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於喧囂的孤獨》是我最近讀畢的一本書。

但我並非是要寫關於這本書的讀後感,雖然或多或少會略帶一提就是。

 

承前文,之前就有一股匱乏感在蔓延,而至於那種感受我還真不清楚是什麼?

不談這匱乏感,咦,我發現近來的文章大多我都在無病呻吟,但並非代表近況不佳,而是有一種無法言狀的情緒。

 

 

前日,婕批來訪,她提到了關於她新工作的變化。事實上,近期的她,若我們把時間軸拉長,倒是發生了不少事情:諸如與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分手,搬遷出家裡,並遭到婕父奪命連環外加上索命訊息,連我在公司上班都接獲其父來電哭訴不曉得該怎麼跟女兒相處之來電。除此之外,也離開了服務多年的社福工作,轉入人資新天地。簡單的來說,居住、情感以及工作都面臨到甚大的變動。

她說,我當然是用我的話來翻譯,死命的拽住熟悉的事物,因為擔心遠離熟悉的人事物就會失去了自己。

我要她讀書,說不一定可以在文字上獲的什麼。

 

不過外借予她的《自由》以及《孤獨》仍躺在她的書櫃中。

我說,問題出在於她沒有真正的興趣,再者,面對情緒以及壓力源,解決方法有二,其一是解決它,若遇到無法解決的,那麼就只好轉移。不過她並沒有合宜的轉移物,所以就只好一直擱著。

 

早幾天前,她甚至發訊息問我這還有沒缺人,我說有的,某程度上我希望她來我這上班,雖然諸多人都說朋友千萬不能變成同事,何況還會是我的部屬,但至少能夠換來一個得力助手,但某程度上,我又希望剛轉換領域的她能夠繼續下去,說不一定就能夠繼續闖出一片天。

 

 

說到底,那也是某種程度上的匱乏感

 

 

而另外一名女子,用世俗的角度來看,是我的女朋友。

撰文者是一個很難去喜歡別人的人,也不能這麼說,而是,我本來就很難特別喜歡某一個特定的人,對於擇偶上,一直都是選擇自己可以接受即可,否則以我這種挑來揀去的個性,根本沒法找到伴。那天我才與她說,說到喜歡,我大多都會喜歡比我強或者至少與我一般的人,例如比我還會畫畫,又好比是讀的書比我還要多,又甚至是比我還更會運動,又抑或是比我還要白癡的人。

 

某程度上來說,你問我喜歡她哪兒,我還真的回答不出來。對我而言,相處起來OK、順順的,別踩我的雷,就已經千幸萬幸。

而她呢,我卻還沒替她取上一名,就暫且用另外一個跑友與我稱呼她的別號,元旦妹吧。

 

元旦妹她本人,這有點祖宗十八代的意味,總之她從澳洲打工返來後,先做了一份證券交易所的工作,做沒多久就離開,依著存款自己操盤。

你說股市高手嗎?但也沒有,充其量就是個菜籃族,進出股市,月入那麼一丁點。她的邏輯是,支出不多,那麼就賺夠花就好。

在鏖戰了數個月以後,也終於向現實投降,決定去找一份差事來做。

聽了此論我是有些欣慰,不是沒固定收入不好,而是我本身就是一個十分積極的人,見不慣她成天操盤,有時候見盤不好就繼續睡,下午繼續午睡,接著熬夜追劇或是不曉得在做些什麼。

這麼般不知所云似乎沒有人生目標的生活,實在非我能夠想像。

 

 

身旁的好友,當然,現在已經不多。

泛指的是就在你身旁的朋友,那麼我來說說在情緒上貼近你的,這麼也能算是某程度上身旁的好友,米糕。

米糕她說,她一丁點也不覺得我有那種交女朋友或者是有伴的喜悅。撰文者淡淡地說,不就是這回事,身旁多個伴,只是這樣子罷了。

對於生活早已失去那種想要轟轟烈烈的愛情的感受,當然對於另外一半曾經有過想像,例如同樣是個書蟲,或者至少予要十分熱愛運動。

不過老早就知道千萬別把任何條件套在一個人身上,不然就只在追尋另外一個不存在的想像罷了。

 

 

另外一名友人,左眼,這女孩幾個月前我曾經與她有那麼一段,說是一段情,但也未必,總之我與她有些深刻的互換了許多文字。

她說,很明顯感受到這回又是女方多喜歡我一些,而她的結論是,因為撰文者太喜歡自己而致,所以她不認為會有我喜歡多過於女方的情形發生。

 

我對於這句話印象深刻。

 

 

 

而我那在基隆定居許多年,上個月份才結婚的朋友,李人帥則是有些新鮮事。

李人帥何許人也,多篇文章以前可能曾經有略提略提,就我一國中同學也。當時我轉學生,大概有將近一年都與他人陌生,直到國三那一年,因為跟他晚自習回家同路線,就會攀談。

這麼談著談著,即便他後來遠赴高雄就讀大學,也依然保持著每一兩個月他返抵地虎國門消夜一次。即便他後來服役去了基隆從事放射官工作,也仍舊保持著這般習慣。

見著彼此的多年女友都分手,陸續換了女朋友,當然,一直換的是我,而他後的那任女朋友,如今成為了他老婆。

 

 

雖然我開了臺破車,但也還是榮登他的伴郎兼禮車司機,但因為天龍國實在路不熟,之前雖然跟他探路一次,結婚當天我還是頻頻出包開錯路。

這時候我就想到一個無聊的笑話,汽車迷路,猜一藥品。

 

  答案是白花油。

科科。

 

 

 

我發現隨著年紀增長,我越來越像是某些說一些很冷笑話的中年男子

好比說以後我如果既不幸又幸運的生了兒子,兒子帶他女朋友回家裡,我可能會說一些無聊至極的笑話,意圖逗兒子的女朋友呵呵笑。

然後就在他們下樓離開以後,我兒子就會向他女朋友抱歉,說對不起我爸講話很冷之類的

 

 

我離題。

總之李人帥他在基隆已經定居八年,一度我都以為他是基隆人,差點沒問他基隆立委有沒有投給郝冰冰惹。原本他已經打算在基隆買屋,不料一個迴旋,他忽然問我對於買車有沒有什麼建議。

我問你這小王八羔子買車浪費錢做什麼,他說他打算搬回中和,以後打算通勤上下班。

 

 

震驚,說好的基隆置產呢!?

