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在座有沒有人知道我在幹啥的,沒錯,我就是靠嘴巴維生的。

我是個吃貨!

 

 

(根本離題在講啥!?)

 

 

 

話說撰文者最近兩周深受胃脹氣之苦,每次只要正餐結束,必定會悶悶不舒爽,俗話說悶悶不樂,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古人的智慧,我現在都能夠瞭解了!

 

 

 

(到底你本篇是想要說啥!?)

 

 

 

因為公司固定都有健康檢查,事實上我到職大概才滿兩年,所以也不過就做了兩回健康檢查,上回檢查,雖然是沒太大問題,不過也沒特別異狀。

去年九月開始,撰文者開始慢跑,進而變成長跑,然後為了提升長跑成績,還開始在家裡徒手重訓。說真的沒太積極,少也一個禮拜跟著教材跟老師做運動一次,不然就是拿健身球在家裡練弓箭步深蹲,有做就是左右腿一天各四五百下這樣,起碼懶惰也會伏地挺身個四五十下,另外就是除了受傷幾乎沒斷過的跑步。

結果本次健康檢查,一個紅字也沒有,無論是體脂肪、骨骼密度、膽固醇……等,全部都在正常範圍以內,就連以前被檢查出的脂肪肝、肺部瀰漫性啥的都康復沒事兒了。

我當時收到報告,就心裡點點頭,嗯哼,看來不會在兩三年內暴斃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然後是否要回到原標題了老大?

好的,我立馬回。

 

好的,我得坦承本人我就在陽光基金會上班,近期因為八仙塵爆,所以陽光基金會,也就是我的公司,一下化身成為正義使者,一下又化身對動用捐款有疑義的不正義使者。

不過某程度上我也因著這次八仙塵爆受惠,首先是我的薪水,由於公司接了政府的案子,也就是被網友罵爆的那「一人一專案」,該案子是政府案,當然就有薪資的下限,那個下限比公司的原起薪還要高,而且還有一小段差距,外加上公司對於留住員工這件事情,本來就有其苦惱之處。首先是陸續有員工離開,埋怨公司給薪給的不夠大方,所以不願長留。不過事實上公司這種集體調薪的作為,我覺得十分冒險,短期以內因為湧入了一些善款,所以機構的募款前景似乎看好,可是民眾總是很快就遺忘,這麼全面調薪公司每年至少要增加一兩千萬的支出,真的有能力這麼負擔嗎?畢竟長期以來公司主要仰賴個人定額捐款維生,不一定能夠負荷,所以事實上我還有點覺得沒必要這樣調薪。

不過事實上是社工普遍薪資偏低,而公司在薪資上已經明顯優於多數社會福利機構了,這麼一調,公司就貨真價實變成能夠也應該久待的公司了。

公司秉持著,員工就是公司的資產,人員的流失就是知識資料庫的失去,原本就十分擔心不能留住員工的心情而苦惱,又有怎麼可以讓新員工的薪水比老員工的薪水高的概念,所以全面調薪。恰巧我因為正屆準備升遷的邊緣,雖然某程度是受到破格升遷,以公司的歷史來談,他們本來就較不信任我這種半路出家,也就是曾經在其他單位服務過的社工。也不知從哪看出的,上頭的人覺得我有展現專業,雖然不到公司過往的升遷門檻,倒是破格讓我有一個升遷機會。

然後這次因著新方案的照顧老員工而全面調薪,再加上年資調薪、特別獎勵調薪,連同我的升遷調薪,讓我薪水可能一口氣大漲少也有六、七千,多或許八九千之譜。

而且,這種升遷還並非升主管職,只是升個職等,就能夠有這段差距。

事實上,我有點受寵若驚,另一方面則是擔心公司這麼一口氣大漲薪水,自己的表現是不是能夠如他們預期能發揮更大效用。另一部分則是沒想到自己在公司的表現能夠讓人見著,讓人讚賞。

 

 

 

 

 

這幾日由於工作較為忙碌,所以準備考試也暫時放在一旁。不過事時上下個月就要考試,關於觀護人考試,我不禁想著,如果公司願意照料、也提供對應的福利,是否還一定得堅持考試呢?

就連公司也向我主管釋放出,知道我在準備考試,對此他們表示尊重,不過更希望我能夠長久留在公司,希望培養我擔綱以後主管的想法……

為了準備考試我已經放掉很多了,除了有本職的社工師考試外,當然還有小說寫作、更充沛的運動時間、更多人際交往的機會等等……

 

另外一個準備律師考試的朋友,這麼跟我說:如果公司待我不薄,那麼就不是非得一定要考試。畢竟考上了以後工作是不是如同預料?考上了以後是否還能有時間寫作?到時候調去哪裡對我的生活變異又會是如何?這些都是無法預料的事兒。

是啊,還真是無法預料。

不曉得哪來的誤解,全天下人都覺得我很聰明,哎唷應該一定考得上的。

好啦我坦承我自己也覺得自己並不愚笨、還有那麼一點聰明,不過考試這回事考的並不是你的聰明才智,考的其實是你有沒有把讀書當成人生志業,把讀書視為生命。所以我就頂多笑笑的說,你們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大致如此。然後我想來說明一下關於我做的事情,這幾天。

 

 

