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首歌
陳綺貞的歌
但我想說的旅行的意義與這沒關係



我以前說 旅行
通常是指大家在結束求學生涯階段
各自生涯的冒險
我想那是旅行

但是卻是受限的旅行




我想說的 是 不受限的旅行




信根說
去年他腳踏車環島後
曾經帶著他的狗 就這樣當著背包客
在台灣穿梭著
背包裡面背著帳篷
他走到哪 搭到哪

我想 那是旅行



但無奈我無法像他那樣
孔子說「父母在,不遠遊。」
這當然是個關係
而我自小就秉持著鮮少不歸
頂多就是夜歸
幾乎沒有幾夜沒有回家過

所以我無法實現像信根那樣的旅行



我也大概無法當個背包客
因為我不夠有患難的精神
要是我準備行囊
我大概會把什麼能丟的都丟進去
最後 行李就會好大一包
大到把我人都給壓垮了




但我很想旅行
很想一個人去遠方走走

如果不能不歸
那就晚歸

這是我所能做的最大極限




四下之後
等到考完多益
就會暫時地 沒有目標

這段時間除了該把大學四年所學的社工書籍再看一變
大概現階段也說不出個明確的標的要去實現



我想我大概會去買本新地圖
然後以一天的時間
儘量的做最低限度的旅行吧

但我想我應該要把閉眼睛搭公車的計劃先行完成
或者其他最低限度的計劃




所以說 旅行的意義到底是甚麼
到底是看美景 看看各地
還是認識美人呢

我想只好回到最一開始所看到
令我震懾的那些文字


『我終於明白,
真正能夠作為支撐的東西只有自己的思考能力而已。
如果不到各地去看看,
不閱讀各種書籍,
不聽音樂的話,
就不可能發展自己的想法。』
出自 村上龍
"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ㄧ書




槍槍的最新網誌是歸屬感



我是個時常找不到歸屬感的人
因為我無法找到與世界連繫的方法



但我的確需要確實地
發展出自己的想法



這麼或許
就能找到歸屬感
也能找回自己

    文章標籤

    旅行 背包 限度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