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嗯哼,今天是說文解字時間。

首先要說的是,子不語,怪力亂神。

絕對不是說孔子他絕對不信怪力亂神,而是大眾的誤用哦。

原文的意思其實是接前段,孔子談論如何學習,接著不說話了(子不語),擔心分神而擾亂情緒(怪力亂神);並不是孔子談一談,忽然說,「不要再說鬼故事了,好口怕」這樣。

 

(我就看你要離題到什麼時候)

 

 

 

 

那什麼是有事,弟子服其勞呢?

就是有事交給小弟我,必效犬馬之勞!

(根本不是)

 

 

 

話說忽然談到這個,是因為淑娟,淑娟沒跟我倆兄弟住,這有些人可能曉得,她約莫一周回來個三四天,煮煮飯,抹抹地,她在家裡的口頭禪是,去哪裡找這種老奴,怕我們兩兄弟冷、怕我們兩兄弟熱、怕我們兩兄弟餓、怕我們兩兄弟飽、怕我們兩兄弟扯、怕我們兩兄弟胡搞瞎搞,想要阻止她回來都不行。

她不時會傳遞一些聖諭,好比記得把冷凍庫的豬肉拿去冷藏區退冰、好比冰箱裡有啥記得要吃,不過兩兄弟使用手機的習慣就是有時候看到訊息沒點開,她老太婆總覺得未讀就是真的沒讀,於是時不打電話回來,「阿你們到底看到訊息沒?」

 

總算她,有日告訴敝人在下臭肥宅我,不如創個群組,我想也沒想,就創了一個「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的群組。

蛤。她說,啥意思她問。

我說,就是「孝順就是,啊~拎啦~」

 

!?!?

 

 

 

 

對,沒了。

關於這個標題的事兒就這樣沒了。

難道我沒說這是一篇打算離題的文章嗎?

 

 

 

 

其實本來也有一個標題叫做,「倒數第二個男朋友。」

我都想好要怎麼開頭了,首先要先談談我有一個朋友,大家都認識的走狗哥,然後有一件事情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他結婚了,然後一個月後又離婚了,連婚宴都來不及辦,不過登記倒是有去辦妥就是。

他是倒數第二個男朋友,從他大學時代起……噢不,從他高中時後的每一任女朋友,與他分手以後,都必定會跟下一任男朋友結婚。

咳咳,兩年前他交往的那一個18歲小妹當然例外,人家小妹仔年輕,說要18歲結婚不大可能,不過我倒是跟走狗哥下了場豪賭,三年以內小妹仔必定會跟她新的那任男朋友懷孕生孩子啦!

畢竟走狗哥15歲時交的那一任女朋友,與他分手一年後,就以16歲的稚齡跟下一任男朋友,也就是與那女孩的前夫生了兩個孩子。然後那一任女朋友又離婚,15年以後,就又跟走狗結了婚,不過15年又1個月以後,就又跟他離了婚。

 

是否太複雜!?

 

 

 

 

當然這只是個前言,再來要導出另外一件事情。

接下來要談我的事兒。

大概兩三年前,我發現我也有這種類似「倒數第二任男朋友」的事兒,不過當然不是同一件事兒,是有點類似的事兒。

是啥事兒呢你快說說。

我好著急啊!

(屁啦不要亂假裝自己是觀眾)

 

 

 

 

不是,就我發現所交往的女朋友有些部分有些異同,先後出國去,要不去澳洲當澳洲客,要不嚷嚷說要去愛爾蘭當交換學生,又不已經去日本留學回來,都跟出國有關,看來我還真是走在時代的尖端,十分國際化,硬忒奈旋諾呢!

