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是廢文王,竟然發了一篇這麼認真的「你手中的寶貝」。

你是誰啊,混帳,不要盜我帳號!!!!!

 

 

 

 

說到廢文。我得要來這裡小小的炫耀一下。

因為身為一個專業的社工,辦辦活動也是在所難免的,那種當天來回的小旅遊,也是每一個服務使用者最期待的。

為什麼,因為FOR FREEEEEEEEEEEE!!!

 

原本我是沒有要去場勘的,在辦公室總是心心念念什麼時候要再開車去家樂福。上次去家樂福買某活動要用的茶點,結果我整個爆走,只要看到想吃的零食都會丟進去購物車裡面。

然後同事再把東西拿回架上。

(太殘忍了)

 

其實我根本不吃零食的,根本不吃,唯一會吃的零食,大概就是「波的多」的「蚵仔煎」,已經到癡狂的地步。每次在家裡、在房裡將電視搬到書桌上,躺在床上看電影時,總會希望手裡一定要有一包「蚵仔煎」。

 

可是不知道為何,在辦公室就是會特別想要吃零食。

我想可能是因為報公帳,導致那些零食也是FOR FREEEEEEEEEEEE!……的關係

報公帳,就會讓人特別忍不住下手。我真是太糟糕了啊,雖然計謀從來沒有被實現過。

 

 

 

結果我其實已經默默的離題。

 

 

 

 

好啦其實我是要說今天我們幾個同事駕著車去宜蘭場勘,傳藝中心(但我多希望是開車去家樂福就好)

這都沒有什麼,其實我還有點難受,因為昨天跑步以後,右膝的ITBS在今天早上起床以後又發作了,所以今日我下樓特別舉步維艱。

回程途中,某個留守在辦公室的同事,指定要吃某一家滷味。

在副駕駛座的我,告訴後座的同事,「我想看看她買了什麼。」

結果忍不住手伸下去捻了一些起來偷吃。

沒辦法,FOR FREEEEEEEEEEE的誘惑太強了!!!!

(你這根本是預謀的吧!!)

 

 

 

 

 

這到底是什麼廢文!?

 

 

 

 

所以我到底本來是想要炫耀什麼?根本沒有可資炫耀的點啊!!!

 

 

 

 

其實我忘了,我只是一心想要發廢文。

 

然後現在10點多,根本是我應該念書的時間啊,我現在在幹什麼?

(發廢文啊。標題都寫這麼明顯惹)

 

說真格的,我從禮拜一到現在根本都沒念書,每天都在給自己找理由。雖然我老老實實的繳了今年觀護人考試的報名費,默默的備齊備審資料,即將於這一兩天寄出,但卻一點也都沒有幹勁。我真是太廢了。

 

 

 

 

有件事情一直卡在我的心上,自從前幾個禮拜我嗆了嗆我的好友走狗,因為他那不知長進的擺爛,從那時候起我不再主動丟他訊息。而我之前幾乎每天都會跟他搭上幾句,有時候還會去電關心他。

但是就不知道為何,不太想要再主動關心他。

不過這回事我倒是挺在意的,只是我覺得還是把主動權交給他,畢竟我已經習得無助感,再跟他說些什麼,他大概還是那些「嗚嗚嗚」、「我長得好醜」、「我沒有人愛」,或者之類的一些爛話。

 

然後婕批,約莫每個禮拜都保持兩到三天,晚間下班後,約莫將近十二點抵達我家,叨擾我至晚間一點。由於近期公司紛擾不斷,竟然興起離職,返回故鄉台南的念頭。

 

朋友一個又一個要離開我的生命之中,這感覺會十分哀傷。

 

當婕批跟她的父親聊起,她的父親竟然建議她可來跟我討論。我想以我個人自私的立場,當然希望她留在台北,否則我的生活將會十分乏味,可是就某程度上來說,我又認為她或許應當返回那個她才認為是她的家的故鄉,而不是台北這個爸媽雖在,但卻沒有家的歸屬感的家。

