找哪天悠閒把電梯的陌生人還有台北市找車位畫成畫


愛情其實不難
不過你永遠都要尋覓一個好位子
而那通常都要等別人把它的車移出來
就算那位子是空的
你也得注意那位子你車子是否移得移得進去
還有你的技術是否能夠恰巧停進去


我沒有汽車駕照
所以還暫時不用尋找車位
我暗自鬆了口氣


一台開著頭燈的腳踏車騎士
停下腳踏車
拿起把手在橋座墊高度
我很想告訴他
他的腳踏車好帥


那個穿著咖啡色羽絨外套的kiwi女子從我身旁超車
我想起了很久以前跟我說她買了台kiwi的王湘佩
可是上次去台南找她 她卻騎一台
跟曾曼薇一模一樣的機車


我在誠品坐著
想到曾曼薇此時也在桃園誠品看書
不由得笑了起來
或許她在那嚷著呼叫憋腳人
我一直在尋找時間去桃園找她
此時我們都坐在誠品
雖然不是同一個誠品
但或許我們的心靈是在一起的吧


誠品五樓已經不再是男士專櫃
放滿了現代畫富有藝術感的家俱
我想起今天在丹提看到的零六年的商周
他說中年那一代的中堅份子不盼望兒女養
所以投資起房地產養起了啞巴兒子
因為兒子那一代可能窮到連房子都買不起
而三峽當地的投資報酬率低到只有4%
好險我在前幾天有阻止在路上遇到
說要去三峽買房子投資的板中合作社阿姨


我想起村上龍所說的那句
若不到各地去走走
或是聽各種音樂
就很難發展出自己的思想


我跟村上龍說的一樣
可是我骨子裡卻滿是石田衣良的靈魂


這是篇很難以收尾的文章
因為我不斷被打斷
不斷又有新思緒讓我打上網誌
又是個跳躍性思考的迴路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BDA_4DKrbM
這極好笑
剛剛蔡一發傳給了我


印度人說No pok
否則他要call the police I tell you
存心搗亂的兩個馬來人(或許是台灣人)
在那裏with pok with pok
我忍不住大笑了好幾次





















村上龍說
要發展出自己的想法
石田衣良在<<不眠的真珠>>中
深刻的描寫了中年的中堅板畫畫家
在藝術這條路上
因為愛情 所產生的轉折
那本裡頭有些石田衣良式幽默
讓我忍不住在誠品中一個人暗笑了起來











可是我怎麼想不起他到底寫了甚麼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