但是這樣也沒有很絕對,只是湊巧湊巧。

然後我最近又震驚,也非那麼震驚,就我發現近兩三年發生關係的女性又有些重疊,重疊啥,其一這一兩個月即將在雙連那兒開甜點店,「你以後要不要來我這裡坐坐啊?」有酒食可以饌,小弟必定前去。

這我不是非常意外,畢竟她去日本學甜點,後來也在知名的甜點店工作。

她老子家裡有錢,不過仔細算算要開這麼一店,沒拿個三五百萬出來還真是不容易。

 

「所以你要準備去當現成的老闆了嗎?」CCU這麼問我,因為他知曉那位女孩時不忽然扔我訊息,有些好啦你約我啦的這種感覺。

這還沒啥,我一心只想以後可以去白吃白喝,沒想太多,然而近一兩個月我又發現前女友也辭了老師的工作,打算在大安開一間多肉植物店家。

好啦我坦承說,這女孩也是家財萬貫,你說你怎麼盡勾搭這些有錢千金,我可沒,都是剛好啊這。

就跟我性伴侶大多都是E罩杯左右的那樣剛好。

CCU表示,憤怒。

 

那我一心想要做啥,沒做啥,畢竟一陣子沒聯繫,前些時候她去日本,還特地扔我問我有無需要從日本買個我最愛的MSPC包回國。噢不用,我沒有預算,這是實話,不過我意外的是她竟然會想到我。

她是那種比較沒法一個人獨處的人,有點溺水客型的女子,有時有個浮木在眼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會抓著,所以我有時看她狀態,好像有對象了、好像又沒了、又好像有新對象了的這般獵奇。

仔細想想跟我十分不同,當然畢竟曾交往過有些個性是滿對頻的,不過光就溺水客這點差異很大,好說歹說我仔細算過,這一兩年我比較忙碌於準備考試這件事情,坦承說很認真是沒有,不過總不是每天回家就壞壞惹人愛(這三小),噢不是我說錯,總不是每天回家就打茫等睡覺。

 

周間晚上念書念個兩三個小時跑不掉,閱讀閒書知識書半小時一小時也會有,如果遇到運動日,就大幅縮減念書時光,花個一小時兩小時跑跑步,拉拉筋,或者伏地挺身等居家徒手重訓。每逢六日,至少有一天或許兩天下午會去圖書館衝刺下。這樣看起來好像也不怎麼認真,不過對於我這種擺明不想把考試當成人生志業卻在準備考試的人來說實在至少已經付出不少了。

這一兩年沒認識啥新朋友,不過因為終於單身,有些以前礙於我有女朋友所以沒機會發展的女性,就一個一個回籠,就我數到的就五位女性直接開口或者只差沒直接開口的打算發展戀情,不過我都是一一回絕,也不是回絕,就我考慮實在沒啥空檔時間就別礙著人家,也別愛著人家。

這麼看起來是不與她完全不同人這一回?

 

 

 

 

另外我想到一件很趣味的事情可以說說,大概六月的時候,竟然現在才想起六月的事情,的確是有點晚熟。

那時候我跟一位同事周六去工作,當時一位已婚同事來探班,帶了兩個孩子,一個四歲一個一歲多。

母親她,是個十足的女漢子,短髮、魁梧,據她說她生孩子前也是很女孩,不過生了孩子身材走樣就開始趨向漢子發展。

我低頭望了望她兩個女孩兒,哭爸,這根本就是兩個小男生啊XDDDDD

我不是說中性的女孩兒有啥不好,不過這麼早就在培養孩子的拉拉個性這樣對嗎!?妳不說我還以為這是兩個小男生勒XDDDDDD

 

從那時候起,我就下定決心不要再跟漢的太過頭的女性交往。

(備註,前女友就很漢。我不是說捍,是漢)

 

 

 

 

好啦。

下一個,誰想要開店呢?

放馬過來吧!

 

!?

 

 

 

 

噢我最近閱讀的書籍是《冷暴力》(商周,Marie-France Hirigoyen瑪麗法蘭絲.伊里戈揚),這本很火紅,至少在我們社工圈是這樣。

婕批表示,反胃,因為她在家庭暴力體系工作,已經聽了不只一個受暴婦女說過正在看這本書。

她說反感,因為她一點也不覺得這種書有啥幫助。

不過就我實際看了看,還真的有,不過必須得投射個人經驗,那種沒有受過言語暴力和凌遲的人看這書會覺得這是糞書或者難以想像。

 

 

 

 

颱風來了,大家可安好。

就有印象所及最可怕的幾個颱風,分別是賀伯以及龍王。

賀伯颱風大概是我國中小時,因為我家有頂樓加蓋,那時候差點覺得屋頂要被掀開,不過可能因為年幼,還沒啥特別感受,只覺得真的好圓好漂亮(嗯?)

