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得先介紹社工是做什麼的,否則觀文者你們大概霧茫茫,在迷霧裡見獨角獸似的。社工,顧名思義就是社會工作者,我們日常生活中最會接觸到的就是家庭暴力的案件,某某小弟或者某某小妹被父母凌虐,甚至是家庭功能失調的少年少女遭到陌生人誘拐,或許是校園霸凌的案件。新聞的最後,主播總是會說,已經通報該縣市的社會局,社工將介入後續處置。

這還算好,有些偏激媒體還說什麼社工殺人,拜託,多的是我們社工因為對方補助沒過而被砍或者被打,偏偏我們事實上不是審查補助的人,只是我們比較貼近民眾,就被砍兩刀。欸是不是要讓我們有自保的權力,不能配槍至少給我們防暴警棍或者盾牌啊,我也想要當貨真價實的中和隊長啊。

 

 

沒錯,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在發生緊急事件以後,介入該案件、該家庭,協助調解資源介入,甚至是提供緊急庇護,也就是提供緊急性住所,隔離有風險之虞或者根本危機四伏的環境,好讓前文所提的受害者能夠在此安全環境滋養,妥善。

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像是替人擦屁股的事兒呢?

沒錯,就是擦屁股,這屁股擦久了還會讓自己的手破皮呢我認真說。

工作從業一段時間,不禁反思是不能能有更積極一點的事兒能夠做,例如提前預防。醫療模式中,又有所謂的三級處遇,第一級往往是在講對於普羅大眾的教育,我以SARS為例,如果做好第一級預防,能夠在新聞以及各種教育途徑,妥善讓民眾知曉如何預防疾病,隔離感染源,減少暴露在病毒的機會。

第二級預防則是處理有感染之虞的患者,迅速隔離,好避免災情擴善。

第三級處遇呢,就是知曉確診SARS個案,立即緊急介入,除了隔離之外,還要適度的控制疫情,例如十多年前和平醫院封院事件,以及病人的公司、學校的停班停課,就是三級處遇。不過說實在當時的處理方法有些瑕疵,但至少這是個很淺顯易懂的例子,就不多討論。

 

 

再讓我們兜回社工,如果以家庭暴力的案件為例。第一級預防是妥善政治家庭環境,制度良好的法律、提供家庭妥善養育孩子的環境;第二級預防則是指清查或者敏銳學校、鄰里通報系統,覺察較高度風險的家庭,立刻介入,讓孩子遠離有受暴之虞的環境,或者提供該家庭緊急資源;第三級處遇,通常是指發現家暴兒虐案件,社工立即介入,如果評估該家庭已經不宜孩子繼續生活,將孩子帶走,緊急安置,另外同時提供家庭資源,提供育兒指導通報警政介入,以妥善刑罰,如果最後評估該家庭無論如何都無藥可救,或許就將孩子出養。

 

 

這麼來說,各位是不是知道社工的本質了?只是許多人在這條路上陣亡,除了我國與其他國家比起來慘烈的薪資以及社會地位外(在國外社工很常是team裡頭的leader,負責總協調的角色。各位見見美國電影裡頭,人人聞之色變的社工就知道,大家都多怕社工按自家電鈴),更多社工則是見到了更多更多的無力,無論如何還是協助不了部分案件,而導致社工情緒崩壞,無法繼續在此路上奮鬥。

我個人對於此還好,大概因為撰文者能夠切換工作以及休閒模式。上班就做著份內的事兒,下班以後天塌下來管他去死我先去跑步再說。再者我本來就是有高度尊重、同理的人,能夠尊重有些案件總是無能為力,我不是萬能、不是救世主,你不想改變要讓自己往死裡鑽我也尊重你的想法、你內心的抉擇,總之我盡可能的提供你選擇,分析利弊,讓你資訊透明,但倘若你認為這麼做對你比較有利,那麼我也尊重。同時我也能夠同理你害怕改變的情緒,畢竟大變小變,可能你大小便都失禁了更別說生活的各種劇變,不免會婉拒向是我們善意介入者的提議。這看起來容易,事實上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這麼做到。例如有些人見了自己的朋友偏向虎山行,若規勸無法,最後朋友窮途末路,不一定還會怪罪自責自己不能做得更多,但我就會想,是你自己要往那兒去,我管不著,總之我讓你知道我在這兒可以讓你避風,其餘你得要自己負責任了,畢竟我們成年人了是不。

