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來跟大家分享我的床笫之事了。

(拜託誰想知道啊)

 

 

 

我房間有組雙人床,這雙人床的可是有一段歷史。

大概從我爸媽結婚就開始睡了,後來由於望子成龍、望子生孫,所以就這麼傳承到我這兒了。當時還舉行了交接儀式呢。

(為什麼你非要講這麼多廢話)

(去問我媽啊)

(你媽寶阿,對不動就提媽。)

(對啊。我剛剛才問我媽可不可以發文呢~)

(嘴砲,你根本沒跟你媽住在一起啊渾球)

 

 

 

 

不應該再這樣廢話了,還有小說在等著我呢。

總之,雙人床的歷史就這樣跳過吧。

 

 

 

打從我開始睡雙人床後,其實身旁都一直有個伴,我說的不是那種你懂的床伴,而是一直都有人同居著。

(就是你,不要裝清純)

後來,同居的女朋友分了,換了一個遠距離的女朋友,卻在某一次購物下買了兩顆抱枕。說真的我還真不曉得抱枕是拿來做什麼的,總之就買了。

另外也不太確知原因,隨著睡眠狀況越來越差,逐漸喜歡比較高的枕頭,就開始了嘗試購買新枕頭的歷程。

 

以前並不會在意這些的,只是畢竟會有女伴,所以女孩就會揪著說要看什麼、看什麼。

當時的女朋友有一顆非常好睡的枕頭,我幾乎都用那顆抵擋著越來越差的睡眠狀態,一直到分手以後,我將那顆枕頭寄還回去……即便她一直說沒關係。

就這麼地,由於開始嘗試不同枕頭,所以枕頭越買越多、床上枕頭也越來越多。

 

 

約莫一年前,忽然不安全感襲來,說來也莫名,因為當時其實是有女朋友,雖然大多時間因為遠距離我都一個人睡,忽然變地需要抱著枕頭才能睡覺,大概維持了幾個月,復又變地不太需要。

一直到彼時,我床上都保持著五顆枕頭的狀態,兩顆大枕頭(分別是hoya casa與3M)、一顆較塌的長枕(Cosco)、兩顆抱枕  (Taggs),也逐漸習慣了這種規律。

 

一顆大枕頭以及塌長枕疊著墊高,晚間睡覺用。

抱枕則主要拿來在加疊在兩顆大枕頭上面,拿來靠著閱讀用。

於是我都會再睡前變換隊形兩次,將前天晚上所睡的枕頭挪了一挪,改成閱讀姿勢,看完書愛睏時復又改回睡眠模式。

對我來說或許就像是某個睡眠儀式一般。

 

一直到偶然得到一顆四千元的tendays舒眠枕,床上的枕頭爆增到六顆之多。

或許是因為它價格太高,所以我莫名地覺得它好睡,但當然也是因為它確實值那個價的關係,得到的幾天以來,我幾乎就不再有翻來覆去的問題了。

 

 

 

 

我想是因為年紀已到,以前那些看見好看、漂亮的衣服就會內心小宇宙地吶喊著想買、想穿。這種心情已經完全被家具以及寢具類的物品取代。

昨天和幾個朋友半夜吃熱炒,一個阿姐問我是什麼星座,另外一個女性好友立刻說,「還不夠明顯嗎?要不待家裡,不然就說什麼要去逛宜得利和IKEA,就巨蟹啊。」

 

也不曉得為什麼,現在大多時間都悶在家裡,也可能是因為前些年大部分時間都往外面跑,這幾年因為受到了與女友同居的洗禮,於是逐漸地將自己房間改善地越來越宜人居,就這麼越來越喜歡待在家裡。

兩張書桌,一張電腦、一張閱讀。

一組雙人床,有時閱讀、有時入眠。

一台電視,有時坐落在客廳放著有線電視、有時卻搬入房內大啖電影。

一組馬桶,有時尿尿、有時卻大號。(這種事情可以不用說好嗎)

 

 

 

 

抱歉。

我剛剛忍不住笑了馬桶那段,思緒斷了。

 

