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音樂請下。

     (咦)

 

 

 

     偶然發現現在頻率降到只有每月一更,我震怒。

     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這麼般的發文頻率低下呢?

     (A)交了女朋友

     (B)每天跑步懷抱著超馬夢

     (C)工作忙碌無暇放鬆

     (D)沒梗

 

     答案是……

 

 

 

 

 

     對了。沒哏的哏其實是這個哏,就跟Costco 其實是念CostcoIkea當然是念 Ikea一樣。

     昨天夜裡我跟米糕水水通電話,她講了一串很經典的話。

     她說,就是想要有人看才會寫在部落格,否則她都寫了隱藏起來幹嘛?

     對。不過有些人,應該有少部分的人寫了文字應該還是想要孤芳自賞,欸不對,應該是念Costco 才對

     (離題,你到底想講什麼?)

 

 

     對了,米糕水水又是何許人也,首先,她當然不和煦,事實上她是一個極具有破壞力的女子。

     認識的起源也是前文,更正確地來說是前陣子我所提到的那個運動社團所認識的,起因只是她與兩名我的跑友吵架,冷戰許久。

     不曉得怎麼搞的,米糕水水的好朋友,史黛西是個正妹,事實上我都叫她屍袋西

     總之那個屍袋西,照片很正,但是本人還好而已(不用強調這個謝謝)

     總之那個屍袋西,聽起來是挺熱心的,就想要從中斡旋,於是跟我這接頭,當然我只看見屍袋西的Facebook臉書照片,覺得是正妹然後見獵心喜(也不用強調這個謝謝)。

     總之那個屍袋西,算了我還是叫她史黛西好了,因為屍袋西還要刻意選字。

     總之那個屍袋西,算了都打了好幾次「總之那個屍袋西」,就繼續打「總之那個屍袋西」好了。

     總之那個屍袋西跟我接頭,我就開始玩起史黛西史黛西好正好正好正的遊戲(又離題了)。

     總之那個屍袋西好像真的以為我對她有意思,不過屍袋西不是這篇文章甚至也不是這個段落的重點,我只是想要重複地打著「總之那個屍袋西」。

     總之那個屍袋西從中接頭,當時我跟米糕水水還不認識,因為我也介入居中協調,後來米糕就直接扔我水球,然後我就一身濕了。

     總之那個屍袋西要開始消失了,這是最後一次總之那個屍袋西了。

 

     我不明白為什麼要說扔水球,扔水球好像是PTT早期的用語,總之那個米糕直接訊息我,誰知道我倆一拍即合、一見如故、相見恨晚,大概就講話都很對頻率,沒事就錯幹六角。

     錯幹六角是什麼,就是你知道有一個繞舌歌手叫做五角,50 Cents,就我們有一次罵錯了,把他罵成了六角。

 

     好啦我知道不好笑。

     總之我跟米糕水水就是這樣結下不解之緣,不解之緣好像不是這樣用的,那應該說是忘年之交,畢竟她也長我個三四歲。(咦)

     總之我跟米糕水水好像也不能用忘年之交,反正就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就是了。

     不過這篇文章跟米糕水水一點關係也沒有,我也從來沒有叫她米糕水水過,大多都是直呼她名諱,當然她也是,總之這只是一篇廢文中的廢物段落。

 

 

 

 

 

     這篇文章的篇名其實是一首歌曲,一首經典的台語歌曲,要說的就是兩個字,「拎啦!」。可是其實我這人不飲酒,連小酌都不,好啦我之前會去買奶酒回家以後三不五時飲一飲,通體舒暢臉紅紅的喔喔睏,不過後來再也不飲酒了。

     會下這篇文,是因為日前在友人的協助下,我也在社團間接性的公布感情狀態。結果因為這樣,疑似引起了某人的吃醋。

     說是吃醋,我其實不那麼覺得啦,就不過就是在嘴炮嘴砲,這時候,同行的女性跑友,就是日前我提到的中盤的妻子大熊,就說了句,「誰叫九哥養了一缸金魚。」

 

     雖然我不認為吃醋,但陸續有幾個社團的朋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我就說,我也不瞭。

 

 

 

 

