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我想我得說一點故事。

絕無作假的,真實的故事,不是虛構不是杜撰,也毫無欺騙。

 

 

 

先說他。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少數的男性友人。

 

 

 

空窗了一年六個月的他,其實甚為挑剔。

有些朋友聽我談起他,我總是說,他是我見過最膚淺的人,不過也是我所認識最棒的男人,沒有之一。

在他眼裡什麼嫖妓、劈腿、偷吃、搞曖昧、交往前先如何、多重性伴侶、砲友以及糾纏不清,都絕對不會是在他身上會發生的事兒,同為男性的你做了,他還會鄙視你。

甚早就期待進入家庭、婚姻生活的他,在得知前女友懷孕過後,所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結婚好不好?」

 

 

 

 

這回,他遇見一個女性,姑且稱呼為,S。結識、交往沒有多久的他們,很快的,他決定求婚。

S點頭。

 

不過,在朱學恆所指稱的十大惡人,其中之一,就是,「我女友的媽。」

這回,最可怕的惡人出現了,在商議婚姻禮俗以及相關事宜時,S媽,開出種種條件,反覆的要求,甚至連他的父母親都甚大反彈。

他說了句,「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她說的話。」,指的是,S媽所說的看不起而且鄙視他的那些話語。

 

 

 

 

「我想分手了。」或者又是,「我不想結婚了。」

是他後來所說的話。

我想起他在我協助求婚的時候,那時候我剛恢復單身,他說,「沒關係,我老婆的朋友隨便你挑。」

反正我絕對是伴郎之一,而S的朋友們,當然也會是伴娘之一。

現在我說,「說好的伴娘呢?還是我還要再等一年六個月?」

「不用等了。」他說,我以為他是吳鳳接軌的小人,但,他更正,「我再來不想結婚了,不想再面對這樣的事情,以後就玩玩就好,隨便交、隨便換。」

最後他補充,「然後孤獨終老一生。」

 

「沒關係。」我說,「還有我跟走狗。我們可以組織單身男子人民公社。」

 

其實我還有其他人選。

例如去年一整年跟六、七名女子性交的他,最起初也是因為被「我女友的媽」衝康,所以打算不願意再交女朋友甚至結婚。

例如……我的最好的朋友,她。

 

 

 

理論上這時候應該得要,跳題,最後作結,這是我的習慣。

不過這時候我不想要。

 

 

 

 

在男孩的早期,其實總是遇見了不少挫折。

好比女孩們多數選擇較為年長的男人交往,然後,男孩們總是撲空。

彼此,其實女孩比男孩們更會遊玩這種愛情的遊戲。

有些運氣好些的男孩,遇見了不怎麼在意這事兒的女孩,卻愈見了惡人,女孩她媽,然後呢,男孩知道了非得成為男人不可,變成了男人,因為選擇不再受到傷害。

過了幾年,男人遇見了女人,當然,這時候兩個人或許都滿是傷痕了。

女人們身為女孩時,也總是遇過幾個傷了她們的男人,這回,她又遇見了男人。

男人這時早已非彼時的吳下阿蒙,於是,男人又狠狠的傷了女人一回。

女孩欺侮男孩,而男人,欺侮女人,或者女孩。

 

我想再過幾年,或許幾個月,我眼中的他,也會變成另外一個男人?

或許類似一年七砲的友人C,又或許我另外一位畏懼女人的友人D

 

 

 

 

我告訴她,我結束了一段……關係。

她也告訴我,她也結束了一段……關係。

消失了幾個月的我,跟她聊起,她不解,分明她,早些年前不是將所有男孩或者男人玩弄於股掌之間,而如今,為何全世界所有人都只是想跟她做愛,而不想跟她交往。

她並不是玩不起的女人,但她只是也想要好好被對待,被給予承諾。

 

張貼了她與另外一個男性友人的對話紀錄,該名友人只願意深夜去訪,然後一早離開,因為他是有女朋友的,而他只能在深夜女友睡了才能到訪。

 

「為什麼全世界都只想跟我做愛而已?」

她不解。

我也不解。

我以為她類似我另外一名女性友人,是個喜好四處曖昧的女性,她說她非也。

 

 

 

 

 