 

 

 

說到這,我想要談的是關於社工這件事情。說來也幸運,我一路上都遇見了好的主管,第一份工作多遇見的是青澀的同事,或許是個性使然,在社工這件工作上我尚能夠得心應手,所以非常受到公司頭頭以及主管的賞賜,離職後還拿了講師費回去給諸位上課、演講。不久,我離開第一份工作,到了第二份工作。

 

先來岔個題,說真,我非常看不起某些社工,尤其是某些男性社工。女性社工沒啥好說,畢竟這個族群大不能招惹,一句話都不能說錯,不如不談。男性社工可以分成兩個極端,一是因為當時填志願照著排序,填上了就來念,工作做的二二六六,整天只想混水摸魚,說關心關懷為自己的服務對象著想沒有,只想要做簡單迅速的事情,例如安置這件事情,事實上是最後之計,畢竟你要一個人脫離自己的家庭,得擺脫多少枷鎖,尤其是心裡頭的,擱著擱著總是不行,但總是有些社工貪圖方便,而罔顧他人意願就這麼安排。乍看之下好像做的不錯,讓對方脫離了風險環境,但事實上你應該努力的是改善環境,而不是放棄環境讓去新環境。你說,新環境可能會好啊,當然,那如果是壞呢,很抱歉,把你扔去機構養老院,社工大門已關,不關我事,這就是他們的心態

之所以看不起這些打混的男性社工,是因為這份工作薪水不高不能養活家裡不說,你沒興趣不好好幹不如轉換工作,但你也擺爛,沒能按照社工本業倫理做事,沒對社會貢獻,連薪水也沒貢獻自己多些。

 

反之,有另外一批男性社工,隱忍著這份薪水不高的工作,事實上這批男社工結婚不易,畢竟男孩薪水差總容易被人嫌,不過這些人很多都是社工界的翹楚。說真的社工界男女比例約莫73甚至82,可是靠著自己努力還有高度專業爬到主管職的男性還真是不少,以主管甚至是公部門的主管男女比例來說,幾乎快要五五波,可見還是有一批優秀的男性社工。其實這些人最後也都結了婚,也倒不是王老五一輩子,畢竟這些人本質上就是討人喜愛、受人尊敬的。

但我絕對不是在說我自個兒,畢竟撰文者個人不是靠工作勤奮吃飯的,而是靠這張嘴四處乎弄忽悠,就別再岔題了繼續下去。

 

 

再來繞回我的第二份工作。

第一份工作我可以說是裡頭表現不錯的社工之一,離職後我嘗試去了廣告界當業務,誰不嚮往這樣的生活,看起來光鮮亮麗,也就是你知道我知道的AE,只是做了一會以後發現銅臭味太重,自己還是想要為社會做些努力,做些貢獻。回頭想想,自己念了四年的國立大學,如果在外頭沒有好發展,甚至沒有特別興趣,那至少得回饋國家在我身上的投資,多做幾年見見自己能夠做到哪裡。

第二份工作走了後門,是自個兒學長所拉了進去,他在裡頭當小主管,於是我就在其他部門做事。

這第二份工作,我遇到了眾多強者,裡頭大多都是有些年資的社工,讓我見識到自己還有很多地方得學習、得增長。

 

 

 