 

 

 

最近購入的書籍是……《被討厭的勇氣》、《無緣社會》、《非典型力量》、《跑得過一切》、《輕鬆駕馭意志力》、《傲慢與偏見》以及《正港奇片》

這些書籍都各有故事,我還用前四本書串了一個故事,譏笑我那BASS手,他老傢伙最近因為苦無人生方向,於是改以追求女性為生活重心,花了心思卻遭人踐踏,於是我們密切聯絡。

絕對不是取暖,而是我總在斥責他。

 

 

 

 

再前天,我跟他窩在雙連站喝酒。正確的來說是他在喝,而我不喝。

打從兩年前我因為在外頭喝酒差點誤事以後,從此我就不再喝酒了,滴酒不沾,說到做到。

我告訴他,最近我準備考試實在氣若游絲,彷如大腿中槍,救護車卻直直不來,想說遺言卻沒有力氣的猛少一般。

他告誡我,我已經因為準備考試這件事情……如果是有直接關係的而言,已經因此放棄掉兩段感情了,所以要我千萬要堅持。

 

我又想到,其實我以前是喜歡也習慣將我在部落格上,固定會提到的朋友取個名字,以方便大家理解。

只是現在部落格更的速度非常慢,不像以前無名時代是幾乎一天一更,再說也不像以前那樣有固定閱讀者。想起可能這次我幫他取了個名字,但很快地就又忘記了,就像是我三十分鐘前讀的犯罪學一樣。

 

 

 

 

 

來說書籍好了。

這說來也有趣,本篇文章的開頭是在講枕頭,不過到後來卻根本不相干

我想就像是運動員暖身一樣,每次我都得開一個頭,才能夠帶到自己真正想說的事兒。這點習慣到是完全沒變,始終如一。

在寫作這檔事情上,我如果沒能隨便開一個頭,那麼就很難切中我想談的地方。

如果一開始我就鎖定重點,那保證只會寫出三百字,看似很有重點,但卻只是交代交代、毫無意義的文章。

 

 

《被討厭的勇氣》這本大家都知道,火紅的很。兩個日本學者,岸見一郎及古賀史健,透過阿德勒的學說,以他們的立論再釐清。有點類似楊照的《重讀經典》,不過本書是用問答方式做為寫作模型。阿德勒的學派其實非常獨樹一格,他說到了一個非常重要……至少我個人覺得非常精隨的話,「如何運用天賦比擁有天賦更為重要」。外加上阿德勒從小被欺負到大,兒時自卑的他,更以此心境創造了號稱「追求完美」的阿德勒學派。利用自身的自卑追求完美,讓自卑變成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原動力。

(看來撰文者還有點料嘛)

(自從看了法蘭岑Jonathan Franzen的《自由》以後,我就迷上了「撰文者」這個自稱。實在應該再寫篇讀書心得,關於法蘭岑的兩部經典《修正》以及《自由》)

 

 

 

《無緣社會》則是NHK記者針對無緣社會下的專題報導,其原先是議題節目,後來使文庫化。內容主要探討在社會高度發展下,越來越淡薄的人際關係,使得人們開始有「不想麻煩別人」這種看似高尚,但卻是建築高牆讓自己在裡頭乾涸而亡的現象。每年日本有三萬兩千人,是死後無任何親友……或者無任何親友願意出面,而讓政府協助後事的。社會的冷漠,造成了這種無緣社會。而我出自於……怎麼說……或許以後我也會這麼一個人孤單的死去的恐懼,而對這本書具有高度的興趣。

外加上我自己本身就是個社工……別說日本,我在台灣也有處理過這種無緣人死亡的案件過……

 

 

《非典型力量》則是探討反社會人格在社會上的優勢力量。反社會人格長期以來被我們冠上暴力、負向的負面形象。但事實上反社會人格、或者相類似的邊緣性人格,也有我們能夠稱之於類似「獨樹一格」或是「以開創視野」的其他長處,而這本書就是在談此。抱歉談地不夠多,因為我還沒正式的開始閱讀。

