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是會注意一些似乎微不足道的地方。

 

例如,老人。

 

 

 

你有沒有發現,無論你去哪裡,總是會發現一些老人。

猶記得某一部電影所說,走到哪裡,總是有看不見的老人,他們走的漫不經心,又或者呆坐在某一個角落。

而猛一轉頭,他又在你背後。

絕對不是什麼影分身之術,而是老人太多,多到你無法分辨這一個老人是不是更早些你所撇見的那一個老頭。

 

 

 

他們大多坐著,無論是輪椅上又或是公園四處可見的座椅上。

你說,他們在做些什麼?

如果時髦一點的,或許滑滑手機。

但大多數的他們,只是在做著,好像在等些什麼。

 

我不禁想起,你的老伴呢?

或許老伴找到些娛樂去做,好比含飴弄孫之類。

或許老伴找到些課程去上,好比社區大學或者松年長青學苑。

 

但有更大的可能性是,老伴,早已走了。

 

 

 

這群沒有老伴,或者老伴正唱著「老伴好忙」的老人家們。

他們到底在等些什麼?

而或者又在想些什麼。

 

 

 

如果你仔細端詳他的面容,老人大多沒有表情、呆滯的。

或許曬曬太陽,可能坐姿也不見的多端正。

 

 

 

 

他的確是年輕過的,在他們那個洪荒歲月裡,多得是戰亂,又多的是單純到不行的互動模式。

可能年輕時跟一位,或者兩位姑娘調情過。

也或許跟一個,或者兩個青年論及婚嫁。

在他眼人,或許在現代年輕眼中,老古板、呆版,乏味也索然無趣的人生。

他們的遲暮之秋,到底在等些什麼?

 

 

 

 

雖然嘴上不承認,但是見多了老朋友、老親人一個又一個離去。

他們在等著,或許就是今天晚上睡著以後,再也不用去思考明天要去哪裡呆坐著。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