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最一開始想到的標題是,「該如何形容你呢?」

起因是從寶雅通勤返家的路上,忽然想到了這個問句。

 

我的回答或許會是,「我最好的形容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這個人。」

回顧起從零時起的今日,如果說到了一日我的行程,大概還真的有點摸不著,因為前前後後做的事情壓根就不像是同一個人會做的事情。

雖然一個人有很多面向是沒有錯,不過撰文者好似還真的每一面都有那麼一些不同。

 

零時起,當時滾著滾輪,因為距離地面近,見到了地板一些小灰塵,不顧已過零點,隔日還要早起龍舟,竟然就開始掃掃、拖拖地,還不忘抹抹桌面。說的不光只是滾輪放置的隔壁房間,連同客廳、陽台也一併處理。

 

當好神拖……

(這真的很難用,只是不用擰手而已,完全不吸灰塵,地板務必得清掃的很乾淨)

(現在不是清掃用具指導時間好嗎撰文者)

(撰文者的夢想是買一台DYSON,我相信每個家事愛好者皆然!)

(請繼續好嗎?)

 

當好神拖以及其所配置的甩水盤在深夜中旋轉時,還擔心吵到鄰居,只敢讓它旋轉幾回。

(當你的鄰居真的很可憐,除了會胡亂接陌生人的話、半夜朋友來訪喧嘩外,還會深夜掃地製造噪音,竟然敢抱怨鄰居半夜唱歌

 

 

 

一覺醒來,龍舟就不用說,渾身曬的烏漆抹黑像個體男似的,雖然累透還隱約累積運動能量,莫名想晚間再去騎腳踏車,不過礙於預計周日想要小跑所以作罷。

只是當你跟人提到在划龍舟,不談別的,光談家母淑娟,一開始她還懷疑是我自己去找人團報划龍舟,因為彼時癱在客廳,嚷著好累腰快斷了,她還想責怪我為什麼要運動的這麼過量,是否運動運動到中毒太深?

 

 

 

原本預計午睡,到後來卻因為攝取太多咖啡因所以放棄,就前去圖書館讀了會書,晚間。而撰文者一向非常討厭違背常規的事情,當然撰文者不時違犯,例如紅燈右轉或者不走斑馬線,不過上文說的違背常規是指那些會侵犯到別人權益的事兒。

之所以我比較不喜歡去圖書館讀書,很大的原因是很多年輕男女把圖書館當成約會的國防布。

「媽我等下要去圖書館看書。」結果其實是跟小男朋友或者小女朋友約會,就這麼在自修室裏頭嘰嘰喳喳,這還不打緊,有些還會摩摩喳喳。

(摩摩喳喳是泰式甜點吧)

說錯了是摸摸渣渣。

 

 

更早之前去自修室,比較有印象的是大學時常與褲哥還有表姊一同前去(這說來也很逗,一個學生物、一個學商科、一個學社福,分別三個不同大學,竟然一塊看書)。你知道自修室會去的不是臨抱佛腳學生,要不就是把考試當成人生志業的勤學生、乖乖牌,要不就是小弟妹子們(姑且不論那些只是去吹冷氣的和萬年國考大叔大嬸)。其中最會違犯上述我說的規矩,嘰嘰喳喳以及摸摸渣渣的當然就是最前者和最後者,往常我都會傳上紙條,上頭寫著,如果是摸摸渣渣:「想做愛應該要去賓館哦^_^」、「為什麼還在前戲,什麼時候才要開幹?」;而如果只是嘰嘰喳喳,「閉嘴,可否?」、「……(通常會跟他們聊天的內容有關)」。

這還算謙遜有禮貌,有時候在外面抽菸,跟著褲哥,忘記說他喜歡理光頭或者奇怪髮型,再說人高馬大看起來就是歹看臉,也會一搭一唱,問適才在自修室吵雜的小男小女,書都讀到哪裡去,難道不知道圖書館應該閉嘴看書嗎?

