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撰文者本人我,前幾天的周末,包含今天──六日一,人在國家考場鏖戰司法特考,三等觀護人。

其實早年我是很鄙夷將考試視為人生決勝點的傢伙,前幾日與婕批討論「反文化」,意指因應這幾年社會運動盛行,冒出了一些牛鬼蛇神。其中最讓人反感的,就是一群出社會好些年,還在月領兩萬多,拼命的攻訐政府、攻訐景氣,死命的仇富者。

我始終覺得剛出社會就算了,早些年的那個22K方案實在也害死了一堆人,讓民間企業大喇喇的祭出22K低薪,可是你怎麼會工作好幾年還在兩萬多左右徘徊!?是說台北以外的地區薪資不高沒法子,可是你自認為薪水不高,可是晚上下班後在幹什麼?放假的時候在幹什麼?你有進修或者兼差嗎?在那裏仇富,卻說人家業務高薪只是耍嘴皮子?說那些努力的人不過是運氣好找對老闆?這樣把時間放在恣意的批評是不是一點幫助也沒有,也不會因為你死命吶喊公司就忽然替你加薪是不?

 

 

 

同理,我一直無法想像全職考生的生活,尤其是圖書館裡不時可以見到的國考大叔大嬸,假日去看書遇到就算了,我連趁平日休假去圖書館抱一下佛腳,都還能看到你們……

 

大叔大嬸你們還真的沒有工作啊……!?

把人生都投注在深不見底的國家考試,這樣好嗎!?

 

 

 

 

總之關於考試這幾年我一直都沒放在心上,一直到前幾年拼了命的在網路上寫文章,有些成績,不過對於日間工作的顛沛,也直接影響到了夜間工作的情緒。

社工本來就是一份薪水變動不大的工作,談論結婚生子更是頗具壓力,在當時我實在是無法安下心來寫作,一直到我也不知道哪時後終於下了決心。

 

好吧,那麼來考試吧。

一直沒決定,不過決定了就至少要做出樣子來,所以函授立馬買了,教科書們也立馬買了,晚上開始沒事沒夜的補習班帶子。為了提升體力還開始運動,吃B群、睡午覺等……。

 

我挑選的是司法類組的觀護人,其實我覺得這是所有考試裡面最雜的,你得考法律、也得考心理社工,可是我想那麼誰也討不到便宜,而法科考試一向難拿取高分,既然即便法科生也拉不了太高,那麼我就利用心理社工這一塊衝刺下罷。

而後開啟了這一兩年來的鏖戰模式,蠟燭兩頭燒,不過我儘量都做到,一直到這幾天,終於考完一輪了。

 

說真格的,這是我第一回認認真真的考試,以往報的社工師考試還有去年的觀護人考試,都是打算考個經驗,考個一科兩科就閃人。

這幾天我全程堅持,寫到第三天也就是今天,手整個呈現疲軟狀態,在密集了寫了申論、作文等一兩萬字後,字也越來越草。手掌因為握筆掐出印痕(我寫字一向很大力,沒法控制),小指關節因為不斷在考試指上磨蹭,也紅腫地厲害。我還記得去年來考一天,寫過刑法就因為手臂不斷施力,回家疼得難受。不過大概因為這一年來積極運動的關係,手臂肌肉倒是不痛不癢了。

第一天考完試還跑去操場跑了7公里。

(其他人云:哪有人考試期間還跑去運動的啦?不都累癱了!?)

 

 

 

 

這幾天寫題,才發現還真的頗有收穫。雖然這一年說認真不是太認真,但至少總算也勝過六成考生,現在我認為可能不只,可能近於八成或許更多。

考場裡大約有1/3的人缺考,1/3的人總是提早交卷。提早交卷沒啥,我因為不想等響了停筆鈴,得呆坐等收卷所以每一科總是一完筆就交卷(還為了中午吃飯人不要太多太擠提早交),不過有些科目理論上你完全寫不完的,因為有太多論點可以寫的,比方說刑法,國家給你兩個小時,你寫不到一個小時這完全就是你不會寫啊!!!

 

另外我又再度展現了關於考試的強運,「形式上」我好像滿會念書的,高中大學大多都讀前頭的學校,不過「實際上」我平常功課不怎麼樣,頂多中間……很偶而會偏中前,都靠考運吃天下,總是爆冷上前段高中、大學時也爆冷上了前段大學,足足嚇了彼時同學屁滾尿流啊!

所謂考試的強運,又在這次考試展現,事實上我幾乎考前一兩周是念不下書的,考前一天我也完全沒看,就喜歡在考試當天響鈴前翻閱一下,結果我幾乎所有科目,全部都考到了在考場前看的特別加強的部分,導致我看到考題就見獵心喜。

 

 

 

「所以我到底要叫你王觀(觀護人)還是王督(督導)?」婕批這麼問我。

 

我也不知道其實。我在繼續在社工圈奮鬥還有再戰2016前搖擺著,前幾日在公司提的升職報告(想像,工程師與高級工程師,大概是這種升等概念),大獲公司上層好評,據我主管表示,會後開始爆發搶人潮,大家都希望我能夠調去她們部門工作,就連公司執行長跟副執行長,都在我報告完後,直指我這份升等報告的程度是升主管水準的,還談定希望我那份升等報告再擴展,公司有意協助出版,由公司宣廣部繪圖等……至少會訂定公版本的工作指南。(因為我的主題其實是訓練新進員工的手冊)

 

就考試的部分,我寫的算是非常意外,本來預計今年大概目標就是能夠把題目看懂,能夠寫一些淺顯的論點就好,結果考試期間我的寫題架構就跟教科書差不多,法條部分在沒有刻意背誦的情形下,還能夠把詳細的第幾條第幾項第幾款給羅列(沒錯,就是考前10分鐘偶然看到的那些)。只是當然不能說完全都如此,有些科目我明顯覺得考砸了,但砸鍋的都是本來就有點放掉的科目,覺得有基礎概念就沒多看,或者明顯不夠熟,我心想那科只考一題就乾脆不念。(當然也有我考前看到覺得不可能考的就沒多瞄,結果該科考的三題都是我考前有翻到特意略過的)

 

 

 

 

 

總之我鏖戰完了,奮戰地寫了一萬多字。

西西,也就是我的考試戰友……不過她是備戰律師司法官。她得知公司對我的期許後,其實是力勸我不用再考試,「所以你明年還要戰嗎?」

「我不知道。」

 

我心裡頭卻想著,只要至少維持今年的念書狀態,我覺得我明年一定會上!

(如果沒上就是不夠認真,沒啥好說)

 

 

 

是否再戰2016,我想得等我放榜後才曉得,是期待平均能夠有個50來分(往年第一試錄取大概60左右),如果明顯不如預期,才考個40幾,就放棄了差太多。

不過我有點信心能夠突破50就是了。

(如果心理學和犯罪學能夠更穩一點,我還覺得今年就有點機會呢)

 

 

 

總之我短期內暫時不用再承受考試壓力了,雖然近日內就會再恢復看書,至少本科的社工師考試在即,考上就立刻額外加薪,這個誘惑和自信我還有一些,腦袋裡卻排滿了好多好多我在這一兩年累積的事兒。

好好地去爬座山、去花蓮玩、去外地跑步參賽、跟久久沒見的朋友們嬉笑怒罵等。

至於更想做的例如寫作跟爵士鼓,以或是這一兩年拼命拒絕的人際情感等,可能還得暫時放一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