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專業的社工,對護理人員的誤解是很正常的。

 

  科科。

 

 

 

 

  因為我們常常會在業務溝通上產生爭執,一個屬於社政系統,一個屬於衛政系統,其實本來負責的業務範疇就不同,她們負責care,那其實loading很重,我們負責處理關於care以外的任何事情。正因為負責不同範疇,在溝通上也常有一些誤會。

 

 

 

 

  他們(其實通常是她們)會說,我們社工只會出一張嘴,寫一些紀錄,沒三小路用。

  我們會說,她們護理只會打針,餵一些藥,沒三小路用。

 

 

 

 

  但是說穿了就是範疇不同,對彼此業務的辛苦面也不見得清楚,就好比,我們社工不是天天隨伺在病人身邊,他們不會忽然要我們幫他們鋪床折被,或者其他根本沒有道理的工作。護理人員也不用被上層政府或是家屬朋友瘋狂轟炸,或者其他根本就屬於家屬應當盡的責任義務。

 

 

 

 

  各工作間其實都有其辛苦,但只是大家習慣性的認為「自己最操,別人最爽」,所以產生了這般的歧見。但是幸好,這種情況並不多見,那些惡質批評也僅限於少部分的社工及護理人員。

  但說實在話,我自己也覺得部分社工真是可恥的丟臉,好比方,有些社工會強制把一些病人丟回家裡,只因為他們懶得再多做什麼,後來那些病人就變成新聞上常出現的路倒個案,那比殺人還惡質我覺得。

 

 

 

 

  不過不可否認,彼此間的認知的確有歧見,對於對方的「服務限制」感到不滿,覺得自己已經做得夠多了,那你怎麼只做這樣?說穿了其實都是抱持著對工作本質的熱忱,所以這般期許對方能夠做得更多。

 

 

 

 

 

  而且,我今天遇到一個超好的護士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人也太好了吧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們公司目前在推一個方案,原本就要去訪視長輩的我們,現在得帶上其他各部門的同仁一起去訪視,那很煩,因為長輩不見得喜歡,相信我們,但不一定相信他們。我是固定都得載某一個部門的女同事,因為她不會騎車,而且我跟她還算聊的來,可以開一些愚蠢的玩笑。

 

  可是老蕭叔叔前幾天特地請託,說他們部門這回要派一個小護士,但她不會騎機車,得要我幫忙駝送,我說好啊沒有問題,朋友請託的事情我一定辦到,所以我就把那個女同事拋下了,科科。

 

  然後我本來以為老蕭叔叔會把她送下山,因為我們山上的(總)部門有段距離,而我得開一下早會,沒法去接她,所以她晚到了些。她用走的,走、下、山

 

 

 

 

 

  「她等下會穿一件藍色的衣服哦。」老蕭叔叔的同事,這麼跟我說,因為老蕭他今天沒班。

  「靠盃,妳以為是見網友哦?還藍色衣服,叫她上樓找我。」

 

 

 

 

  最後我們訪視回來後,她說她要喝五十嵐,就在她家附近,而她說這家的特別好喝,問我要不要喝,我心想剛才已經花了錢買過飲料,所以就不了。結果她轉身過來,遞給了我一杯。她還是幫我買了一杯,說要請我喝!

 

 

 

 

 

 

  幹!!!!!!!!這人也太好了吧!!!!!!!

 

 

 

 

 

 

 

  「你真的很好收買。」我們主管這麼對我說,那語氣就像是點了根菸一樣。

 

 

 

 

  「你冰箱裏不是還有另外一瓶五十嵐?」另外一個同事這麼問我。對,幹,禮拜三也有實習生請我喝飲料,我都忘了。

 

 

 

 

 

 

  對不起,護理人員,妳們人真的很好^____________^

  我以後再也不會暗自批評,或是當面酸妳們了。

 

 

 

 

 

 

 

   (這篇文章,其實就是,一個社工,被,一瓶飲料,收買的故事。)

 

 

 

 

 

 

 

  然後幾天後,再度在電話裡面幹譙下一個業務接觸到的護士會不會,科科。







  再然後一下,我主管聽到我被一瓶飲料收買的故事後,她中午吃飯後也帶了一瓶飲料給我,「快點說我人超好!」。換言之,我今天有三瓶飲料得喝完,想到就快吐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