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通勤第一品牌,不知道有沒人知道。

這說來有趣,近一年來最火紅的podcaster之一,台灣通勤第一品牌,其中兩個主持人,一個是我當兵學弟,最近加入的,也是第三個成員,也就是這幾個月加入錄音的何A,是我高中同學。

 

節目內容我就不多說了,總之就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閒聊型節目,主持人誠誠的功力很強,老實說,我在聽他們的頻道時,我一直想到我自己。

當然不是要把自己臉上貼金,而是我真的認同他所說的,他現在頻藉的是他的開放的態度,還有這些廣結的友人,就是這些友人大大拓展他的生活圈,所以讓他的節目總是有東西可講。

 

因為認識的朋友多了,所以牽涉的看見的世界就多了,所以當然他能夠做出那樣有趣的節目。

 

 

曾經有一個朋友這麼稱呼我,他認為我擁有跟誰都能夠聊起來的能力。

就算我去光華商場買個網路卡,都可以藉故跟店員聊天,縱使他也只是嗯嗯哦哦地回應我。

 

 

但很可惜的,我的生活圈在結婚後已經大大的縮減了。

有一段時間,我的交友圈是圍繞在大學的打工,無論是哪一份,咖啡店還有街頭服飾店,還有網路上隨隨便便認識的那些朋友。

噢,不得不說,在那個部落格還很火紅的年代,我在部落格上大概認識了好幾打的人。

有些人是同樣的格友,有些則可能只是偶而來回覆留言的陌生人,可能搭著搭著,就交換臉書好友,無聊還會聊上幾句。

更甚者,還會約出來碰面。

 

 

後來一陣子,我開始玩音樂,就又換成喜歡音樂的朋友。

這幾年,因為跑步,就又這樣認識了跑步的朋友,一整群,數十人。

但很遺憾,我一直都知道我有一個弱點,那就是,不太會維繫長期感情。

可能是某些價值觀使然,我總覺得,會失去的就是會失去,而你不會失去的,終究不會失去。

只是我到了三十幾歲以後,才發現這個價值觀在成人的交際上並不成立。

因為你我之間總是有太多事情要忙碌著,我們這個年紀,有太多事情得去操煩。

孩子的孩子,工作的工作,於是我們就很自然地只跟友共同話題的朋友往來,共同興趣、共同有孩子,或者之類。

但很遺憾,我總是一段換過一段,這陣子很迷音樂,那陣子很迷運動,現在,我什麼也沒迷。

可能是因為俗務繁重,家事、買家事,有些事情我以為沒什麼好說的,因為能夠懂得人真的不多,能夠說的,或者真的把你當一回事的真的不多。

不是說不主動關心就是不把你當一回事,而是你沒辦法希望別人把你當成第一件事情。

 

 

 

 

我有個朋友,叫做婕批,事實上她是我前前前不知道幾個前女友的前同事,我們還有聯繫,單純因為tone很近,我懂她家的事情,而她懂我家的事情。

另一個朋友,我忘記我在這裡幫他取了甚麼名字,大概是CCU,事實上我認識CCU跟認識婕批的時間點很接近,不過他們互不認識。

CCU是我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的實習生,不過同樣因為tone很近,所以我們一直有聯繫,他後來甚至成為我的伴郎,成為我少數老大不小卻還沒結婚的男性友人。

CCU恰巧也住在我夫人娘家附近,走路就會到的距離,加上他跟他老家鬧翻了,他繼承了爺爺的房子,當然不是免費繼承,而是被迫買了下來讓父執輩好分錢。我家的事情,加上打算買個家的事情,他也都知道。

 

而這兩位,很可能是我這陣子唯二的朋友。

 

 

 

當然我還是認為我用有跟誰都能夠聊起來的能力,當然,這是天賦。

 

 

 

我也有想過這篇文章打算要抱怨些什麼,說些什麼,畢竟大過年的,你以為不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有時候沒發生什麼事情代表就發生了什麼事情,在檯面下。

 

 

 

我把車給賣了,那台父親留給我們的車子。

我跟我兄長去洗車,我說,最後一次洗這台車子吧。

我不知道的是,他偷偷幫我拍照,記錄這最後的時光。

 

 

 

所以我也用這篇文章來記錄現在我覺得可以稱得上是朋友的朋友。

婕批還有CCU

 

 

 

備註:

玩音樂時代,我密切來往的還有一個朋友叫做走狗。

說真的走狗跟鋒哥,是我認識講話最逗趣的人之一,那天我電話給走狗,跟他提到台通,我說,你們也做得來。

他說,好。

很遺憾,很多人是思想的巨人行動的侏儒。

而台通,真的是思想與行動的巨人,難怪他們會成功。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