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現在極低的發文頻率來看,以這種不幸標題來當作新文章的抬頭,肯定會懸掛很久。

  不吉祥啊皇上!



  不過算了,我本來就不信這種東西。


  撰文者其實是無神論者,什麼都不相信,只相信自己,也就是你怎麼做

  可是另外一部分來看,我會去龍山寺拜拜,如果跟基督徒朋友在一塊,說要飯前禱告我也不忌諱……說穿了撰文者什麼都信,但也什麼都不信。

  那話又怎麼到這兒,其實是因為我禮拜天那天玩命關頭


  說是玩命關頭,是有多誇張?


  事情是這樣子的,我老爸弘毅買了一台新車,他那說舊不舊的舊車就多了出來。撰文者本來對擁有一台汽車這回事,是有點反感,因為用到的機會並不多,又是個居家臭阿宅,你說這要車做啥用?



  而事情又得兜回我教召當日,9月多我回去軍營高喊著「我不要死在沙灘上!」

  按:依照中華民國國軍的編制,如果日後打仗,當然是現役軍人操作那高科技的武器迎敵。那我們這些當過兵退伍的「後備軍人」要做啥。就是窩在沙灘上等敵軍來襲當肉盾消耗戰力,因為對方……不一定哪一國,勢必會開運兵船搶灘。後備軍人就是送死的命就是惹。



  「我不要死在沙灘上」前後,也就是弘毅專車接送的第一天,他顧著說話,講著講著連續錯過了兩個交流道,應該下交流道的第一個,他完全眼殘錯過,還想緊急切到外車道,結果嚇死右後方的那台轎車。第二個交流道,他又錯過,這回右邊有台轎車平行,後頭一輛砂石車,他老兄緊急剎車想躲避右邊那台轎車後右切,讓後頭那台砂石車嚇得也緊急剎車。第三個交流道,他總算沒錯過了。

  不過我在照後鏡上目睹了後頭那台砂石車緊急煞到車頭都有些偏了,據說弘毅也有目睹。



  他送我離開軍營時,告訴我,他決定換車。



  換車的原因是,他覺得他繼續開那台國產車危險,畢竟不耐撞。話題又說到了他一向都是開進口車,說真的以前也算是事業有成,大概耐不住朋友家人問他怎麼最後選了這麼初階的國產車,外加上我二叔鼓吹他幹嘛這麼節儉,有錢就是要花,難道要留到以後死後塞棺材嗎?

  有理有理。


  所以他買了一台賓士。

  (什麼!?這是理由嗎!?)



  這故事又提到了我那副LINDBERG眼鏡,事實上那副眼睛花了我四萬四千元。換完回家幾天,淑娟,也就是家母問我,花了多少錢。我說,要價不斐。那是多少?五千?不只。一萬?不只。隨後我就不願意多談。

  當媽媽的人你是曉得的,她說太貴了、太貴了,雖然是我的錢她管不上,但她說太貴了,錢不應該花在這兒。

  她念了幾天,還試圖要探我的底。幸好我這個人口風緊,沒缺牙,就講話不露風,說話不膨風。

  這時候,弘毅買車的消息傳來,淑娟的話題轉移到,「你爸爸真的很奢侈。」



  然後就沒有我的事情了。

  (齁哩嘎在)



  所以家裡就有了兩台車,弘毅就說,那不然舊車給你們兩兄弟開。

  話題再度兜回了我覺得車不實用不需要買車這件事情,但自從我開始跑步以後,因為台北的賽事大多就是河濱公園,想和你一起吹吹風、去吹吹風那樣,外加上我本來就是研究控跟划算控,怎麼想也覺得就近參加比賽,只是換個主辦單位換湯不換藥,都是在差不多的地方打轉這回事,想也覺得不值啊老大。不過外地比賽麻煩的就是交通,住宿最難搞定,因為賽事附近的比賽的住宿點都難搶,我也不是個會喜歡在那兒人擠人搶破頭的人,這時候有車就方便多了。


  是故,當時我跟弘毅回覆,准。


  另外一個原因是,弘毅他花了大筆鈔票買車以後,大概覺得花到了他日後留給我們兩兄弟的錢,對於舊車的相關開銷,他十分捨得。還說了過路費、保養以或是稅金等都是他墊付,我們只要加油跟付停車費就行。等於一年花不到五萬元就可以留住這台狀況尚可的小車,我也覺得划算了起來。

  另外要說到我哥,請原諒我不把我兄長的名字打出來,因為他的名字沒法自動選字。是說他存的錢比我多很多,不過他是一個會斤斤計較小錢的人,他原本同意一塊接車,我就說,那好罷,我們各自找喜歡的停車位,再跟彼此回報狀況。當時十月,問到了十二月他還是沒問,原因出在他壓根不想要每個月付那一兩千元留住車子,他說,他不想白白浪費錢。我怎麼想也覺得不對,你終究會買汽車,不要現在花一兩千元暫時保住這台車,也要幾年後花幾十萬買一台新車。我於是爆走,某程度來說我非常龜毛,不過該果斷的時候我十分果斷,也討厭拖事,直接跟他說他不爽就不要接車,我一個人把車接過來就好,一毛也不用他付。


  這時他才悻悻然地說他的確有要那輛車,也替他日前的不積極道歉,但也再度重申,他如果後來評估使用汽車的頻率不高,他日後不會再付停車費等,我說那好,不過他如果要用車就別想開口,自己去買。