「男人的段數只會越來越高。」我告訴她。

一個男人其實清楚地知道眼前的這個女孩能不能交往,如果想要交往,會用更明確的方式回應,而非徹底擺爛。天平彼端,如果妳遇見一個願意好好地跟妳結束關係的男人,是好事,多的是裝沒事,不聯絡不回應的男人。當他回應,就是想去妳床上,離開後就又會消失一會。

 

 

 

我所指稱的那名喜好曖昧的女性,或許並不一定是喜歡曖昧,只是,這是她保持自己隨時可以提取,不會孤單的方式……或許。

而她也踢中了鐵板,這回。

男人離開床褥之後,藉口工作忙碌,此後消失。

一心想要告白換得答案的她,說穿了不過就只是想要確認死因,不過,這回,她什麼也沒有換回來。

只換回了,另外一種孤獨。

她遇見了次之的男子,而她才懂了。

 

 

 

 

 

然而,第三個女人跟我說了事兒。

以她的年紀來看,她不過是女孩。

而她在兩男之中周旋,或許也是兩難。

一是急切地想要確認關係的男子A,二是曾經交往但於分手後未有下文,但關係仍持續者男子B

為了男子B,我曾與她去了趟城隍廟,為求月老。

但我說,不會有效的……因為女孩的狀態……不是男人所要。

男人要的是穩定,是一個立即見效的帖子,而不是像她這般,尚須等好些年。

所以男子B,不會要她的。

她說,但她也不要男子A,即便他看起來再怎麼完美無暇。

 

還是趁早說清楚把關係結束吧,不要再佔有A的好……因為妳給不起同樣的……

 

 

 

 

 

 

她……身旁的友人,或許曾經喜歡過我。

但我想現在應該是討厭我的,非常討厭我的。

因為我是一個始終模模糊糊的人,在他們眼中,的確如此。

 

某程度我覺得我非常勇敢,當然只是某個程度,因為我選擇開口托出,而不是拖延戰術。

我只是覺得不應該再繼續佔有她的好,我不能收。

除非我打算……但我不打算,目前,追根究底具體的原因也無解,而我不想歸因到任何地方去。

 

我是一個你對我,我就對你更好的人。

可是我開始覺得自己並不值得了,開始並不值得了。

而我深深痛恨關係的結束,由我開啟,得見著一個又一個的人,痛哭失聲,在我面,或者我所想像的無法見到的面前。

 

我始終不想傷害任何人,但卻默默的不由自主的傷害到他人。

所以我決定,主動終止……

 

去找個更值得的人,因為我絕對不值得。

 

 

 

 

 

而,另外的。

「我跟我媽媽溝通了,我告訴她我還是非常喜歡你……即便……你不一定會再選擇在跟我交往……聽起來,我媽媽願意……如果我們再交往,可以好好的跟你吃頓飯,不會有任何攻擊。」

我告訴她,在我心裡第一個聽見她的這段話後,所想的第一句話竟然是,「為了不要再跟妳媽碰面,我永遠都不會再跟妳交往的。」

 

為什麼呢?我不解。

後來,在她心裡,我有的還剩下的,只剩下欺騙。

一些以不想傷害她為藉口為理由的欺騙。

說穿了只是想要保全自己,就像是最一開始我跟她認識時,她所用的欺騙。

所有我曾經歷過的,她也正在經歷,她說了,「心如刀割。」

而那還不足以形容我所面對過的,並非程度嚴重與否,而是類別如何,她換個人就會好,而我,如同我的那幾位遇見「女友的媽」一樣,對於某些事情也總是存疑了。

 

但我並不認為自己真正有錯,因為我並沒有跟任何人交往,任何人對我也並沒有束縛力。

 

為什麼要繼續喜歡我呢?

我不過就是個爛貨,妳懂嗎?

 

 

 

 

 

 

 

全天下男人,運氣好者,不會遇見摧毀他們的對象。

運氣差者,遇見了摧毀他們的對象。

例如我。

 

 

 

 

別在我身上浪費一丁點時間。

我很認真的這樣覺得。

 

我很感謝願意花上時間賭上「你到底是不是爛貨?」的女性,謝謝妳們陪我,又還是讓我陪妳。

但妳們都曉得只是短短的一瞬,妳要的我給不起,能給的最好的,也只有再見。

我只是不會憑空消失而已,剩下的,跟你們眼中的那些爛傢伙沒什麼兩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