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  

 

(圖片來源:http://wenwen.sogou.com/z/q152858474.htm

(我都莫名想要念「香草味兒」~)

 

 

 

這是史上最難喝的飲料,但卻是我唯一會喝的可樂。

 

 

 

 

「這是什麼噁心巴拉的東西?」猶記得每次朋友來我家吃吃喝喝,如果是烤肉或者煮火鍋,必定要採買。有些人第一次參與「王家就是你家」,傻呼呼的在賣場聽了我的建議,將可口可樂香草口味放進去購物車。

幾個小時後以後,當香草可樂從瓶口斟入瓷杯中,飲完第一口他們總是這麼說。

(我佛慈悲,你們中計啦~)

 

好啦我承認它其實一點也不像是可樂,還有那麼一點像是感冒藥水

可是我就真的覺得它很好喝啊,而且因為便利商店沒賣,只有賣場有賣大瓶的,所以我好幾年也才喝這麼一次。

 

 

 

 

事情是這樣的。由於我習慣吃完早餐拉完屎以後再出門。

(不用這麼細節)

(喔好)

由於我習慣吃完早餐卸貨完以後再出門,代表通常我8點以前或者左右就吃完早餐,11點左右開始餓得咕嚕嚕叫,總是在辦公室喊著好餓,都會在辦公室東翻西找沒有公費的零食餅乾可以吃。

所以,一有機會吵著去家樂福採買就是我的上班樂趣,沒有之一,是唯一。

好啦,另外的樂趣就是趁著上班發文,送。

 

 

 

 

那天因為部門裡八個人,有六個人都戴口罩(可怕。其中三個人去做流感快篩,一個中標A型流感),只剩下我跟另外一個男同事健康。

(這時後忍不住要說,自從開始運動以後,健保卡都只用在復健,都不會感冒了)

(這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嗎混帳)

當日其中一個同事已經因為確認中了流感所以請假回家,有幾個人需要去採買6月初活動旅遊的器材,我就又嚷著說不如繞去家樂福採買

誰知道主管竟然冷不防同意。因為反正大半的人都生病了,工作大概也沒辦法太認真,於是一夥人興高采烈的出門,不過我一會兒就打消念頭,一台汽車裡面有一半的人都生病,病毒率極高,我傻了才會一起去。

 

 

「你這個總是吵著要去家樂福的人竟然不來。」她們訝異。

「那不然你們幫我買東西好了。」我說。她們接著問我想要什麼。

「不如就香草口味的可口可樂吧!」

「那是什麼?」

殊不知又有一群人掉進去我的陷阱裡了。送。

 

 

 

 

「你知不知道這一瓶放公司冰箱,很快就會被大家喝完了。」她們這麼說。

我誇下海口,「絕對不會。你們喝過一口以後,這輩子就不會想再喝了。」

 

 

 

 

過了好幾天,我一天喝上一杯,還有半瓶。

我果然是王實在,說話最實在。他們連續幾個人分著喝,才把那一杯喝完。

「這真的是全世界最噁心的飲料了。」

我不以為意。

 

 

 

 

雖然我總是自稱脾氣很好,但我卻很喜歡跟人吵架。

舉凡在路上看見郵差偷雞,不戴安全帽騎機車送信,曾經把對方攔下來,「所以郵差不戴安全帽騎車不違法就是了?」

那傢伙還跟我說,很熱。我反問他,「所以我趕時間也可以闖紅燈就是了?」

他才悻悻然地戴上安全帽。

(根本里長伯,真的管很多)

總之,現在要談的是辦公室人際。我們有一位同事,她今年53歲,恰好跟家母同年,就是個媽媽年歲的同事,不過職位不同,有時候會需要她幫忙一些到宅服務。

老實說之前我就很常跟她有爭執,應該不是說爭執,是討論,我們社工這行本來就有很多心理師來帶督導,那時就得知她有三個孩子,但對孩子卻都有點過度保護,有時晚上得晚點回家,她都認為沒有她幫忙買飯,孩子會沒飯吃。可是她的孩子已經都高中、大學以上,沒道理媽媽不買飯,自己活活餓死在路上吧?

