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掀開罩在兒子頭上30公分高的透明遮光塔(這名字我亂取的,反正就是小朋友剛出生時,放在一個籃子裡,上頭為了避光以及避免細菌,都會在籃子上頭的一個塔型的透明蓋子)。

籃子裡的小寶貝正睡著,好像感受到爸爸的呼吸,眨了眨眼睛,又好像在埋怨著,吵醒了他,而他還睡不夠。

我望著他,這一個一路陪我雖然不久,但也夠長的朋友,阿三。

想不到,我的好朋友,也當爸了。

 

 

 

 

「當爸爸的感覺怎麼樣?」我問他。

他想了一下,「有點緊張,好多東西都不懂,很怕做錯。」

 

 

 

 

「資深保母什麼時候要來?」他指我媽,淑娟。

 

 

 

 

淑娟很忙,而且淑娟好像對我的小孩以外的小孩沒什麼興趣。前一天晚上我將之前買的玻璃奶瓶,放在紙袋裡,準備隔天帶去給阿三。

「這個牌子我知道,日本的齁,而且日本製的,很貴內。你要拿去給阿三哦?」

我點頭。我之前因為我表妹懷孕,某次逛街恰好瞧見玻璃奶瓶在特價,於是買了好幾個,想說除了可以送給我妹以外,也剛好到了朋友們陸續結婚的年紀,到時候就不用再買。

「你要給他這個哦?幹嘛不留著給你以後生小孩用。」淑娟這麼說。

「無聊。等到我生小孩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去給人家啦,他比較需要。」

看來淑娟還是一心想要抱孫子,卻不知道兒子卻是個同性戀。

 

!?!?

 

沒有啦我嘴砲的,舒緩一下緊張的氣氛而已。

 

 

 

 

阿三的鄰居望了望小孩,接著開始說覺得小朋友的呼吸聲很大聲怎麼的,接著阿三的妻子告訴她,已經就這件事情問過醫生,醫生說沒關係,不用在意。

那名鄰居,開始告誡新手爸爸以及新手媽媽,小朋友還小時要多注意,多觀察小朋友的變化,因為有時候任何異狀及早發現可以及早治療。然後說起她的妹妹就是個保母,退休後只幫親朋好友帶小孩,發現一個小朋友的胸口起伏過小,就催著爸爸媽媽去看醫生。結果這麼一檢查,發現小朋友心臟有問題,儘快動手術,趁著還小就把心臟的毛病給醫好了。

 

「資深保母什麼時候要來?」阿三望向了我。笑笑地對我說。

因為我媽媽還真的是個資深的保母。

 

 

 

 

我揣摩著,如果我的孩子出生。我望著他,那是什麼樣的情景?

有時候會懷疑著,我真的能好好地教育一個人嗎?

我能夠教會他什麼是禮義廉恥,能夠告訴他、讓他知道什麼是正道,而什麼邪門的事情不要做嗎?

 

 

 

 

說真的,我很替他高興。

因為他是一個再傳統不過的男子,之前某任女朋友懷孕,他得知後,開口說的地一句話就是,「我們結婚,把他生下孩。」

事實上我覺得這句話比什麼都還要霸氣。

 

結果女方的回應就是……「你瘋了。」

當時的他,25歲,工作算得上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約莫就是這個時空背景下,所以女方丟出了那樣的回應。

 

事後他說起,談到那一個無緣的孩子。

「其實我真的很希望能夠結婚、生小孩。」字裡行間滿滿的惆悵,以及失望。

我那時候跟他在看夜景,而當時也已經是好幾個月以後,他在替女方做完人工流產的月子以後。女方恢復了元氣,然後劈腿

「不過。絕對不要是跟她。」我這麼補充。

 

 

 

 

我忍不住想起,曾經的那個交往多年、論及婚嫁的某任愛人同志。

她非常喜歡小朋友,而每次去探訪了生孩子的友人時,都會有點責怪、又有點期許的問我,什麼時候要娶她、而她好想有我們的孩子。

 

 

 

 

忍不住想像的是,在他眼裡、在他懷中的,那個寶貝。

寶貝,當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之後,就正式開始了我們守護你一輩子的起點。

我們會好好守護你、好好陪著你,直到我們不得不放手。

 

 

 

 

 

是啊。

當孩子誕生之時,從媽媽肚子裡的寶貝,變成了爸爸以及媽媽懷裡的寶貝。

就這麼搖著搖著,孩子從開始會爬行、晃晃地走路,接著開口說了第一個字。

到底是「媽媽」還是「爸爸」呢?

過了不久,他開始會模仿旁人的說話,揚聲大笑、又或者是任性的大哭。

你牽著他的手,一步一步地陪著他走進了幼稚園。孩子哭著,而你在大門關上前,忍不住回了頭,告訴你自己,你必定要放手,否則他永遠長不大。

當他在那兒結交了友伴,有一天,他不再哭了,而表現出好似喜歡上學的神情,或許你還會感到些許的落寞,擔心自己在他心中是不是已經不再重要了?

你一次又一次批改著連絡簿上的回覆欄,有時候他闖了禍、有時候他當了個別人眼中的乖寶寶,雖然你嘴裡不說,但你才不認為他是什麼老師的乖寶寶,至少沒有人有資格在你面前說你的孩子是他們眼中的寶貝。

 

默默地,他上了國中、甚至是高中,特地早起,呼喊他起床,別上門以後,孩子獨自去上學,搭著公車。好像,擔心的事情變少了,但卻總還有其他事情得要擔心。

他開始嚷嚷著「朋友說」「朋友說」,你開始懷疑孩子不再在其他人面前說著「我媽說」「我爸說」,驚覺自己忽然成了自己眼中的那個管太多、太煩的那個角色。

而等到那一天,你跟孩子討論起大學的志願,你才發現,無論你說什麼,都比不上他在夜深以後,塗改後的那一個小方框。

他,好像真的在為自己做決定了。

 

 

 

 

而不再是你手中的寶貝了。

 

 

 

 

有一天,他會成為比你更高、比你更壯,但不管如何,你還是希望能夠將他捧在懷裡、捧在手心,如果他願意。

他永遠是你的寶貝,你手中的寶貝。

你還是希望能夠一直保護他,直到你生命的最後一天。

 

 

 

 

我想像著。

 

 

 

 

朋友。我祝福你。

也恭喜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