我也隱約覺得自己也有相類似的特質,例如我內心潛在……其實覺得既想斷絕與所有人的接觸,但又渴求親密關係的矛盾。

 

 

《跑得過一切》不多說,就是超跑天王Scott Jurek的自傳。純粹個人洗好,雖然我一場全馬、一場半馬也沒跑過,但我對於超馬,也就是我們常聽到的100公里甚至是限時賽更有興趣。因為這種競賽砥煉的不只是體力,更重要的卻是意志力。最為驚奇的是……這些超馬跑者,多數都是一般人。例如東吳超馬多冠者關家良一就是工廠工人;工藤真實也不過是個銀行行員;台灣的超馬媽媽邱淑容更不過是個年過半百的家庭主婦;曾經在東吳跑出兩百公里好成績的陳俊彥,也就是個體育用品店老闆。

可能每次出國競賽的費用都讓他們捉襟見肘,畢竟沒有體育用品商願意贊助這種冷門的競賽。但就是這麼樣的奮鬥,讓我忍不住會去找這些超馬好手的自傳來看。

 

 

《輕鬆駕馭意志力》則是哈佛心理學系教授Kelly McGonigal所撰的文庫,內容主要針對她所教授的意志力課程。每一段都宜分批閱讀,因為每一章節最後都會有自我練習,需要花時間消化。其實有點像是諮商所論的「個人作業」,不要以為去聽聽心理師或者諮商師就能夠對自己有什麼幫助,重點是從心理師/諮商師那學來的技巧再運用到日常生活練習,而一個好的心理師/諮商師會為你設計適合你現階段能力的作業。如果能夠妥善地練習那些作業,那麼改變認知及行為的魔法將就此誕生。個人嘗試一兩個禮拜以來成效斐著,不過因為我大多都是周日晚間閱讀這本,所以本書魔法大概維持了四、五天以後,周六日我都整天攤在家裡,也總共只看幾個小時考試書而已。

失敗。

看來還需要多加練習。

(淚)

(諒你還有點羞恥心,這次不說大話了啊渾球。)

 

 

《傲慢與偏見》超級名著。不用介紹,說真的我對愛情小說實在一點也沒愛,只是因為太多電影以及太多關於珍奧斯丁Jane Austen的讀書會篇幅,忍不住會好奇這位大師的作品。剛好在城邦購物時在湊折價券,想留高單價的書籍去書展買,於是就湊了這本。

(掩面)

(把大師的書說得好像剛好在廁所置物台撇到,情急之下拿來擦屁股一樣)

 

 

《正港奇片》。

欸。我以為這個大家都知道,總之就有一個號(自稱)稱是漫畫家界的王力宏所話的短篇漫畫,特點是……最後都會超展開。本書的標題是適合失戀者的漫畫,保證讓你大笑特笑。

 

 

 

 

 

 

所以我決定來串個故事。

 

 

 

 

 

 

 

因為本人具有非典型人格,於是害怕自己最後會成為無緣社會中的一個……被棄之不理的無名亡者,追根究柢是我個人對於愛情的傲慢與偏見,導致如此。

後來我才知道,要學習如何被討厭,能夠去接受、去萌長這般被討厭的勇氣。

我想,由於自己工作是不受政府及社會普遍重視重視的社工,所以有很大的一部分,我要像是跑步一般,不放棄,不停歇地開創其他途徑,讓自己能夠有跑得過一切的意志力,能夠超越一切,能夠妥善駕馭的意志力。

最後。

誰知道我這人每次在最後都超奇片,莫名其妙就超展開。

恰似當時莫名其妙決定停止寫作,開始準備考試一樣。

 

 

 

 

 

本篇完。

其實是因為發現已經晚了,該去閱讀小說了所以草草收尾。

 

 

所以標題跟正文的關係到底是……

 

你沒有看錯。

沒有關係。

我原諒你。

(不要在再出戲啦~~~)

 

 

 

 

 

噢對了。我把FB關掉了兩個禮拜,證明了一件事情。

我們真的不需要這種社交軟體,至少我是。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