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人真的很好。」這已經不知道是我這些日子以來被發的第幾張好人卡了,數都數不完、算都算不完。她說了以後,我沒回話,因為我知道她會這麼說,一定還有伏筆。

  「可你知道你們這種人除了好以外,還很爛,到最後總是不小心傷害別人。」她說,而她說話一向中肯。

 

  好個不小心。

 

 

 

 

 

 

 

 

 

  「我以前比較常找你,但現在我覺得你也會,哈。」

  「因為我覺得妳真的能懂啊。」我最近的確比較常找她,以往幾乎都是她找我,沒有例外。

  「我只是假想自己在你的情境裡面」她這麼說,但我覺得她總能切中我的想法。

  「我都覺得你是一個很堅強,很會知道自己要做甚麼的人。」其實我也還是啊。

  「不過我這次徹底被打敗了。這是我人生最弱的時候。」

 

 

 

 

 

 

 

  其實這種感覺有點像是…八年前!沒錯,就是八年前。

  細節是什麼就不提了,總之當年我大概高三吧?我把一個我自認為沒那麼喜歡我(而我很喜歡她)的女孩給甩了,或許是想逃避,最終不會如同我一般那麼喜歡她的女孩。那是當時的心態。

 

 

 

 

  然後後來我就變了,變成表弟。

  或許是因為當時受到淫遊詩人的刺激。

 

  淫遊詩人後來去了法國,總之,我們在他去法國之前發生了一些糾紛。那時候我跑去他的班上,朝他罵了一聲,「幹!」。然後覺得,我也能做到,沒什麼。

  開啟那麼一般混亂的生活,那是表弟的燦爛時光,但卻又可悲的要命。

 

 

 

 

 

 

  過了四年多後,我跟毛在一起,其實一開始也是以表弟的姿態比較多,是她哭了好幾次、甚至十幾次,或許好幾十次,然後表弟才逐漸消失。

 

 

 

 

 

  到了現在,我還是時常想起她,但都是非常抱歉,那般罪惡感真的很重、很強。可我知道直到那般罪惡感不能消弭前,我都不能再面對她,那不公平。所以,她跟我建議,就逃吧!或許她會遇到一個更好的人,然後她就能把我忘懷。

 

  「可是,我除了比較窮外。我敢保證,她絕對遇不到像我一樣好的人。」我這麼說,一點也不害臊,因為我確實覺得如此。

  於是,她,我的同事,就說了那般的話。

  我的好,根本只是表面,但是根本帶著傷害,最後都會傷害到別人。

 

 

 

 

 

 

 

 

  有時候我會想,到底「人很好」這件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啊,我人真的很好,而我自從聽了她的故事後,也並不覺得自己會像她男朋友一樣,是個超級爛好人。

 

 

 

 

  我還是有點分寸,好比說,還是會刻意保持一點距離,尤其是那種會遭到誤會的關係。有些約,我也會推掉的,有些電話,我也懶的去接。所以我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更換手機號碼,反正那些不大重要,至少我心裡不大重要的人,不應該也不能擁有我的手機號碼。

 

  其實表弟也是依附在表哥那般爛好人個性下,他們對每一個人都很好,只是表弟還會去搔人家的癢,然後搔著搔著,對方抓了,中計了,覺得好玩、但好像要開始變不好玩了,就一溜煙地跑了。

  當然表弟也有一些好處,現在我也享受著他的那些好處,至少《冬戰》沒有他,現在大概只寫了幾萬字而已。

 

 

 

 

 

 

 

 

  走狗那天問我,所以以後有什麼打算?他問我要休息一段時間、繼續狩獵、還是要找人療傷。對我來說,答案當然只有一個,但其實我有點搖擺。

 

 

 

 

 

  其實我非常討厭,以後也不想再去面對到可能會變弱的那個自己,因為現在比較想當表弟。

 

 

 

 

  不過對於人來說,想跟做還是有一段很長的差距。可是知道了總是一件好事。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