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單兵注意。

單:抬頭觀察(由左至右由近而遠反覆觀察)

伍:距離攻擊發起前還有三分鐘,伍長命令你做攻擊前準備,問單兵該如何處置?

單:報告伍長,請伍長以火力掩護我,以便我完成攻擊前準備。

伍:好,我以火力掩護你。

單:請鄰兵以火力掩護我(好,我以火力掩護你,我們交互掩護),關保險……

 

 

 

乾。這蝦小!?

 

相信中華民國只要是男性當過兵,都知道這是什麼。

這正確的全名叫做「單兵作戰報告詞」,總之就是我國為了國軍訓練,創造了不同劇本,身為阿兵哥你得要熟詞這些報告詞,在每一種不同狀況情境中,要唸出每句台詞還有固定的動作……簡單來說就是狀況劇,這樣才是好演員哦揪咪~

 

你可能會覺得這很腦殘,無論有當過阿兵兵還是沒當過阿兵兵的都一樣,難道這樣演一演、背一背就可以了嗎?事實上我以前也是這樣想的。不過這次去*教召時,我又想了一會,雖然這方法很笨,不過在如果真的作戰時,確實能夠讓阿兵有所依循,所以也不能說這種「單兵戰鬥報告詞」毫無用處就是了。

 

按:教召就是教育召集,男子漢退伍以後,為了防止你忘記當兵學到的一切,亂數抽籤,部分人需要在八年內回去幾次複習複習軍中戰技。例如發呆、跟鄰兵聊天、抽菸發呆、裝傻……等。啊不是,我是說各式槍枝的使用方法,或者類似單兵戰鬥這些。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還真的被抽到教召,而且已經第二次了,退伍第六年的第二次。

 

 

這次教召比上次硬了很多,我黑了一圈,然後因為教育召集比較沒有一般新兵那麼手忙腳亂,好比說做了啥事情就給你二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又或者是上午操課完了後,跟你說休息三十分鐘然後晚些吃飯。這些時間你要幹啥?當然是不知道幹嘛順便慢動作準備下一次的集合,所以當然免不了很多事情都慢動作,例如慢動作般地拿碗筷準備吃飯,又可能是slow motion地拆開鞋帶準備換拖鞋等等。

 

很快地教召就結束了(事實上在裏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慢驚人),其中最讓我忍受不住的有幾點,其一是不能跑步,其二是我實在很不擅長這種一團男子的人際場子,其三是志願役軍人有些實在是米蟲的誇張。

 

當然我一教召結束以後,回家收拾收拾就跑去跑步了,可是或許因為這幾天的軍旅生涯過於壓迫,所以有了下列教召後慢跑症候群:

 

1.因為教召期間背著槍還有有的沒的裝備爬山,導致腳底長水泡而跑步隱隱作痛。

2.因為教召太浪費生命,導致回家以後手忙腳亂的整理房間、東忙西忙,導致沒長水泡的另一腳,腳趾頭踢到櫃子導致指甲整塊變黑巧克力科科

3.教召這幾天吸了太多尼古丁跟二手菸,心肺一直沒力,原定跑十公里,但越跑越慢,索性先停下來下次再補上。(是說教召這幾天每天的菸量大概都是生涯最高)

4.只要看到暗色衣褲或者帽子,都會揉眼睛,想說怎麼處處有迷彩,見鬼了。

5.因為這幾天看到許多妖魔鬼怪般的女兵以及女士官,跑步時看到的每一個女生都覺得好正天啊

 

 

這都沒啥,重點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我教召以後就火力很強,所謂的火力是指砲聲隆隆,好比看到什麼以前會笑笑帶過假裝沒見到的,現在沒有嗆聲至少也會酸一下,然後近期比較常接觸的就是我前文所提到的運動社團中,所以出現了下列的對話。

例如某A女在FB上說,「好想看夜景……」

因為我有時會稱某女為我神萌萌,就有人cue我說該呼喚我了。

我想也沒想就回,「這種釣魚式發文一發,就會有人私訊約她了不用我來。」

Wwwwwwww

啊這就是釣魚式發文無誤齁齁齁齁

 

又例如某B女在FB上被自己弟弟稱為台哥大王彩樺,我就順口叫一下,然後該女就暴怒。

事後某B女刪文,從旁得知她暴怒的對象是我,因為我在我自己FB上,因為走狗之前被一個叫做佩姬的女孩整得很慘,順口我就回走狗貼文,「我是佩姬我不理你。」

某B女以為我是在酸她,就對我暴怒,害得我要事後私訊跟某B女解釋,他雖然說沒事了沒事只是誤會,但顯然還是有事。

回想我才覺得不爽,管我管到我個人頁面來,我在跟我朋友打嘴砲妳還暴怒啊啊啊wwwww

 

 

 

總之我也不知道怎樣,反正火氣很大,我。

 

 

 

 

教召結束後沒幾天,我牙齒就痛了起來,也不知道啥,可能是因為生活作息整個不同,以往都深夜入眠七八點起床,教召時我就調整近深夜就睡,天才剛亮就起來,身體或許還沒適應,右側上臼齒痛得難耐。

我不曉得是因為我那深深深深深幾許的智齒開始壓迫了還是單純火氣大所以破嘴導致嘴疼,昨日右臉頰腫了一塊,連講話都漏風漏風。

 

 

 

 

然後上回教召其實我是有女朋友的,這回教召並無,不過因著在運動社團認識新朋友,雖然年紀落差有,不過兩人談得上,都喜歡看書、運動和喜歡無病呻吟,跟個女孩訊息來訊息去,而且大多是那種兩三千、三四千字的長私訊,結果搞得比兩年前去軍營裡還要忙。

深夜偷偷敲著手機回訊息,躲在棉被裡跟二氧化碳奮戰。

 

我們接力賽群組團員都以為我好消息近了,不過兩人差了11歲,又住的天南地北,實在沒啥搞頭,排解寂寞多,說要發展什麼倒是不太可能。

 

 

 

 

總之這篇好像沒啥,可能只是想表達我還活著,還沒死。

 

 

 

噢對了,我對於這種一團男子的人際圈很苦手,其中有一名男子,我跟他還談得上,他與我一樣都是第二回教召,不過沒交換聯繫方式。我倆有共識,這種兩年一次,一次大概就五天,一大群男人湊在一起說啥當兵故事,然後好似很熟很好,要不就是在吹噓自己去戰過那些酒店、嫖過什麼妓。

Wwwwwwwwwwww

 

真的很煩。

 

 

 

再來。

昨天我與大哥還有西西,再度會面,我們《新星文創》作者群的三巨蟹,也是「蟹蟹,再聯絡」在闊別幾個月以後聚首,同樣的討論的就是前文《偵探辦案》裏頭的撲朔迷離男朋友提分手事件。

結果該男子,也就是西西的前男友東東,又改變心意說啥分意已決,大概是距離拉遠了,看了看自己前男友,那麼各項缺陷也就一目了然。

「所以東東又不高、又不富、又不帥、口才很糟、沒有上進心、想法迂腐又傳統……妳到底喜歡他什麼?」我問。

「就……」

「所以結論是,妳駕馭不了他、他也駕馭不了妳。」我想了一下。

「應該只有他駕馭不了我,我不會駕馭不了她哦。」西西反擊。

「妳是一個習慣快速的騎手,可是他就是一頭驢,根本跑不快,是要怎麼駕馭。」我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