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記得多年以前,我與當時的女朋友討論飯的乾與熱這回事,他們家都認為燴飯這種東西是給乞丐吃的,飯就是要乾乾淨淨,不能沾到丁點肉汁、湯汁,而我喜歡飯淋上些小玩意兒,諸如淑娟若燙了松坂肉,湯汁必定會成為飯上的佐料。

諸如什麼豬油飯、滷肉飯,甚至是燒臘便當的肉汁沾飯,我都喜歡。

 

 

這篇文章大概就像是一份燴飯,不過不是乞丐吃的,只是我最近時光的縮影。

其實我是喜歡又臭又長的,畢竟我之前車禍,裹了一陣子的布。

    (可惡,怎麼沒把你這個敗類給撞死)

 

 

 

俗話說的好,好人不長命,歹人活佰二,我這輩子大概是可以長命百歲,未來再麻煩政府頒布給我什麼人瑞認證好惹。

 

首先要先說到我車禍這回事,這也真是夠幸運。沒錯,出了車禍我說幸運,車禍的發生點是在我返回總公司途中,那段路從我古早時代還在年大學時就在騎了。

約莫一月左右時,我因為不明原因腳痛,所以沒法跑步,只好忍痛將期待許久的雙溪櫻花馬拉松棄賽後,忽然腳的狀況已經逐漸恢復。我還記得出車禍前15秒還在想著,唷,搞不好有機會去跑一回,沒多久,就噴出去了

    (我去你他媽的是誰跟我說心想事成的)

 

 

 

追根究柢,是我左前頭的汽車切入前方車道,而我右前方的機車為了閃避,只好往左減速,當時我與右前機車的右後側有台汽車正高速直行。

就在我瞄到右照後鏡的當下,一不察,前輪就這麼撞到右前方往我這兒偏來的機車,我人就飛出去了。

 

 

飛高高!就像是你老爸以前會把你抓在頭上的老把戲,不過這回手上的嬰孩飛出去了,我這個老屁孩也就滑壘出去了。

 

我腦袋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可惡,又不能跑步了。

(還有,身上的ua以及臉上的Lindberg眼鏡有沒有壞掉XDD

 

 

當時其實是要回總公司開會,順道送筆電回去給資訊人員修理,好加在筆電沒壞XDDD

後來與車禍相對人討論的就不再贅述了,我看對方也不是故意,就沒跟她講太多,大致上口頭和解,聊了一會,發現也是個跑者,但日子不太好過,在飯店工作,小小櫃台人員,她老姊的一下車就問我是不是屬兔,然後跟我說屬兔的今年犯太歲,會有車關。

老姊啊,我不是屬兔就是了。

 

 

 

總之要了交通事故處理聯單,我先去公司做簡單包紮,預計報了職災,就返家了。

當時腳還腫得很,拿了拐杖一拐一拐還能行動,當晚覺得不妥,連動都無法動,腳一觸地就痛得哇哇叫,就又去鄰近的醫院掛了急診。幸好照了X光,骨頭沒事,但預計要休養個一周,醫生說至少一兩個月不能好好活動就是。

我就這麼躺在家裡休息了六天。

 

誰知道這麼一躺我的作息就都大亂了,以往我只要別太晚睡,每天都能夠七點左右自然醒來,無論假日平日亦然。平日這般,好處就是不大會遲到,假日這般,壞處當然就沒法像很多人一樣睡到自然醒,有個假日徹底洗滌的感受,但好處就是早起可以做特別多事,有時候七點醒來忙了一會,晨跑了以後還順道去自助洗車,甚至洗衣曬衣,天啊才七點五分。

    (靠北你是進入時光隧道吧)

(搞不好是時間停止器?)

 

 

 

總之,再來我想要岔個題,我想提不少事情,但都不想說清楚。

之所以說幸運,是因為車禍當下沒給其他車子追撞、輾過,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不過再來幾場賽事都無法參與,白花花的報名費也只能放諸水流,嗚呼哀哉,2月出事的,現在都四月中了還沒一個影子,沒一個跑步的影子,只能安慰自己沒死就是福,等到全然恢復了再說。

 

這時我不得不提一下基隆望幽谷魔咒,事實上我不知道到底是忘憂谷還是望幽谷。有一同事,我跟她還算要好,她時常跟男朋友開車四處遊覽,有時我不曉得要帶女朋友開車去哪兒,就會參考她意見。

忘憂谷不錯,她說,不過爬山爬得挺累得就是。

開玩笑我誰,人稱運動健將,開玩笑我女伴誰,自稱是最能走路的人,交往前還說自己有騎腳踏車。

媽媽咪啊,腳踏車悍將,結果幾次騎腳踏車上來,踩個15公里就在哇哇叫,重點是速度大概只比我跑步再快一點,但這當然是我能夠跑步前的事情了就是了。

 

我離題,反正就是聽了忘憂谷,就想說那不然改天去去唄。

但不知咋搞,連續幾次嘴裡心裡掛著要去忘憂谷,不是天氣不好就是不妥適等等,其實車禍前一兩天我還在想腳終於痊癒,可以去忘憂谷,就媽拉個逼出了車禍,就被我稱為忘憂谷魔咒。

 

然後咋這字一看就是大陸人會用的詞彙,台灣人是不太說咋的,但你在各種不同視頻就會看到他們咋來咋去的,然後我又用了一個大陸詞彙。

因為沒法子,我又開始修了冬戰。

冬戰這啥,咋沒聽你說過,反正就是我那懸在心上多年,交代交代說因為我去準備考試所以沒法再寫的裹腳布小說,現在沒法運動,工作上也上了軌道沒啥問題,時間多了一點,就開始寫了。

之前還想用閱讀來蒙混過去,這也好事,打從我半放棄觀護人考試後,過了一段醉生夢死的生活,唉唷也不是醉生夢死,工作忙得很,就想放鬆、閒適一下,便又開始大量採買書籍閱讀閱讀,這陣子迷了華文小說,但最近一次採購,作品都不太對頻率,就放著,放著放著,算了還是開始改稿好了。

稿件60萬字,很多情緒都在這三年間流失了,還得先閱讀、修改、潤飾,一點一滴的回想當時的感受。

三年過去,當然有些文字自己看來就覺得莫名的不成熟,不過連載當下網友、讀者們也忍受了下去,就算了不再大幅更動。

另外一回事,許多年前我認為我要先打鼓打到世界末日,然後開始寫小說後又添了要寫小說到世界末日,最後把跑步也一起加上了世界末日清單。不過三年前因為預期要準備考試,就把鼓也借了出去,現在鼓終於也要還了回來。

我想很快的,早些日子發的宏願或許就要一起補回了,可以打鼓、寫小說還有跑步,難道世界末日的倒數已經開始?

 

 

 

 

應該還有些啥事要說,不過其實我今天工作,周六,摸個閒罷了。

今天的雜燴飯就先到這邊,下次再見。

 

 

 

後記:我肚子好餓。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