     好。其實我忘記我還可以說什麼事情了。

     因為我是一早興致勃勃的想來寫篇文,不過寫著寫著後來因為工作來了就扔到一旁,每回這樣思緒斷掉就忘了。

 

 

 

 

 

     是說我抽菸大概已經有……如果用我今年要滿三十歲來說,應當是12年了。

     這是一個有趣的經驗,多數時間我都會隨身攜帶兩種不同的菸,早年是怕膩,現在是為了平衡菸價,好比說一包我抽75元的,另外一包就可以抽個95100元,一次輪流各抽一根,這樣算起來好像菸的價格會低些。

     長期以來我都有考慮要……其實我一直抗拒用戒菸這個詞,因為我並不是想完全不抽,只是想要戒除掉儀式性的抽菸模式。

     好比說,飯後一根菸快樂似神仙我誠實地說飯後的那一根真的不錯。

     但除了飯後的那根菸以外,對很多癮君子來說,有時候抽菸不過就只是打發時間,試問一天的眾多尼古丁中,有多少是當下自己真正想要抽,而不是因為習慣所以點起。

 

     大概上週一還是禮拜天吧我也忘了,總之就忽然覺得,我不想抽儀式性的菸了。

     就這麼地,從那之後到今日一共10天,只買過3包菸,而且其中一包還剩下不少。

     如果是以之前的抽菸型態,10天差不多得買掉5包菸左右,而且是紮紮實實的都抽了個精光。

     其實也沒啥,就出門在外不要帶打火機跟香菸在身上,無論如何就別去買就行了。

     至於晚上返家過後,就真的確認自己想抽菸再抽,就別再有那種不知道做啥只好點菸的型態就行了。

 

     這麼看起來,現在抽菸的量大概是以前的一半……不到,目前倒也沒特別什麼不適之處,因為只是少抽,所以沒有所謂的戒斷症狀,但就是身邊的菸錢省了一些,約莫就是這樣的改變罷了。

 

     是說身為一個熱愛運動的業餘跑者,有時還真的會去思考如果沒抽菸是否能夠更快,不過終究仍想維持這個惡習,雖然抽菸幾乎已經是我本人唯一的不良嗜好,如果能夠根除是最好,只是我一點也不想,就目前而言。

 

 

 

 

     湊了多少字了,2000,再加把勁。

 

 

 

 

     另外要說的是,我一直都有用anobii的習慣,不為什麼,就是統計一些資料好用,今年買了多少書、讀了多少書、那些書被我扔著許久早就該丟掉或者賤賣。

     結果一看,媽媽咪啊,前兩年一年下來都各看百多本書,今年直到五月,竟然只讀了八本,其中一本還是為了接續新作所二讀的奇幻小說,意思就是大概翻一番回味故事罷了。

     怪不得我越來越覺得面目可贈。

 

 

 

 

     好啦我得說應該要認真工作了,已經下午了。

 

 

 

 

     以上

 

 

 

 

     噢對了。說道養金魚,我不得不提一件事情。

     (咦,哪有人在「以上」下面再說話的)

     就是我偶然看到PTT一篇文章的經典回文,雖然這種說詞有些極端,但十分中肯。

     該文提到,通常我們可以簡單區分異性為其一,可能會對我們有興趣的,其二則是明顯對我們沒特別興趣的。有些人就是可以明辨那些XY,對於Y就是當朋友老實老實,對於X則是儘可能地維持關係,所以造就了能夠看到某些人對於異性就是很吃得開。

     那些人其實就是能夠區辨XY異性罷了,像是我本人。

     但我也沒有刻意維持什麼,不過就是這一陣子陸續有些日前對我有好感的女性回流,大多都是之前逐鹿失敗後,一聲不響或是悶哼不吭閃人的。我心裡想哪這麼巧恰巧都這時候回頭,還是我老兄交了女朋友以後才一股腦回來。

     不過多個朋友也沒大礙,我心裡這麼想,不過就忍不住想起了大熊說的,「誰叫九哥養了一缸金魚。」。

     欸可是我從來沒有刻意養過啊。

 

 

 

 

     我只是杯底毋通飼金魚罷了。(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