不然就是語帶諷刺的說,「哎唷,這不是我們A片男/女主角嗎?」

 

會做這種事情的根本就是里長伯兼暴怒哥啊。

上禮拜同一時間我去圖書館,正對面的男女也是這麼樣,每次他們講話一次,我就瞪他們一次,有一度想要他們乾脆跟我去外面吵架。

 

看起來根本就是暴怒哥啊。

 

 

只不過,結束了圖書館的行程以後,竟然是預計去寶雅採買生活用品跟康是美量體脂肪。

那時在面膜、護手霜以及乳液的走道逛著,都得跟女孩們讓一讓,她們往常都會多看我幾眼,尤其是我一盒一盒的看著面膜以及護手霜包裝時。

或許想著,一個男人家敷面膜?而且還曬得這麼黑。

 

(不過我一個男子還真的挑不出好壞,這時候就可惜身旁沒有女朋友或者常外出的女性友人,不知牌子好壞如何挑選,看來還需要再多加磨練。害得我護手霜只好隨便挑挑,挑個見過的成本有些是廣告的,面膜想著家裡還有半盒沒用完,暫且不買)

 

才想起半年多前,婕批來我家,當時由於天寒,臉乾得受不了,保濕化妝水跟臉用乳液不能少,她望著櫃子上的那幾瓶,詫異的說,「你竟然有保養用品?」

幾個月前,與阿三媒介的學妹常聊天時,我偶然談起正在敷面膜,她也是吃驚的很。才要老實說,撰文者現在寫文章的時候,臉上就正有面膜。

 

其實這概念也很簡單,我這兒陸續住過幾位女子,女孩們嚷嚷著說替我敷面膜,那時大多不要不要,也留了一些面膜在這兒。我這人就這樣,妳要替我,我會說不,不過自己一個人倒是想到就會來一下,尤其家中備品尚有,未免放到過期,今日又曬了整早,敷一下面膜無傷大雅吧。

 

再說一會,每次我去自修室,總是忍不住會去書庫區見見有何書。新北市圖書館中和分館我是已經去無數回了,只是每次溜達,都對不同書即起興趣。有時候奇幻、有時候日本小說、有時候華文小說、有時候則是運動書籍。

 

 

參圖:「OOOO解剖書正夯」,面膜讓它入鏡一下。

 

 

這回我帶回的,就是跟瑜珈有關的書籍,這不是也是女孩們才會鍛鍊的嗎?為何男孩不可,我是因為時間不夠,才沒去學習瑜珈,否則瑜珈對身體多好,只能靠書籍自學。

 

而似乎從小到大我就是這麼一個你說我很男性化當然也沒,說我女性化也沒有這麼完全,看來就是中性了。

研究性別的心理學大師Bem雖然指出,中性化是性別類化中最好的樣態,就是同時具備了男、女兩性的特質,此外順應現代,也等同於強調平等以及兩性化、剛柔並濟的人格。只是社會概念,至少台灣現在還有很大多數的人還是會希望男性還是男性化為佳,否則就是軟弱、沒擔當,女性還是要女性化才是,不然就變男人婆、沒人要。

 

 

 

 

不過性別這件事情真的是很不公平啊。不談別的,光談我某任女朋友,她的性經驗十分豐富,當時還二十六七的她,在幾年內似與十來位(或者更多)男子發生過關係。這件事情我覺得並沒有什麼,不過據此,婕批因此對她頗有微詞,說她水性楊花如何。雖然婕批的心情有部分來自於當時那位女朋友在與我交往時,與其他男性界線不明,但我認為這是個性問題,有些人就是沒辦法把男女界限劃明,而性經驗的多寡,也不代表什麼,更別有什麼好說人家不是。

我也不是多清純啊是不。

 

男性往往會誇大自己的性經驗次數,因為這是值得謊稱或者炫耀的事兒。

女性卻只好避談自己的性經驗次數,因為這是會讓人非議或者另眼相待的事兒。

歪理嘛這。

 

一樣的例子,例如有個男子說他是十人斬……噢不用舉例了,光說CCU我的朋友來說好了,一年跟七、八個不同女性發生關係,或許你不覺得那有什麼,有些人還會報以欽羨的眼光。

 

欸這怎麼雙重標準,男性性經驗豐富你說是捍貨,女性性經驗豐富你卻可能會說她是爛貨?為什麼性經驗豐富的男性你不會說他是爛貨?為什麼性經驗豐富的女性你也不會說他是捍女?