日前我提到我可能會去關於八仙塵爆的專責工作,一開始公司是希望我長期調派過去,不過實在把握度不高,所以我就先暫且婉拒。後來公司退讓,改用暫調方式,希望我過去支援一小段時間。所以昨天,在這個所謂「一人一專案」的八仙心塵爆個案管理中心,也就是開幕時去支援,由於本身工作還有很多事情得做,所以暫且支援一天,後續在公司調度人力空缺時會再去支援,後續可能著手支援做家訪工作。
所謂的一人一專案,我覺得是為了取悅媒體所用的標題,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專責的工作人員服務,而這個工作人員就像是小祕書一樣的守在旁邊,像個小狼犬,而是指每一個病患都一定有一個專職個案管理師主責。500個傷患,就由10名工作人員負責,當然還要剔除掉極為輕傷,或者沒有接受政府服務意願的人。簡言之,這個專案打算想要取代了日前混亂,有一個專責的窗口,負責代理政府跟病患的事情。
政府的想法是……這10個工作人員要主責全國500個本案中之傷患,主要是負責統籌,再將後續的關心關懷還有陸續協調工作,再委託各地的關懷單位,例如衛生所的公衛護士、各社福中心社工等等。
不過畢竟我們是陽光基金會,所以我們更希望可以運用基金會的經驗,提供病患以及家屬相關衛教知識,例如督促、指導如何處理傷口、協助教導後續復健、壓力衣訂製等知能。

事實上此消息一出,有非常多的人批評這是資源浪費,詳細的總預算金額還是啥我不清楚就不多說,就來說我昨天打了10來通電話的感想。

目前我們擁有的名冊是出院返家的病患(名冊後續還會更新),多數的患者都有PTSD,就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每一個都幾乎每夜無法入眠,半夜驚醒,夢見自己還在八仙樂園,正再被火烤著,哀嚎聲還在耳邊環繞著,每日重覆著同樣畫面,無法忘懷,有許多甚至需要家屬陪同睡覺才敢睡覺,不敢一個人面對黑暗。更有病患在出院後,當時擔心自己輕傷占用資療資源,出院後回診才發現傷口根本惡化,實在應該再住院,家屬哭著問我該怎麼辦、是不是應該回去醫院住院,我也只能跟他說那就聽從醫師建議,我沒辦法隔空替他抓藥。

也有小女生不知所措,跟我談起她這幾天都不能睡,是有家人朋友不斷支持,她才比較能夠入眠,我也只能鼓勵、同理她、告訴她要好好加油,如果真的這種失眠情況持續很久,一定要去精神科或者尋求心理復健人員的協助。

另外,因為政府雖然推了一些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牛肉來安撫傷患家屬,可是事實上規劃的並不完善,例如即便有集體訴訟,也只是警察找病患家屬草草的簽了委託書,根本不知道到底可以準備啥資料以應付後續訴訟,所以我們的工作內容還要統整家屬的問題,一併向政府有關人員提問,釐清疑義。


就我個人的立場,其實我對於這種資源過度集中於特定群眾的分配覺得不妥,因為事實上除了這五百個人以外,還有更多的案件受到忽視。例如當時高雄氣爆,怎麼沒有一人一專案?沒錯,政府沒有一人一專案,可是我們陽光基金會用自有的款項去了高雄闢了新點,還特別成立了高雄重建中心。還有新店的氣爆案、凱薩案……等,比比皆是,已經有其他燒燙傷患者表示,「為什麼政府特別照顧這些人?」。

那為何這五百個人獨享這些資源呢?我相信這是媒體關注的問題,而政府就是見風向往哪裡吹,就往哪裡去,風頭過了以後就假裝沒事。這是一個問題,非常嚴重的問題,不過我相信這並不是我一個人能夠改變的事情,所以就不在此討論,就我個人的立場就是在我能夠做到的盡我身為工作人員的本分,在工作時將成見跟懷疑放下。

就昨天工作支援的感想,我認為這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至少與十來個家屬聯絡,舒緩了他們的焦慮,然後與他討論後來怎麼辦、讓他知道有人是關心他、能夠教導他一些知識、協助釐清疑問。

很多人會罵,這些人跑趴受傷干我屁事,他們又如何。是啊,不過跑趴受傷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會衰到被燒成這樣,他們不過就是受害者罷了。

雖然本次的事件後,出現了非常非常多的牛鬼蛇神,當然我說群眾事後跟風的批評,有些過於不理性,當然也是鬼怪的表現。不過他們的起因還是因著部分家屬,明顯法律知識概念的不理解,例如認為這件事情政府要負責所以必須國賠、國家責任、國難等等,又還有我受傷我最大所以全天下人均負我的心態作祟,而進而提出了眾多莫名其妙的情緒性要求。

呃,我只想說,對我來說我腦袋裡頭想的圍繞著的那天那幾通電話。或許吧,你說這群年輕人跑趴愛玩怎麼樣活該,可是難道他們就理應受到這種折磨嗎?

我一點也不認為。

其餘的,我不想管。

 

 

 

以上。

 

 

後記之一:我坦承本篇又有一半是截取自己已經打好的文章XDDDD真是越來越懶惰了。

後記之二:希望這篇不要被任何一個公司的人見到,科科,所以拜託不要轉分享出去,因為這實在是太羞恥了啊。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