 

 

 

 

 

我習慣性的每天將LINE的對話記錄通通刪去,也不知道為什麼,大概就突然某一天,發現竟然堆了這麼多的塵封訊息,這些訊息我想到死也不會想要回味,不如刪去。而總會有一些有時候你根本不想打字上去的群組,像是公司群組、又或者是某些任務上的群組。而最近我被加進了一個路跑群組,但因為實在沒有搭上話,又也許是我的團體人際能力非常差,所以就常常這麼默默地,就99+未讀訊息。

也不知道是哪一天起,我默默的將LINE的提醒全都關閉,雖然時常被抱怨未讀訊息,但也因為這樣覺得自己的人生十分不受到干擾

 

 

 

 

 

原本我非常想要放棄月底的海山馬拉松-半馬,因為深感自己的耐戰力不高,再說到時炎炎夏日,成績只會退步,不可能進步。

另一方面,也想要非常妥善的休息,因為若要準備這場半馬,到月底前的這10來天,一定至少要跑一趟15公里以上的長距離,也得平時要保持跑一休一的頻率,更別說是要去買一件好看的無袖跑衣。

(最後一句根本是自己私心吧混球)

 

只是今天我去主辦比賽的海山馬拉松協會領取路跑物資,遞球衣的阿哥笑容可掬,跟我聊起當天的比賽,在我闔上門前,向我喊了聲,「加油。」

下樓以後,看見一個女子在門前駐足,不停地看著門牌號碼、猶豫是否要按門鈴,想必也是手持報到聯,領取路跑物資的跑友。我多想朝她大喊,沒錯,電鈴給她按下去,上去領物資。

 

那一瞬間,又忽然變得好想參加這場比賽。

是啊,反正我都知道一定不會有好成績,就當成是跟無數的同樣喜歡跑步的跑友們一起運動就好了。只要自己的身體還能跑,就去跑吧。

 

我默默地想著。

 

 

 

 

她有憂鬱症。

原因是因為長期受到先生的家暴。

即便現在先生已經罹患了帕金森氏症,又只能靠她一個人照顧,但她還是某程度上地縱容了他。

(就像是腦殘名嘴所說的,你我都推了一把那樣)

 

我看見家暴通報單上所寫,「年輕的時候,如果他心情一有不愉快,都會把我拖去撞牆,打我、扯我頭髮。所以我特別容易緊張,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很焦慮,醫生說這就是害我得了憂鬱症和焦慮症的主因。可是他知道我會心軟,每次打我以後都會求我原諒他,我也都原諒他。現在他老了、生病了,如果我不照顧他,所以沒有人照顧他了。雖然我很害怕,但還是選擇原諒他。

這是關於她陳述的受暴事實。

 

我跟她討論著,最後卻發現沒有活路。

唯一能夠給她的活路,她為著她的孩子,所以不能選。

 

最後。

「阿姨。你知道我為什麼要來妳家看妳嗎?」事實上我正在做的事情,是打算聚焦還有總結。

「我知道。你是想來關心我。」

 

其實不是。

這是我的工作,雖然我的工作模式十分高明。

同事曾經說過,我平常對人總是愛理不理,有時候還會有一種莫名的生疏感,可是當我接起電話,卻聽見我跟服務使用者總是「阿姨」、「叔叔」的叫,就覺得我格外的親切,口氣也十分和善,跟日常狀態石分不搭。

 

因為這是我的工作,而我已經切換工作模式。

 

 

 

 

有時候我會擔心著,那些已經轉化成朋友的工作對象。

有時候。

但更多的時候是無力。

因為我知道他們並不一定真的有活路。

可是我得要讓他們相信有那一條活路存在。

 

 

 

 

 

 

婕批每次要來我家,總是不會事先告訴我。

大部分都是在一個,我電話響起,「開門!」,的情況。

 

剛剛電話響了,「開門!」

 

所以我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