就是因為這該死的性別刻版觀念嘛。

 

古代女子,若婚後改嫁,說出去會笑掉祖先大牙,街坊鄰居會在背後指指點點,寧願孤老一生掙個貞節牌坊,也不給人找個下半身依託。男子卻是三妻四妾見怪不怪,這又是什麼道理?

還有那奇怪的祖先靈場悖論,男子無論結婚與否,都能夠進祖先靈場。不過嫁出去的女兒倒是去了夫家,所以如果不幸離婚,很抱歉,我們娘家靈場不收。

所以失婚的女子就注定得當孤魂野鬼?

我聽您們在放屁。

 

而且這還不是我們上一輩或者古人的事情,當時我們狗哥還有吉他手的一個國小同學,我與他並不熟識,叫做阿銘。阿銘這幾年與一個熟女交好,這都沒啥,不過吉他手說到該名大姊離過婚,還有孩子,就連忙勸誡,他問我,怪人你怎麼看。不怎麼看,結過婚又怎麼樣,不結婚政府會給她立貞節牌仿,按月給她貞節終生俸嗎?不然人家為什麼不能再交男朋友、不能再婚?

後來走狗結婚(雖然一個月後就離婚,但也仍要納入他的婚姻史)。結婚對象是他十五歲的初戀情人,該女也已結過婚,有過孩子。吉他手再度要我勸誡,我也是說,沒啥好說,人家喜歡,結過婚又怎麼樣,兩個人好就好了啊

「那是因為不是你。如果是你,我不相信你能夠接受。」吉他手說。

「我一定可以的啊,一點也不覺得那會怎樣。」我很不以為然的說。

走狗事後很感動,告訴我他就知道我一定支持他。

我很坦誠的跟他說,我除了支持他以外,也是支持我自己的價值觀

(不過上個月我飆罵走狗以後,當時他因為失戀喪氣的令人生厭,從那之後我就懶得再主動找他,他也沒再找我。我像是個幼稚包似的打定他都沒找我幹嘛找他)

 

 

 

近來,人帥即將結婚,我忍不住想到這事,結過婚的人……如果是女方,再婚,宴客會如何?

雖然我有女性朋友也是這般,也是歡歡喜喜的宴客,但那是人家家裡開放,如果是不開放的人、不開放的三叔公不熟親戚,是不是又會在台下指指點點,這才見過這妮子結婚怎麼又結了?

到時候如果你誰朋友再婚被這樣對待,拜託叫我中和平權鬥士去罵罵他、說說他、說他不長進老古板沒跟上時代應該被時代淘汰。

 

 

撰文者忍不住將這個問題問了家母淑娟。她說,應該會不好意思宴客吧,如果是再婚,不談別的,禮金要人家包兩次就不好意思。

撰文者侵略性不只如此,就再追問,如果我跟結過婚的女子結婚,她怎麼看。

「唉呀結過婚的不好啦。」

我當然是回她,「妳不長進老古板沒跟上時代應該被時代淘汰。」

當然我又繼續說,所以如果妳今天生的是女兒,我本人,我遇到爛貨所以離婚,這輩子就不用再想結婚這件事情了嗎?她語塞,然後說,「可是你是男生啊。」

我懶得再跟她說,「算了我要怒出櫃了。」

 

 

 

 

 

我好就好了啊,妳管我。即便妳是我老媽也一樣。

我就是中性啊,怎麼樣?面膜敷完了,等下要伏地挺身。又到了搬電視進房間,一邊採健身球用弓箭步深蹲、輔以瑜珈練平衡的時間了。

 

啊我就是喜歡打掃、喜歡運動、喜歡閱讀、又關注自己的皮膚(即便皮膚不好),允文允武、能娘能漢,脾氣暴躁愛挑釁別人,卻喜傾聽愛調解,又是平權鬥士,怎麼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