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iro怒踹司機,你我都推了一把。」

              (靠妖,這多久以前的事情還拿起來提。)

              (我爽阿,你管我。)

 

 

 

 

其實這是一個非常浮濫的新聞標題,或許說這甚至不是新聞,只是多年前瑪奇歐怒踹司機事件,一個網紅這麼在自己的臉書上說。

網紅,何許人也?我也不知道,現在網紅這麼多,你在路上喊網紅,可能10個人有11個人回頭,就是這麼多。

你誰?不重要,反正一陣一陣。

我也可以說是某程度上的曾經網紅,畢竟在《冬戰》熱烈連載時,我去踢批批推文還會被認出。

算了反正不重要。

 

 

我要說的是別的事情,而我今天不寫作,反正就來廢話廢話。

 

 

 

我之前發生了一些事情,整個人或許整個部落格都壟罩在一陣低氣壓中。

不過那不重要,因為現在我意識到那是無法解決的事情,而若是無法解決的事情,你只能學習轉移情緒的焦點,因為既然是解決不了的事情,就不用去想怎麼解決。

 

 

套句好友CCU的話來說,我的困境只有每周都買一張樂透來解決。

我說,買了又不會中,幹嘛買。

他說,你又知道了。

我說,也對,買個希望,至少每一個禮拜都有一個期待,期待會中,期待中了可以解決目前的困境。

不過更重要的是每一周都會有一個期待,就像是進度一樣,噢,我又可以再活一個禮拜。

 

說到這個,很多人都不相信有所謂的台彩得主,畢竟每次公布得主都是某公務員。

由此可知我國公務人員的彩券購買力很驚人,幾乎每期樂透都是公務員中的。

到底為什麼都是公務員中,工人階級中不好嗎?

我也不知道,反正皇上要誰中就是誰中,你不能嘴。

 

但我其實不是要說這件事情,我是要說我身邊還真的有人中了樂透。

好像是二獎吧,總之幾百萬來著,這些當然都是多年以後的事情了。

那是我母親的好友,總之他們多年前不曉得為什麼,在那個房價還沒飆漲的時期,他們買了一套房子給兒子媳婦,然後也買了一套房子給自己,因為都是老公寓,而大家都知道他們底很厚,一個家庭理髮師,大家也沒想太多,總之,反正就是百來萬的事情,以為就是老老實實付貸款,結果多年以後才坦承說,對,他們中了樂透。

幾百萬。

 

就跟你我台灣人都愛做的事情,先拿來買房子再說。

 

 

 

不過,為了買房子買樂透實在是一個再不切實際不過的行為。

所以我大概不會買,因為我買了也不會中,而且我並不是公務員。

(這邏輯之好)

 

 

 

前幾天我去找CCU,我跟他提到了我介紹他篇幅最多的「她結婚我崩潰」,是說你拿這幾個字去餵谷歌,就能夠找到這篇文章了。

他邊看邊笑,然後看完以後,告訴我,我的文風真的很老派,有些用詞,現代人根本就不會這樣用,一看就是一個大叔寫的文字。

我說,我寫那些文的時候還是二字頭,我還是青春少年哥的時候寫的。

現在是大叔了,反而那些逗趣的怪奇的字眼還寫不出來了,不為啥,大概就是因為許久沒碰了,很久沒爬格子了,所以摔了下來。

爬格子也是一個古早時代的用語,反正我們就是時代的洪流,我們都被沖走了。

 

宛如我見到婕批批評了電影《同學麥娜斯》一樣,她說她看不懂,而且到底為什麼麥娜斯的戲份那麼少。

是說,麥娜斯的風評,一直都有非主要角色太過於扁平的批評。那些非主要角色都只是附屬,只是導演說故事的工具,襯托用。

不過,那部電影的重點本來就不是麥娜斯,麥娜斯象徵的只是一個夢想,象徵一個你以為是夢想,而隨著你年歲增長而逐漸凋零,逐漸失去的夢想。

那個夢想其實根本就不可觸碰,所以要不,你最好不要再有觸碰到的機會。

因為你總是要接受現實,而現實,往往就是令人殘酷的無法接受的。

在你我都30歲40歲甚至是50歲的當下,或許,接受當下,接受現在就是最好的。

 

又宛如皮克斯《靈魂急轉彎》所說的一樣,你以為的夢想,即便觸碰到了,然後呢?

你以為靈魂都有天命,你以為你有天命要去做,否則你就不再是你。

很遺憾,你的夢想沒有你想像的那麼重要的,重要的去接受自己,去接受現在的自己。

 

這很弔詭,因為我們不是見到了許多逐夢人的成功嗎?

而或許那些逐夢人並沒有真正的成功,他們最成功的,就是吸引我們持續築夢。

對,是築夢,連追逐的逐都稱不上,因為我們事實上多數的人都沒有追逐的動力,我們有諸多理由,但更大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知道,當我們去逐了,但追不到,然後呢?我們是不是就一無所有,不再知道我們是誰?

