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是個好問題。

 

 

 

由於我是每年八月要考觀護人(事實上不過準備第一年),所以免不了就會畫一些大餅,關於八月考完試以後可以去哪兒辦事?

 

首先我想到的是眼鏡,大概四年前我去嘉義配了副眼鏡,兩年前又帶朋友去了趟,對女店員的「選框眼」十分著迷,她總是能在眾多眼鏡中,挑選適合客人臉型跟整體造型的眼鏡,雖然價格不算頂便宜,不過我印象十分深刻。

雖然我每日都會洗眼鏡,趁著洗澡時用洗碗精洗一番,不過直到兩年前我帶朋友去配眼鏡,女店員說,是不是都用熱水洗?這樣不行哦!而且你都沒有擦乾對不對!

所以才過四年……事實上也差不多,鏡片就開始有點脫膜,或許跟這一年來常常帶著跑步也有關係,所以當時的貴鬆鬆的蔡司鏡片,就這麼得考慮替換。

我始終想著要再找機會去嘉義配眼鏡,貪圖的就是該女店員的選框眼,另外想說可以再去台南遊憩一番。

 

 

 

 

說到跑步,因為我現在戴的眼鏡是手工框,所以十分笨重。秋冬還沒啥,春夏可真是得帶條毛巾邊跑邊擦,三不五時就要摘下眼鏡沿著臉部吸下水,因為有血管增生的問題,所以隱形眼鏡戴不久、也不喜歡戴(事實上我覺得沒戴隱形眼鏡去配眼鏡,根本看不到我試這框好不好看,真的很傷腦筋),日前還考慮去雷射,不過想說後續的問題難掌握,就還是考慮戴眼鏡,不過不戴手工框了,要找輕一些的鈦框來戴,手工框那副則要簡單再更換鏡片當成便鏡。

便鏡是啥,就是一個便服的概念,便服就是輕鬆著裝的意思,所以便褲就是輕鬆著裝的外出褲,那麼便鏡就是輕鬆著裝的外出眼鏡。

科科,語詞亂用。

離題我拉回。

 

 

 

 

 

整個台灣我最喜歡的城市大概除了自己住的這兒,或許就是台南。其實也沒啥特別理由,就是大學環島時行經,當時跟幾個就讀歷史系的好友,我們邊玩他們也就邊導覽,外加上剛好有朋友在台南開老宅民宿,還替顧了幾天的家,十分喜愛。

 

另外花蓮我也滿喜愛,也不曉得為什麼幾乎維持兩年去一趟的頻率,之前去碉堡民宿「住海邊」,當時雖然兩人入住,睡個雙人床,不過對該民宿的單人哨所十分著迷,那背包房就是個單人哨所,雖然空間不大,不過就是張床還有面海的桌面,忍不住想著如果帶幾本書去看,看累了就去海邊走走踏浪,晚間更涼爽就帶著裝備沿著濱海公路夜跑,天啊多迷人。

 

 

 

 

先是配眼鏡,再者花蓮跑步,就成了我料想中的八月以後要做的事兒。

不過先是因為公司替我加薪,這一加雖然不多,但也不少,所以我這小王八蛋忍不住匪類了起來,看上了瑞典品牌LINGBERG,想說那麼就在台北配吧,就暫且不考慮回嘉義。

不過應為價格實在昂貴,大概要累積幾個月薪水再去。

 

另外CCU,也就是我的釣魚友人,日前聽聞我說有打算去花蓮,說著也想一塊來,他想來花蓮釣魚。我提到欲住的民宿,他也感興趣,不過那民宿是在海邊,問了問他是否有合宜海釣的工具。

CCU說,海釣裝備得更精進,他是有打算購置,不過目前裝備只適合河釣,而且他已經有屬意的民宿,就在花蓮溪畔,鄰近還有飛行傘訓練場,問問要不要一塊飛個飛行傘。

我這人也不是這麼堅持,雖然是想去住哨所沒有錯,不過那畢竟是單人行程,如果有個夥伴,那麼就似乎沒有堅持去該民宿的必要。

只是我查了查CCU所述的該民宿,如果要跑步只剩下山野間的小徑,遠比不上在海邊徜徉地快感,如果想去海邊跑步,大概得先騎個或者開個車數十分鐘,然後把交通工具扔著,就怕折返十來公里交通工具也被劫走了,畢竟我還真有朋友去花蓮租車結果車子扔了被竊走。

 

 

 

 

「呃。所以你去花蓮到底幹嘛?」

他問我,CCU這麼問。他以為我是想去那兒找個幽靜的地方寫作,噢不,因為考試沒完全扔掉,所以寫作當然無法繼續下去,寫作行,不過我不認為考試尚未放棄的彼時能夠靜心寫作。

那麼到底是……?

我說我只是想找個地方休適放空,可能帶幾本書去,悶著把那些讀物給完畢,最主要當然是想找地方跑個步、跑跑步,能與往常差異性越大的地方越好。

 

其實還真沒想過到底為什麼去花蓮,搭了好幾個小時火車,風塵僕僕地到了那兒。CCU想去釣魚,因為那兒有不同的魚種。

我想去跑步,是因為……沒特別理由就是想去花蓮,可能暫時我想到那片海,還有遠眺見著的那山。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我一直對這句話很反感,因為台灣明明也有很美的風景,只是我們生活在這兒所以沒仔細沒用心欣賞。

那天我買早餐,家裡附近的好吃蛋餅,見著了一個推土機工人在施工,年輕人,對每一個路過的路人喊著抱歉、不好意思,因為他覺得礙到了住民,對比其他工人顢頇且臭臉的態度,可真是兩極。不過對大熱天工作的他們來說,要保持笑容滿面還是啥還真不容易。

我就站在店哩,望著年輕工人的笑容,想說天啊這傢伙看起來也太帥氣。

然後一個糊塗的機車騎車忽然把店門口的摩托車給撞倒了一排,我見那騎士慌張,就過去協助將幾台機車搬動起來,肇事的機車騎士見情勢不對,用著老大我真衰的表情,把自己個摩托車帶起就溜了。

我心想,不該負責的人笑臉迎人,該負責的人卻臭臉相向,這是哪門子的最美的風景,太魯閣還美得多,您說是否。

 

 

 

 

不知道九月,還是哪時候要去,或許要避開我十月、十一月的馬拉松報名季,所以無法確認具體時辰。

目前看來我九月要回軍營去教召、十、十一月則要被跑步給佔據,此次花蓮行或許會飛、飛行傘,而我對台灣的飛行傘其實並無信心。

所以如果我想,如果十月以後我竟然間隔一個月沒再發文,不要懷疑,八成死在飛行傘墜地的意外中,到時候還凡請諸位替我默哀三秒鐘。

嗯對,三秒就夠了。

謝謝大家見證我三秒膠般的人生。

(嗯?)

 

 

 

 

我會儘可能地在死前大喊天妒英才的,敬請期待。

XDDDDDD

 

 

 

為什麼這篇最後會離題離成這樣啊?

難道終極不用負責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