原來他老婆,就是我們兔子姊在結婚那日幾天後,兩人拼命做人,直至今日竟然已經確定有喜,考量也擔心自己孩子給保母帶出問題,不如讓人帥家中閒賦的母親幫忙帶自個兒孩子。

外加上兔子姊最近一份工作就在台大醫院,其實離中和也近,總比要這麼般基隆台北市兩地跑的窘境,不如回家住在家裡。

雖然住家裡有著天大的歧見,例如我們爸媽輩的你是懂的,思想跟我們當然有些不同,當然不是說孰者優而孰者劣,舉個比方來說。

我們這種老公寓子民,又是那種頂樓加蓋,拜託不要來拆我,在這麼多年過去房子當然有些問題,得要好好整理整理一番。於是重新裝潢與否,就成了一個大問題,我當然問他,你們再來要搬回來、又準備要生孩子,那裝潢呢?

不裝潢了,他說,因為爸媽不肯,即便他自個兒出錢也不肯。

那日我們碰面,剛好我去操場跑步,而預計要去洗車。

 

這時候有些人可能會問,一台老車,幹啥要洗。其實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不過後來想著它都停戶外,不用車來看,你用人或者是人和物品好了。一個人、一件事,如果你棄它如敝屣,那他又怎麼可能給你好的回報呢?

 

 

  你對一個朋友跟糞一樣,無怪乎他就是給你張臭臉啊。

同樣的機械產品也一樣,諸如摩托車,你說一台破摩托車幹嘛換機油保養,天曉得哪一天他就死在路上給你看。

 

當然不是要把汽車洗的多亮又多亮,就沒事駕駛駕駛他,讓他看起來不會髒髒舊舊的不舒服,不就每次開他時就自然心情好了嗎?

洗完車之後,我讓他替我把汽車開回去,不料那一公里多的路程,他開了好老半天,而且十分緊張,一度我都以為他要撞到洗車場的柱子了呢!

結果人帥哥這傢伙要先簽台進口車,因為他現在賺得多,未來因為軍職身分卸下薪水反而降,現在不買未來就沒機會買。我則是堪慮他上路多久就會先撞著了自己的新車。

 

 

而,我發現我這回還沒走到重點,還在其他的岔口繞來又繞去,早已迷失了方向。

 

總之回到了原生重點,仍舊有那樣地匱乏感在蔓延著。

昨天我還在同婕批說,要不是為了錢,誰真的那麼喜歡工作啊?然後我還補了句,我承認我是工作狂,但我是太熱衷這種把待辦事項一個個刪除的快感,如果可以,還真不想每天為五斗米折腰,自然會有人往身上倒著好幾擔好幾擔的米會有多好,可是追根究柢,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

 

所以班還是要上,而在上班下班這種匆忙之際,這種匱乏感就會延伸著。

你想做些事情,但沒那麼多時間做,你說時間是擠得出來的,但我告訴你,牙膏擠出來的最後那一丁點,沒辦法把牙齒刷乾淨啊你說是吧?

 

 

於是我上了PTTBOOK板,找尋著他人的推薦書單,就翻著了這本《過於喧囂的孤獨》。不過同樣的我先閱讀了其他人的「負雷」文,他扯著這不過就是一個醉漢在失業後的瘋言瘋語。

事實證明人真的不能先吸收到先入為主的偏見,於是我看了這本書,所有場景我都會覺得這不過就是醉漢在失業前/後的瘋言瘋語

不過某程度我們似乎就跟那名醉漢主角「漢嘉」一樣,他在軋紙機思考著人生跟自己那些不知所云的過去,扯著他在喧囂中的孤獨,而我們人在現在的都會的生活裡,無論如何你有伴與否,當然那個伴不只是男女之情的那個伴,甚至是家人、朋友還是啥的都行,難道你就不因此感到孤獨嗎?

在面對著喧雜的人生的任何一天之中,上班下班甚至窩在家裡聽著電視機聲,即便又只有你一個人,啥也沒聽,難道就聽不見自己心裡的那些擔憂那些仰望那些似乎不存在但又佔據著即將壓迫著你的喧囂嗎?

 

 

這非關於過於喧囂的孤獨,而是本質上我認為我自己就是孤獨的。

當然孤獨跟孤單是兩回事,我說的是孤獨。

 

 

有些事兒有些話,即便朋友來訪,你把焦點放在他所說的他想說的事情上頭。

 

 

 

而你的事情呢?想一想,還是自己吸收消化。

讓他在自己心裡喧囂,而確切的你不知道它在吵些什麼,只是覺得嗡嗡作響,覺得煩。

 

 

 

 

 

後記之一:在讀畢《過於喧囂的孤獨》之後,下一本書,我手邊的是《家事的撫慰》,我不得不說,完全打中了我。

 

後記之二:沒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