再來是龍王,龍王的可怕之處因為本人在下我當時是個死大學生,跟三五好友一起騎機車環島,當然人在花蓮,目睹了停在友人宿舍樓下的機車,一整排被風吹的瞬間移動。

「要去救嗎?」我們你看我、我看你。

終於有一個人跑出去,然後大概兩秒後又跑回來,「靠根本站不住,放棄。」

隔天我們在很遠很遠的地方把摩托車牽回來。

XDDDDDDDD

 

這次的颱風,真的可怕,更可怕的是現在我一人住在樓上,以前屋頂快被掀起來干我鳥事,現在可不對,我所有家當都在樓上,如果屋頂被掀了那我就要跟你拼命啦。

晚上被風聲吵起,我擔心起房屋,東巡巡、西看看,三不五時把手探出外頭,綁綁遮陽板,或者撿拾被吹落的刷子抹布,想說可以用啥重物壓著或者怎麼收拾比較理想,心情可完全不同啊!

以前很難想像那些災民的心情,只覺得他們好衰好慘,現在知道了,沒有家,你心裡那個家如果毀了、或者快要被毀了,你只會覺得人生完了,一定要跟他拼命。

 

 

 

 

 

不過話說我今天也是冒著颱風去跑步,我見著有朋友說今日早晨外出,道路上一片狼藉,根本沒人外出,活脫跟活屍片一開始路上沒人的畫面一樣,只差沒看到路上倒臥的屍體會爬行罷。

不過我是晚間去,那時只剩風,也開始有人在地面步行,沒想到操場上竟然如同我一樣的瘋漢還不少,當然有純粹走走散步的大媽大叔,也有認真跑步的少年兄和漾麗姐。只是這麼一趟還真是驚悚,平常橫越的那道班馬路,燈號故障,告示牌也向您鞠躬。我冒著危險走了過去,還得小心快車。心想回來走天橋罷,雖然繞了點,不過安全第一,可是當我走上天橋才發現根本更危害,原本在天橋頂遮陽防雨的玻璃幾乎全躺在地上,還有一些要破不破還有不知道哪時候會被掃下來的仍掛在上頭,我都不曉得到底該如何,是要快跑向前還是要緩慢的提防提防,腦袋裡想著有時候去山區看見的那個告示,「落石路段,請加速通過。」

 

 

 

 

不過我倒是活著回家了,下次去運動也是周二以後的事情,應該修復了吧?

 

 

 

 

然後下個禮拜的禮拜六,也就是幾天以後,要去考試啦。

可想而知,每逢考前我就特別念不下去,不管是這次的司法考試還是高中考大學,甚至是國中考高中都一樣。

 

 

 

 

我斷。

 

 

 

 

 

後記之一:其實我覺得「有事弟子服其勞」裡面的對話很白癡,就附上來XDDDDDD

 

1    

 她是想要換母子仨的合照,沒想到被兒子亂嘴砲給搪塞。

 

Screenshot_2015-08-09-00-10-27  

撰文者每次聽別人說要去吃飯,習慣都說,「可惡,竟然沒糾。」

另外真的是弟子服其勞阿你看看!!

 

Screenshot_2015-08-09-00-10-36  

撰文者根本沒去跑步,在嘴砲。

然後也根本懶得上去查看水塔,只好隨便說水塔整個被吹走了。

XDDDDDDDDDDDDDDDDDDDD

 

我真是太白爛了啊!

 

 

後記之二:撰文者媽寶否?

 

 

後記之三:我敢打賭我是史上最不媽寶的人惹,我媽講啥我都習慣說,「不行」、「不可以」,連她敲我房門我都會說,「不可進!」。然後她會笑盈盈的推開門走進來,「哎唷真抱歉,我只聽到『進』。」

(哭爸,那妳敲個屁門)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