其一男社工,叫做老劉,他雖然也是省事偷懶型的,但強就強在他做事真的很迅速,工作大概有一半的時間都在看小說,線上小說,可是他事情完全做完,個案也都對他十分喜愛,因為他還真的是盡心盡力。這種同事你會有些碎嘴,因為他只幹本份內的事兒,不會幫你多少忙,只是你也絕對不用操心扯後腿,如果你需要幫忙說個一聲,立馬用著想像不到的速度解決了你的難題。

 

其一女同事,叫做老高,她還真是有些資深,四十左右,有趣的是她嫁了個軍官,兩人講好不要生孩子,於是兩人世界。她先生還真的是個大好人,十分友善,絕對不是那些浪費我們納稅人心血的爛軍人。她們兩人感情好得令人作嘔,常常在電話裡曬恩愛。事實上,她也是一個非常非常優秀的社工,像個老媽子,不懂的事情或者察覺你哪裡不行,說什麼也會插手介入,還不忘教育你一般,你都能深刻的學習很多。

 

其二女同事,叫做老宋,她與我同年,是個年輕小妞。同事兩年,發生了一回事,她那交往多年的男朋友與她分手,沒有啥原因,就是沒心了懶的經營。她十分惆悵也哀傷,要不我當時有個交往多年的女朋友,否則還走得離她有些近,常聽她訴苦,能夠感受到她的孤單與寂寞。後來,她只好埋首工作,順利的考取社工師,也蒸蒸日上地奮鬥在工作上。

 

其二男社工,喜歡摸魚,這我就不多談,事實上他的工作態度我不太喜歡,我有時也會提早下班回家,畢竟社工需要外訪外勤,你事情做完了沒人管你,我大多做完事情就兜去圖書館讀小說,逛逛書店、或者去樂器行打個鼓,不過我至少從沒給人抓過事情沒做好。這老兄則是完全沒幹事,謊報外勤,也不知道去哪裡插科打諢,沒多久就讓人辭退。那時還發生了件趣事,他稱自己在網路上知名,是個寫手,有時天馬行空的跟我說網路上養了一批小迷仔,而他有一個超級奇幻小說概想。就在他大放厥詞的同時,我默默地在工作期間寫了《冬戰》,甚至後來拿了出版社合約出了一本合集,他十分訝異也咋舌。我心裡想著你這傢伙就光會唱歌,連創作這件事情也跟工作一樣只會Do Ra Mi,重點還走音。

後來有個女社工接他位置,是我大學的學妹,不過是夜間部所以不熟,工作兩年中也沒太多交際,就不談。

 

其三女同事,叫做老葉,雖然也是社工系畢業生,但其實對社工沒愛,嫌社工偽善,專做行政,倒還真的一點紕漏也沒有,是你最強大的行政後盾。說真的社工還真的有那麼點偽善,有些人就是廢材,在那裏怨天尤人,你不能說還不都你好吃懶做活該這般如此,身為社工你要同理他說他很辛苦你都懂,這不是偽善這是什麼?不過我說這是展現社工專業,職業風範就是。老葉大我幾歲,是個姐姐。這老姐很捍,大學時跟男朋友交往,老媽一聽唉唷家裡沒多少錢,不讓交往,她硬是十多年過去跟老媽沒說幾句話,也少返家,後來男朋友開了搬家公司賺了點錢,老媽子卻開始拼命的鼓吹結婚說啥前幾年眼睛生眼翳病之類。這老葉倒也不慌不忙,按部就班,慢慢安排,比漢子還要漢子。

 

 