至於為何會有這樣的過度保護,我想其來有自,不過細節就不多談,因為實在太過於隱私。我首先擔心的就是她這樣教育她的孩子,孩子長大後什麼都不會,不懂得為自己負責,而且孩子這麼大了,應該得點自主權,不能都這樣子把孩子掐在手裡,多不自由,尤其都已經大學了,所以曾經私底下我倆開車出去時會聊這回事。不過事後想想,她教育孩子的方式,實在無必要提這壺,反正她要這樣教育自己的孩子,日後苦頭當然也是自己食。

另外因為我提到她負責一項到宅業務,那項到宅業務的方案主責人就是我。也就是,我要負責這項業務的考核,日後如果有督察還是什麼的,惟我是問,所以我就盯她盯得比較牢,例如一些報表、表單,都需要費心跟她溝通。有些個案也會一塊合作,不過我總覺得她只想挑軟柿子吃,例如本來有些工作就應當多克服,但她認為沒有助力而多阻力的案子,不願意接,或者接了一兩回就不斷揪著我說這沒有效果只是多花時光。我的案子很多本來就是困難個案,她嚷著推不動,我都會希望她多試幾次,她老大不愉快,於是我就說那不然不要做算了不勉強

 

前陣子有一次比較直接的衝突,當日我休假,一早我就去跑步,跑完步看見手機裡劈拉啪啦一堆訊息,就是原本她得做的事兒,我看見她推給了我,接著開始指責起懷疑我沒有妥善做好。我心裡想,媽拉個屄,今天我休假,君不見也不是槍口前的事兒,你他媽在這裡放什麼厥詞,就直接跟她說我非常不舒爽今兒個我休假不說,妳奪命連環訊息,要我現在休假做一些去辦公室才能夠做,而且不趕緊的事情做什麼。她不回應,大概幾分鐘後,我們主管傳訊息給我,替她跟我道歉,說他們老早就要她不需要拿這丁點事情煩我。

我直率地回了,應該道歉的不是我主管,而是她本人

只是那個道歉我等了好幾個月還沒有。

 

 

 

其實她工作十分認真,也非常矛盾,事實上她非常有自己的見地,但卻又習慣性地說她有時不這麼做又或者這麼做是因為誰誰或者家長跟她談了什麼,彷彿自己是小媳婦兒,不過爭辯起來,她又堅持自己的看法。

我們主管近期有些工作得跟她討論,但她非常不愉快,說她今天之所以這麼辦,是因為當時我獨排眾議,設計了一個對她非常不友善的格式。

(蝦?義大利?維大力?)

 

我心裡又是媽拉個屄,事後得知,她竟然扯說是我要求她這麼做,可是怪怪,當時這份表單不是全體工作人員開一場會,討論討論了半天才通過的,連公司的副執行長也在場,妳有意見為何不當下提出,而在現在扯說是我一人獨排眾議硬要搞妳?

總之她開口閉口就都是我,其他同事都說,我脾氣也太好,讓她扯在嘴邊不見生氣。

我這不是生氣,是無奈。

根本不是我要搞妳,而是妳想搞我吧。

 

 

 

某程度我可以體會她對我的不快,君不見其他人對她都是客客氣氣,因為她年歲長。可是我認為妳有錯我本來就應該當下提出,有些事兒直直爽爽乾乾脆脆地談,妳年紀長又怎麼樣?妳又不是我老媽,在工作上本來就都平權,我看見妳的不是當然就直接說出,妳口氣差我就也口氣差,妳可能說我目無尊長,但妳又不是我老媽。

好啦算了,就當是我這小老頭很難相處。

 

 

 

 

前幾日我安裝某APP,上頭協助我釐清到底痞客邦還有多少留言我還沒回(其實還真的是有海量的留言沒有回)。

之前一陣一陣會忽然懶得上來,就會空了一些留言沒有回。不過事實上我是一個非常喜歡回留言的人,就連單純在 PTT上頭發文,也都喜歡一個一個編輯文章來回覆推文。

(不過對於去他人那留言,興致倒不是特別高,除非剛好有我個人覺得能很分享的事兒,否則都怕問得太多留得太多嚇著對方)

我就注意到一些以前密切往來後來卻消失的格友。

每次我看見「格友」這詞,都忍不住懷疑是不是一塊喝可樂一起打嗝的朋友。

(又離題)

 

 

 

 

其實我這人還真的容易跟路人聊起來,從古早時代起,就陸續會跟報友、網友、格友彷似變成朋友,甚至見面討論國際關係、哲學議題甚至是文藝商演。對不起,我又要岔題了。

 

每次提到網友,我就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觀落陰才能溝通的朋友。

(啥,你看不懂。就是亡友啦。)

 

其中比較獵奇的有兩人,其一人在高雄某小酒館當bartender,互動也不是多密切,大概就非常偶而來去留短言,換了FB以後我不經意脫口,「幹。妳也太正。」,她整個爽歪。某年過年我與一個居屏東的朋友恰好約起,就一塊高雄去找她喝酒了。事後我吐著回高雄阿姨家,雖然這輩子第一次可能也是唯一一次的碰面,我吐了個亂七八糟,但也真是個奇妙的觀落陰之旅

(咦?)

