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nders 》的這首《That Thing You Do!》其實大有來頭,不過我只不過是看了Tom Hanks的那部電影,並無法介紹《The Wonders》或是那部電影《That Thing You Do!》,我只是要說這部電影/歌曲對我的人生有部分重大的影響。

 

P.S. 臺譯《擋不住的奇蹟》

 

 

 


首先,這是一部鼓手電影,談論某一個鄉下鼓手,在團員演奏這首歌時,將慢到不行的抒情慢歌,改用ROCK的方式演奏。他們因此一炮而紅,甚至登上了當時美國告示牌第一名,可惜,最後因為團員們都各有期待,每個樂團最害怕的就是失去初衷。他們分道揚鑣,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是,就像每個電影都一定會灑的小花一樣,鼓手男主角當然跟主唱的前女友在一起,雖然當人表弟,但至少是真愛,所以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鼓手也終於報了每次都被鼓組擋在後頭乏人問津,主唱總是受到眾人愛戴的一箭之仇,太棒了,給你十個推!

 



不過,這不是關於音樂的文章,我只是要讚揚某一個俗諺。《人怕出名,媽媽怕肥》,請大家跟我一起喝采。

 

 

 





我嘴砲你的,我根本不是要說這個。

 

 


 

嗯哼,自從我在MARVEL斗膽的貼出我所寫的半活屍小說《冬戰》後,意外地受到了一些迴響,曾有人說過,作者就像是暴露狂一樣,很怕大家看不到他的小雞雞(呃...小雞雞是我自己加的,事實上沒人加過...原文只有「作者就像是暴露狂」)。抱歉,因為我在網路上GOOGLE過,太多人引用這句話,所以我也難理個源頭,為了避免太明顯地讓別人誤解我是專抄誰的,所以我只好加了句我個人風格的怕別人看不到他的小雞雞。


說到雞雞,你可別覺得自己的雞雞很大,說大,你可有比真正的公雞大嗎?當然沒有啊?說小,該出生的小BABY當然也比你小得多。雞雞大小比來比去會氣死人,所以要膽敢暴露,就要有種接受別人對你的雞雞怎麼評價的。



 


抱歉,我上面那句不是要酸人。我只是不小心提到雞雞,想把雞雞融會貫通我的文章裡頭,若有不舒服的感覺,比方說噁心、想吐、頭暈目眩。現在天氣熱,快點去喝水,你大概是中暑了;若妳是女孩,可就要擔心了,快點去藥局買驗孕棒吧!別把害喜扯到我頭上。

 

 

 

 

真得要拉回來了。其實寫文就像拉屎,靈感來的時候你不拉很痛苦,最怕沒有洞讓你噴射出來。好,如果你決定暫時不拉,拖得太久那屎就會變得硬梆梆,就像炸彈一樣,不小心就會炸出血來。

 

 

 

其實我目前冬戰已經寫到了不能說第幾回,否則就會被說真是個無恥的積稿狂,但不可避免地又遇到了難關。

 


我掉近一個深淵裡,雖然我前頭設定了一個幾乎算是非常完整的大世界,可是不免還是會陷入,要現實,還是要有點驚奇的設定。比方說主角無敵,完全不死不傷不便秘。又或者是,主角是救世主,基因帶有萬中選一的外掛神X


不過這畢竟是創作,若事事都要符合科技、現實,那創意可要強到絕無僅有才行,甚至不能弄「老狗新把戲」,只怕弄巧成拙,使人覺得這彷彿在哪看過。

 

 

我就在那中間路線搖擺著,連帶因為目前卡住的劇情實在難以描寫,所以我最近不管在做什麼事情,一有一些些空檔的思緒就會不斷思索著該如何描繪。



不過真的在動筆時,卻會有一些些逃避。唉呀,去看今日NBA十大好球好了。唉呀,去回個推文好了。唉呀,去抽菸看電視好了。唉呀,去載個A片好了。唉呀,去拖個地好了。唉呀,去折個衣服好了。唉呀,先去收明天的外出包好了

哪來這麼多唉呀,再挨下去就變成唉唷喂呀,原地踏步了。

 



 

所以我決定這一兩天要全力反擊,要吹起「腎虧谷」反攻的號角了(出自於《魔戒》第二集腎虧谷之戰←是聖盔谷吧?

 




我剛才火力全開地先從修改內文開始,然後不知不覺,雖然才改了前幾行,但卻有莫名地快感。其實根本還沒改到難寫處,可是打定從我覺得最棘手的部分開始衝刺,不要再找理由做其他事情來逃避寫難寫的章回就是一件令人全身舒爽的事情了

 

所以我非常開心,就像是有檔不住的奇蹟一樣。

 

 

 

沒人知道我這幾回,未來這幾回到底寫得怎樣,搞不好整個《冬戰》就砸在這裡,我又休刊了一次,搞不好還會無限期休刊。

 

不過我想紀錄現在這種感覺,畢竟從一開始寫《冬戰》到現在,不就是圖個創造事情,讓自己浸淫在那種似乎就在眼前的新世界裡嗎?

 




那應當是很滿足的啊!我應當該很滿足的啊!

 

 






 

出發!

 

 

 

後記之一:

 

說什麼不要逃避,結果新文寫一寫,還不是來發部落格,真敢講,這就是逃避的行為(指!)

 

 

後記之二:

 

其實我最前頭說到《That Thing You Do!》對我大有來頭,但我根本沒仔細的說到為什麼。不過那甚至可以獨立寫成一篇文,我先簡單地來說說就好。

 

總之,我在國中音樂課上看了那部電影,從此以後就覺得鼓手實在是太酷了,後來我莫名其妙的玩了音樂,雖然玩的不是非常厲害、非常認真,拆神經也拆到不知道該怎麼組起來,不過總有些淵源的。

我很羨幕電影裡頭鼓手那般沉浸在音樂裡的畫面,我不知道能不能像他一樣,我期待能像他一樣。不過另一部分,有時候寫文寫的正開心的我,好像也跟他一樣呢?



 

後記之三:

 

那這篇文章的標題跟內文到底有什麼關係?我也不知道耶,我的文章跟內文其實只要隸屬在我的嘴砲文章範疇裡(冬戰比較不算是,其他幾乎都算),其實都兩者毫無關係。

 

我可能只是想說,適才寫文的感覺就像是有檔不住的小馬在衝刺著!哦哦哦,好好好!奔奔奔啊~

 

大概是那樣吧?阿災?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