  這時候才是惡夢的開始,他三不五時跟我說他在哪裡哪裡問到了低廉的停車位,我開了Google查詢,媽媽咪啊,竟然要三公里。三公里這距離連我用跑步都要15分鐘才會抵達,你告訴我要騎車5-10分鐘等幾個紅綠燈去開車,這像話嗎XDDDDDD


  於是在一番奮戰之下,他找到了一個一公里遠,價格也在他可以接受的範圍的停車場。因為我知曉他十分斤斤計較那小錢,就讓他決定,我跟他信步走去停車場打算簽約繳費,這時我才發現他有多麼不會開車。他找到的停車場在市場附近,雙向單線車道,又是個直角型的停車場入口,以他幾乎不會開車的開車技術,只能用危險形容,不過我心想好罷,這位子你自個兒找的,到時候如果撞車了就不要在那裏怪爹怪娘。幸好,他跟停車場簽約的人搞錯時間,我說,那好罷,去我最喜歡的那個停車場問問,暫時沒位置,但事後就固定問看看。


  誰知道到了我最喜歡的停車場,噢,有位置了!不過停車費攤下來,一個月得多付一百元,不過好處多了不少,離家近得多,有管理員也有身障車位,我就看他陷入考慮。


  我最後質問他,要他明確地回答兩個停車場到底哪一個好,真的不值得多花那一個月一百元嗎?他不願意回答,我又發怒了,「要你回答你也不敢回答,承認錯誤有這麼困難嗎?」




  停車位定了以後,接下來就是要把那台車子給開回家。事實上我以及我哥,還有弘毅淑娟沒有住在一塊,行前我先跟我兄長搭公車過去,原本那幾日要請工人來粉刷油漆,不方便移轉汽車,因為雨天忽然有空檔,我不願意再拖下去,既然事情定了就快點辦辦。



  出發前不久,弘毅說雨刷有點問題,該換,於是就更換了我駕駛座的雨刷。我哥他本來就很少開車,更正確地來說是考過駕照後大概就開那麼一次兩次,他就那兒試雨刷,但是因為汽車在地下室中,根本沒雨,就在那兒空轉,我看到了幾次叫他不要再玩了把雨刷關掉,他說好,但我後來開車的時候發現他根本沒關,一發動雨刷就自動又刷了起來。這就算了,好,終於跟家人吃完飯要把汽車開回家時,一上交流道,雨刷就這麼噴了wwwwwwwwwwwwwwwww



  這太驚悚了,等於我在高速公路上高速行駛,還下著大雨,連要下車臨停處理的可能性都沒有。我急忙要副駕駛座的我哥幫我看一下路況,幫我確認前車右邊是對道路肩那道線,我只勉強能看到前面有沒有汽車,一路上靠著外車道走。喊了他幾回,他繼續玩手機,完全不曉得事情嚴重性,我又吼他,要他認真一點,幫我看路況,他也只是哦哦哦。


  幸好不過就一個交流道距離,約莫十分鐘以後我下了交流道立刻停下來看雨刷情況,事後我問他,他知不知道我剛才在高速公路上幾乎看不到路,他還說,不過就是雨刷,有這麼嚴重嗎。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好。這就罷了。


  再來提到付錢這件事情,事實上我跟他大致上有講話簽約要幾多錢,因為是我開車,要先完成簽約才能把汽車開進去,我不曉得他身上錢不夠,管理員先讓我們把汽車開進去以後,我以為都辦完了就在稍微摸一下車子,摸了個老半天,他才說管理員在等我們簽約。我說,人家在等怎麼不早說,好歹我也在那兒東弄西弄了十幾分鐘。他合約簽到一半,只差付錢,我正在跟弘毅電話通聯事兒,他才說他身上就剛好帶一半的錢,而且我們提前簽約,金額還高了一些,他等於一半都沒帶,要我先墊付,那不就好歹我身上帶著下個月的生活費萬把元,否則連錢都付不出來。




  我現在光想到要跟他一塊擁有那輛汽車都覺得頭疼,以後每兩個月還要跟他分一次停車費,勢必還要面對跟他討論分錢的事兒。


  好啦,不說了,再說下去我的怒氣只會繼續飆高。


  當天稍晚,對,沒錯,這篇文章我分兩次才打完。

  當天稍晚我覺得肚子餓得難受,仔細一番,沒泡麵也沒水餃,內心翻騰著,天要亡你、你不得不亡,於是就下樓買飯去了。



  好。我老實要說,每次文章只要沒接續就會中斷了那氣,然後原本好端端有鋪陳的文就會變成一篇廢文,雖然本來氣長的文也不會太不廢。



  我想到社團裡面有人說,很少看到有人能夠像我廢得這麼優秀的,嗯哼,這到底是褒還是貶,我們拭目以待。


  總之我開在高速公路上,雨刷噴掉幾乎看不到路,也還是活到了現在。


  後來隔天,我連續幾天開著公司車出去,都會特別檢查雨刷,果然,一朝被蛇咬,十年看雨刷,古人的智慧果然都木有錯誤。





  後記之一:


  社團認識某神秘友人說,她做夢夢到我,我在其中一個朋友開的麵店幫忙,結果客人機歪,我直接暴怒跟客人說,「不爽不要吃。」。

  她說大概她的潛意識裏面覺得我實在太機歪了,否則怎麼可能會有人在店裡對客人怒斥,「不爽不要吃。」

  不爽不要吃跟不爽不要開有異曲同工之妙。



  後記之二:


  我現在迷上山路,一個禮拜跑山路兩次,耶比。



  後記之三:沒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