最後是我的主管老邱,老邱其實不老,大概三十多歲,是那種勤儉持家斤斤計較每一塊錢的女子,她最逗趣的事情是她其實不想要結婚,因為她老覺得養家多花錢,更別說生孩子,不過遇到了她丈夫,愛她愛得要命,拼命的求啊、拜託啊,讓我跟妳結婚吧,拗不過只好首肯。幾年後生了孩子,倒也幸福洋溢,更強的是她老姐真的很強,幾年內一邊買房子結婚生孩子,還存了好幾百萬,就靠她的每分每釐算計。這老邱,因為我一進公司就接了一個超大活動,不曉得你們知不知道,總之我服務的區域辦了一個超大活動,還跟動物園合作,總之就那種近千人的活動,我跟她倆人四處參與政府、公司內部會議,幾乎可以說是我跟她倆人獨立做出的。不過小小兩社工,公司老闆前幾年曾經投注心力在某一社工,又是男社工我先說,那傢伙用著飛快的速度往上爬,不過幾年後從公司偷走了一些計畫案,被人重金挖走,於是我們老闆就不太對社工放心思。所以我跟老邱所做的事兒,大概只有幾個比較深知內情的政府人員,好比當地區長或者區長秘書還有老闆知曉,不過老闆在後來為了打通關政府內部,養了一批政府高官退休的主管們,後來功勞都被老闆還有老闆身邊幾個紅人攬走了,老闆為了他們那些高階主管掛面子就也沒戳破。事實上他們啥也沒幹、沒幫到忙,倒是幫了倒忙,蓋蓋章,出一些我們事後要不斷擦屁股的意見。印象所及,因為當時我設計文宣,文宣大概被改了四十次有,一次比一次無厘頭,想也知道這麼改完全是搞砸,但還是得改給他們看,事後他們還會說是誰出這餿水意見,你還不能說是他本人呢。

一個社工沒辦法去見見個案,關懷他們,成天用美工軟體修改圖檔,這也算是絕無僅有,害我那事情忙完後,一個一個去人家家裡道歉,對不起我好久沒來看你們啦,我知道你忙嘛,噢現在想想我仍然過意不去說真。

 

 

 

總之,我離開了,但是因著結識了這批同事,讓我見識到什麼是優秀的社工,原來社工是要這樣幹、這麼幹,這才是社工,才是真正的為社會貢獻。

後來第三份社工工作,這回是第一份工作的主管把我挖角,她也被人挖角,這回是一個新標案,政府案。前文我說到,她對我十分賞賜,除了在第一份工作離職後回去當講師外(事實上那是第一份工作公司頭頭的意見不是她的意見),這第三份工作在還沒到職前,甚至讓我給員工教育訓練,只是幾個月後我成為了他們的同事,這說來也怪,所以一開始我與同事都還有些距離,畢竟他們有些是剛畢業的小毛頭兒,而我是給他們教育訓練的講師,最後竟然成為了他們同事

再者我那次上課後,主管就跟我討論起一個又一個同事的工作情況,我頻藉著一次面就給了主管一些意見,據說後來還真的有符合情形,他們說我觀察力太強,反倒更驚嚇。

不過這不是我要說的事兒,因為在社工職涯也好幾年,偏偏我大學時偷懶,溜去打工,或者翹課耍廢,虛度了應當得收穫更多的大學生活,有門課當時教授癌症,應當必修的課程改成了選修,我沒修。幾年後政府修改法規,說啥社工師考試或者以後要當社工,要修滿指定的課程,好巧不巧我就缺了那一門,我不想回學校晚間上學分補學分,偶然得知準備社工師的服務證明能夠避掉這個尷尬局面,所以我跟第二份工作的主管老邱聯繫上,她還在那兒奮戰,便向她探問公司現況,畢竟要辦理服務證明,得向各從業過的地方兒辦理一堆資料,還不是些幾小時後會進廢廢紙簍的樹皮,而是法人證明影本和公司章程這些重要的資料。

偏偏第二份工作,我說過公司對於社工非常不重視,誰知道會不會受到刁難呢?

 

 

 

 

待續……

 

 

 

 

後記:這真的不是小說啊~一晃神發現竟然火速在一小時內寫了五千字,如果要完整寫完可能要將近一萬字,一萬字的部落格文章,要我絕對受不了,再說也三點了(請跟著我一起唱,張智成的《凌晨三點鐘》!),該睡,只好分個上下集,能夠發廢文發到分上下集,撰文者還真的可以自封是廢文界的翹楚,此封號捨我其誰。

 

 

 

 

文章標籤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