 

 

 

 

總之我的低氣壓,跟我的家庭有關係。

總之,那又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

我想每一個人的家庭都有不同的故事,幸好你,幸好多數的人家庭都在你我可以接受的範圍。

我們都不完美,所以我們不可能會有美好的家庭。

 

台通說,我們的父母,最大的問題就是把我們當成孩子。

而我多年來社工的經驗卻是告訴我,更大的問題是他們只把孩子當成附屬品。

我們這一代育兒的思想,卻多是把孩子當成朋友,不再以階級作為壓迫的唯一理由。

當然,我不是受到了壓迫,雖然某程度我也是受到了壓迫。

 

 

 

 

那天我去見了另外一個朋友,阿修。

我們是約莫十年前的同事,他沒工作,他不需要工作。

他說過最霸氣的話,就是告訴我,「如果你知道你這輩子不工作都還是可以活得好好的,那你還會工作嗎?」

這是經濟上的優渥,讓他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而他的家庭,某部分上,也有問題。

 

CCU,更是已經多年沒有跟父母來往,所以我所說的話,他們都能夠懂。

CCU其實很夠意思,多年前被迫繼承,說是繼承,他也是花了四百萬,購入了一間祖傳的老宅,而他付出的那些金錢,就成為長輩分食遺產的糧食。

他說,沒地方住,就跟他住吧。

他豪氣地說,反正他現在也沒錢整修裝潢,而他真正想做的不是處份賣掉遺產,而是把遺產分割成套房出租給人,然後他想要去一個沒有人的荒地荒土,一個人生活。

他其實有期待有夢想要組成家庭,我問他,你也會想要生小孩嗎?

他說,他當然會,不過某部份成長歷程中的扭曲,讓他其實並不容易找到對的對象生下孩子。

 

 

 

 

說真的我們都是扭曲的人,只是歪哪裡的差別。

我們都是我想像中那10%不到的扭曲的人。

 

 

 

阿修說,他告誡我可能可以怎麼做。

你就嘴巴甜一點,多巴結巴結家裡。

我就問他,你做得到嗎?他沉默,因為換個角度,我要他去搭理那個早就跟家裡失聯多年的父親,那一個開口閉口都是跟經濟闊綽的母親要錢的父親,他也做不到。

他說,對啦,每一個人的立場跟處境都不一樣,只是旁觀者,當然會這麼說。

他也說,雲淡風輕,他就是個外人。

對,我也能夠雲淡風輕的跟其他人說,你可以怎麼樣怎麼樣。

不過我一向是個不給建議的人,就連工作也一樣。

 

每一個家庭都有不能解的故事,雖然可以說,但你我都知道解不開。

因為盤根錯節,因為有人深深地被困住,如同故事中的你我。

 

 

 

我看著她,故事裡、家庭故事裡被困住的人。

她說,她都是為了我們,我說,不是,只是妳害怕。但妳不應該把責任推給我們,而是要為自己負責,不是把藉口說給別人聽,都是別人所以妳這麼做這麼犧牲。

我清楚地知道,今天我們會走到這裡,就如同Makiro當時踹了計程車司機一樣,有人歸咎在你我的責任,對,家庭的累積都是你我的責任。

我們都逃不掉。

不過我知道我們各自如果可以負好的責任就好,其他的人我管不著。

 

 

 

說完以後,我氣到去買了一包菸。

是,我控制不住,我抽了一根菸。

然後再一根。

因為這似乎是我唯一可以鬆懈的唯一可以去逃避的方式。

 

家不像家,我不像我。

 

 

 

我決定開始追逐,說是追逐,我寫這篇文章的同時,半個小時我噴了將近三千個字,而恢復寫作的我,一天兩千到三千個字,兩三個小時,就是顛峰之作。

我遺憾也後悔更多年前我轉而追逐了另外一個不是夢想的夢。

當時的我也是自覺得走到了困境,所以開始準備國家考試,有時想想,如果當時能夠堅持下去,應該或許再一年就考上了。

畢竟我準備的第一年,初試錄取30名,我似乎彷彿考了個35還是36名,而且還沒讀完書呢。

不過,人生就是這樣子,你總是臨門一腳,這樣你就可以不斷反芻不斷回味告訴別人告訴自己,對,我只差那麼一步,我本來也……

可是你清清楚楚地知道,即便你再努力再認真,你可能還是會只差那麼一步。

說穿了都是一些讓你以為你有多麼了不起或者本來可以多了不起的藉口跟理由。

 

 

 

 

好啦沒有理由啦。

我把該做的事情做完,做不完也做不到的事情,交給其他人去做,如果沒人做,那就算了,反正那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事情。

 

 

 

 

結果最後這篇文章的結尾也還是低氣壓呢。

渾球。

 

 

 

我真的想要擁有一個正常的家庭。

不是看起來正常而已,而是真的正常的家庭。

這點,我很羨慕我的內人我的老婆我的妻子,所以我一直很對不起她,總覺得她嫁進來,真的對不起。

她應該可以過得更好的,我說真的。

 

所以當你轉轉頭,覺得自己過得還不錯,請你好好珍惜。

 

 

 

噢對了離題一下,我跟我學長真的開始搞了一個podcast節目,請原諒我,因為不曉得為什麼我沒辦法接回半形文字。

替人抬轎,幫他做品牌,總之就是一個關於買房的節目。

正如我現在的困境,不過連結什麼就不貼了,總之是一個很死板很呆版不像是我的荒唐的普通的知識型節目。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