另一人更獵奇,是因為Simon Pegg認識,總之就是我寫了篇關於Pegg的文章,她也是Pegg迷。這麼留著留著,互嗆,也認識了起來。後來不知為何我叫她婊姊,她叫我婊弟,好像是互動模式有點類似之前一個喜歡灌我留言的朋友,我稱她,那名朋友,芙蘿莎,表姊,所以我就稱呼這名Pegg 迷婊姊。

事實上表姐人在米國當大學生,從高中就過去了,我跟她不時會用Skype,她講英文我講中文,彼此還能溝通,大概就是打打嘴砲,她跟我討論中文我跟她討論英文,有時候啥也沒有做,她竟然唱歌,我就寫文章敲敲打打。其中最有趣的是她能夠推薦我很多米國在地好看台灣卻沒有上映的電影,那時托她的福找著了許多好電影,例如《穆荷蘭大道》、《21世紀龍虎少年隊》、《詭屋》等。她當時一年回台灣一次,沒想到問起發現她這渾球竟然住土城,我家隔壁,還打算碰個面互通有無,不過後來她大三變得十分忙碌,連帶無名被關站了,所以她就人間蒸發,有些可惜。

不過,這種在網路上的交際,本來就容易不一會兒忽然消失,雖然可惜,但久而久之好像也習慣了。

莫名的有點哀傷。

 

 

 

 

最近真是劉震雲閱讀日,繼《一句頂一萬句》開啟了閱讀之路以後,《我不是潘金蓮》、《故鄉天下黃花》也一一讀完,目前正在啃的是《一地雞毛》。還真的是完全迷上了,越讀越黏手。

而由於我是學人精,所以也去圖書館借了《伸展聖經》《痠痛拉筋解剖書》還有健身毀了我的身體

 

 

 product-cover  

健身毀了我的身體滿有趣的,事實上這是一本韓國教練出的書,目的在釐清普羅大眾對於運動健身的偏見,並指導正確觀念,因為有太多人將運動當成壓力,健身健到全身壞光光。

(後者不就是我嗎?)

不過翻完以後,發現我本人的運動觀念還真是好,都沒有在本書中找到自己的知識謬誤,對於自己身體常受傷,大概就是書中說的先天條件不足外加上成癮,沒有好好衡量自己能耐。

 

 

 

 001  

《伸展聖經》翻了翻,覺得也還算不錯,最吸引人的是有「辦公室拉筋法」、「看電視拉筋法」,教讀者在不同的情境中使用不同的方式伸展。不過因為資料太齊全,而你需要的不過頂多就幾頁篇幅,還真的去圖書館借來來研讀幾日就夠了。

最主要的缺陷大概就是圖片非常草率,會讓你覺得是小朋友插畫那樣。

 

 

 

 s9090698  

《痠痛拉筋解剖書》近日拜讀得十分舒爽,其實就是翻到自己哪裡不舒暢,跟著書本一起伸展拉筋,就連公司小型會議,比較自由的那種,我都在一旁拉筋,是否太誇張。雖然是從圖書館借的,但我還真的有點覺得得收一本回家,以防日後仍不舒爽,可以即時查詢。

 

 

 

好啦我承認這段是寫給文西看的,畢竟沒有這麼多心力寫心得專文,又想要分享這幾本書籍的讀後感給運動大使,所以就乾脆放在部落格中了。

 

 

 

 

 

 

另外。我腳傷好像又好了。

月底的海山馬拉松半馬,又無人來信索取,所以料想大概自己會提槍上陣,快跑上前

但這種心情真是攪和,一方面覺得不跑長休,六月可以好好地砍掉重練,接著迎戰十月開始的馬拉松季,今年秋冬起大概會報名個五、六場。

不過又覺得反正傷都好了,總之下個禮拜日才跑,還有十日,期間不要太跑,到時就可以平安完賽了。但也擔憂月底這麼一跑,又會傷到又再長休個一個月,那麼對於比賽季前的鍛鍊就又延遲了。

 

 

 

 

欸。好像很多可以說。不過還有很多公事得做,昨天半夜本來想要一口氣催完本文,不過禮拜一失眠,禮拜二也昏沉沉,這幾天下班後終於可以妥善看書,對於睡眠就加不敢冒險。

認真的,我覺得失眠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之一。

那感覺真的很糟糕,你在床上翻來覆去,做足努力,但就是不如願,頭疼著,也累著,但就是不讓你睡。

(不讓你睡!好像某些腦殘的手遊廣告。每次看到那種廣告就覺得那間廣告公司的人還真是寡恥,竟然可以讓這種災難在電視上播出。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